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952章 鄭侯表明心跡

小說: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 作者:珍禾 下載: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ZIP下載 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www.imhfo.com.cn ,最快更新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最新章節!

    第952章 鄭侯表明心跡

    可是真正出彩是她的相貌,她的五官,還有她的眼神。待鄭一鴻來到花廳時,一眼就看到了靜坐在里頭的傅氏,亦如當年時一樣,衣著極為普通,不顯眼很低調,可是那神情那相貌,卻仍令鄭一鴻看呆了去。

    傅氏感覺到有人注視自己,于是抬頭朝門口看來,對上鄭一鴻癡癡的眼神,原本一本正經的傅氏不由雙頰一紅,令她想起不少當年的事兒來,鄭一鴻已經沉著多了,不再是那京城小霸王的模樣,可是他的模樣卻是不變的,仍舊是那個熟悉的鄰家哥哥。

    傅氏和蘇宛平一同起身,蘇宛平看著鄭一鴻看自己母親的奇怪眼神,讓她有一種多年后初戀相見的感覺,她為了緩解尷尬,于是說道:“不如坐下來一起說話。”

    鄭一鴻也反應過來,于是三人相繼坐下,鄭一鴻叫下人送來幾道早已經準備好的美食,正是當年傅氏小的時候最愛吃的。

    傅氏聽了后,心頭忍不住涌出暖意。

    傅氏這一次來是來感謝護國侯護住了蘇府,鄭一鴻卻是不以為意,還問要不要派幾個護衛給傅氏,平素出門也平安。

    傅氏擺手,“多謝侯爺,只是我身邊也有了護衛相護,過不了幾日便要回傅府,想來在京城里也不會有事兒。”

    鄭一鴻聽后點了點頭,也不再堅持。

    就在這時,方氏帶著下人來了,她盛裝過來,瞧著就像侯府的正夫人。

    方氏才到花廳門口,就看到了正與鄭侯說著話的傅氏,傅氏眉眼溫婉,眼神溫和,五官更是清秀,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便是這一身樸素的著裝,也不影響她的美貌。

    方氏腳步停住,她忽然發現自己輸了,她不該盛裝而來,她更應該穿得樸素一些,顯出自己病態才更真實。

    鄭一鴻看到了方氏,眉頭皺起,臉色微變。

    方氏卻是來到鄭一鴻的身邊,一臉溫柔的看著他,疑惑的問道:“這位是?侯爺也不幫妾身解惑。”

    然而鄭一鴻卻是什么也沒有說,而是看著方氏,眼神一寸一寸的冷下來,方氏看著有些慌,她知道自己不該來,更不該問,她最先畫下傅氏如今模樣的畫相,她豈會不認得,可是到了跟前,她便是下意識的開口。

    鄭一鴻忽然開口,說道:“她便是我思念了多年的鄰家妹妹,也是曾經與我有過婚約的傅家妹妹。”

    方氏的臉色白了白,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而傅氏卻有些尷尬了,“那皆是小時候的事,都是玩笑話。”

    鄭一鴻卻是看向傅氏,“不,娟兒,那些不是玩笑話,若不是當年我被父母攔住,若不是我得令出征,我必會追去平江府,你可知道我多恨自己當年的懦弱,自以為只要立了軍功,再回來,我便向皇上求旨,從平江府將你迎娶進門。”

    “可是事事難料,當年我聽到你失蹤的事,我后悔莫急,想著你一個柔弱的女子失了蹤,必是護不住自己,于是我在那日,提著刀子朝自己的心窩里刺了一刀,本想與娟兒共赴黃泉,然而天意弄人,我被人救了,正是當年的魯國公。”

    “娟兒,你并不知道,我跟隨皇上這么多年,我努力的沖在前頭做先鋒,就是為了尋死,我自己懦弱,沒有勇氣再刺向自己,原本以為這樣的方法能得逞,沒想到我次次都打勝仗,直到迎來太平盛世,我放下所有,開始山河萬里的尋你。”

    “當初第一眼看到蘇側妃的時候,我多么希望她就是你,我甚至想著若是尋不到,將她留在身邊做女兒也不錯,權當我們兩個的女兒,如今你活著回來了,我尋了多年的你回來了,你卻對我如此冷漠,你甚至都不多看我一眼,我在你面前,不過是個普通的鄰家哥哥。”

    “不,我不要做你的哥哥,我就是你曾經有過婚約的未婚夫,若不是傅家遭變,咱們兩人也早已經成了婚,娟兒也不必吃這么多的苦,我們在一起,一生不離不棄。”

    鄭一鴻緊緊地盯著傅娟,傅娟都呆住了,她心底里似乎有什么撕開了,開的那一道口子卻是一發不可收拾。她強忍著自己的情緒,嘆了口氣,朝臉色蒼白如紙的方氏看去一眼,隨后看向女兒,“我們走吧。”

    “娟兒。”

    鄭一鴻攔住兩人的去路。

    傅氏卻是看向方氏,“以前的事已經過去,鄭侯若還念舊情,就別再將當年之事掛在心頭,好好珍惜眼前人。”

    傅氏帶著蘇宛平離開花廳,走了出去。

    方氏卻是暈了過去,鄭一鴻原本要追出門去,眼角余光看到方氏倒下,他連忙扶住,內心卻是苦澀,娟兒這是嫌他納了妾么?他也嫌棄自己當年說要赴死追隨她而去,結果他沒有死,還納了妾,生下了孩子,的確是他違背了當年的諾言。

    鄭一鴻抱起方氏往西院去,內心卻是無比的蒼涼,似乎這些年所有積攢的力氣全部耗盡,說出來了,也見到了,可是卻不是他想的那樣,他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的,他的娟兒是徹底的離開他了嗎?

    傅氏與女兒快速離開侯府,上了馬車,馬車駛動,傅氏卻是拿著手帕抹淚,剛才沉著的傅氏原來只是她故做堅強罷了。

    蘇宛平也是被剛才鄭一鴻的話給震驚了,這世上居然還有如此癡情的人,可是若說癡情,鄭侯為何有一位貴妾方氏,外頭的人都說他對這位方氏很是寵愛,又為他生下兩個兒子,鄭府以后也自然由他們繼承了。

    蘇宛平看著傅氏,忍不住握緊母親的手,許久后傅氏才冷靜下來,忽然說道:“我這一生,經歷的太多,當年我若能平安到平江府,我這一生也不會是這樣的活法,可是如今已然成這樣,我不敢再有奢想。”

    蘇宛平聽著傅氏的話,她能感覺得到,母親心里難過,莫非傅氏還對鄭侯有感情的?只是兩人各有嫁娶,跨不過去這一道坎。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