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396章 對不起,讓你為難了

小說:嬌妻要抱抱:權少的甜心寶 作者:青藍 下載:嬌妻要抱抱:權少的甜心寶ZIP下載 嬌妻要抱抱:權少的甜心寶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www.imhfo.com.cn ,最快更新嬌妻要抱抱:權少的甜心寶最新章節!

    “蜜寶,我承認,我是自私,我不該為了留你在身邊,就向你隱瞞這些事情。”

    “可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哪有不自私的?”他說著,眼眶漸漸的,也有些泛紅。

    葉西見一言不發,安靜地看著他。

    只是眼底,帶著一抹讓藍傲琛莫名心慌的陌生。

    “我愛你,是因為你在我……”

    葉西見不等他說完,忽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如果你早些說出來,哪怕是在去年的時候告訴我,大家又何必都為難?”

    那時候她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對藍傲琛的感情,是他逼著她,喜歡上他的。

    倘若他沒有逼她,沒有那么喜歡,也便沒有現在這樣的恨和失望。

    那便只是她跟藍無極之間的恩怨,不會牽扯到別人。

    她不想聽藍傲琛說那些話。

    因為她現在已經愛上他了,越是聽他說,便越是揪心的疼。

    一個陌生人做了傷害你的事情,你打回去便罷了,不會猶豫,也不會心疼,就當是被狗咬了一口。

    可藍傲琛不是陌生人啊。

    “對不起,讓你為難了。”藍傲琛怔了幾秒,朝她輕聲回道。

    “藍傲琛。”葉西見聽著他的道歉,微微勾了下嘴角,朝他道,“咱們離婚吧。”

    她的聲音很輕,輕得就像是一聲嘆息,輕到藍傲琛以為自己聽錯了。

    “為了你好,也為了我好,你若是不想看到我跟你小姑姑,跟葉晚容一樣,被逼瘋,那你就放手吧。”葉西見繼續朝他道。

    她想了一天了,唯有這個辦法,讓他們兩人都解脫。

    她也不用被逼著跟殺父仇人的親人天天同床共枕,他也不用,再小心翼翼地對她撒謊,照顧她的感受。

    藍傲琛徹底沉默了下來。

    傍晚的海風,吹在身上,涼的透心。

    葉西見就像是個紙片人一般,坐在他跟前,臉上糊著血和眼淚,眼睛也是通紅的。

    風再大一些,似乎就能將她帶走。

    “你再說一遍?”他攥著她冰涼刺骨的小手,輕聲道。

    “離婚吧。”葉西見神色淡淡的,想也不想地,朝他回道。

    遠處,喬許站在廊下,朝身旁戰戰兢兢的王姨看了眼,皺著眉頭輕聲問,“夫人是怎么知道這件事兒的?她這幾天跟誰聯系過嗎?”

    王姨愣了下,這才反應過來。

    是啊,她知道藍無極殺了葉醒,是因為昨晚偷聽到了喬許和藍傲琛的談話,那葉西見是怎么知道的?

    “她用過手機嗎?”喬許又緊跟著問道。

    王姨遲疑了下,才點了點頭,輕聲回道,“早上吃完早飯之后,她說要用一下我的手機,我……”

    “爺早就吩咐過!不允許讓她碰聯網的東西!”喬許愣了下,沉聲道,“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待會兒要怎么向爺交待吧!”

    王姨平常就不懂得怎么拒絕葉西見的請求,而且葉西見拿過去,只是跟人打了兩分鐘的電話,就還給她了!

    難道是這個電話壞了事嗎?

    喬許暗忖了下,朝王姨道,“把手機給我!”

    王姨有些慌了,隨即將口袋里的手機遞了過去。

    喬許將手機上的號碼記下了,隨即通知手底下的人去查,這個號碼是誰的。

    正等著底下人回復的時候,眼角余光忽然看見,藍傲琛起身,朝他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葉西見緊跟在他身后,走得腳步不穩,踉踉蹌蹌。

    藍傲琛卻越走越快,絲毫沒有照顧葉西見發低燒,身體不舒服,行動不便。

    走到二人跟前時,冷冷掃了一眼王姨,輕聲道,“跟我進來。”

    葉西見緊追了上來,一把拽住了王姨的手,將她護在了自己身后。

    她剛才說了第二遍離婚,藍傲琛忽然就朝王姨這兒掃了一眼。

    葉西見便知道事情不對了。

    “這是你跟我之間的事情,和王姨有什么關系?”她固執地攔在王姨跟前,朝藍傲琛沉聲問道。

    “你方才摘了監聽器?你跟她說了什么?”藍傲琛的目光越過葉西見的肩頭,落在了王姨身上,讓人冷入骨髓。

    王姨根本都不敢看藍傲琛的眼睛,低著頭結結巴巴道,“我……我是正好……”

    “不是她說的。”葉西見知道,他是誤解了王姨,以為葉醒的事情是王姨向她告密的。

    “那是誰告訴你,家主殺了你養父?”藍傲琛微微瞇了下雙眸。

    他將葉西見關在這兒,就是為了讓她待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里,讓她無法與外界接觸,讓她無法知道藍無極的事情。

    然而葉西見還是知道了。

    除了王姨,還能有誰?

    喬許心里“咯噔”了下,又下意識,看了眼自己手上王姨的手機。

    葉西見心跳跳得飛快,震得她耳膜都在抖。

    藍傲琛對除了她以外的人,都是賞罰分明,下手狠厲,絕不拖泥帶水的那種。

    藍六爺在道上的名號,就是以狠辣著稱。

    她和藍傲琛對視了幾眼。

    “拖下去,關起來。”藍傲琛不等她開口求情,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接朝喬許命令道。

    “不是她說的!”葉西見又朝藍傲琛重復了一遍,皺著眉頭道。

    “那你告訴我,是誰?”藍傲琛反問道,“還是說,你想護著誰?”

    葉西見當然不能告訴藍傲琛,昨晚云落北進了她的房間。

    藍傲琛一定會報復云落北。

    她抿著唇,默默站在原地,沒有吭聲,只是倔強地看著他。

    藍無極殺人這件事,總有敗露的一天,不是云落北,也會是別人告訴她。

    重要的,不是誰告密的問題。

    而是藍傲琛現在,想遷怒于他人。

    “你覺得這樣有意思么?”半晌,她朝他輕聲問道,“是誰說的,真有那么重要嗎?”

    “就算你罰了那些無辜的人,照舊不會動搖我的決定,你知道的,這樣只會把我推得越來越遠。”

    藍傲琛和她對視了許久,臉色,越發的黑沉。

    “把她關進水屋,耳朵聾了么?”半晌,朝身邊的喬許輕聲道。

    說完,又回頭望向王姨,“我不是沒有提醒過你!”

    王姨聽這邊的傭人說過,水屋是什么,藍傲琛曾經用它懲罰過兩個暗殺他的殺手,撬開了對方的嘴。

    這間屋子是建在懸崖底部,海水不平靜的時候,海浪就會漫過它的頂部,然后退去,一波又一波的,讓人一次又一次嘗盡窒息的感覺。她臉色瞬間白了,望向一旁的葉西見。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