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203.寄存在你脖子上的腦袋,我來取了(4更求訂閱!)

小說:我奪舍了魔皇 作者:八月飛鷹 下載:我奪舍了魔皇ZIP下載 我奪舍了魔皇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www.imhfo.com.cn ,最快更新我奪舍了魔皇最新章節!

    殺死刀皇宇文峰,讓陳洛陽的黑壺里,血紅瓊漿賺了個盆滿缽滿。

    不過,為了鎮壓那一頁神秘的紙張,黑壺里積攢的血紅瓊漿,也幾乎被一次性耗了個見底。

    按照張天恒的說法,王飛已經突破至第十三境,真形的境界,正式躋身武帝之列。

    想要通過黑壺將其資料套出來,必然消耗很大。

    何況,真要論的話,別說王飛真實境界已經是第十三境,即便他還是第十二境時的修為,當前黑壺里剩余的血紅瓊漿,也遠遠不夠。

    對于這個問題,陳洛陽的解決辦法是,既然瓊漿不夠,那就殺其他人來補充好了。

    王飛如今已經是武帝,那么想要套出他的資料,要么死的人數量足夠多,要么死的人境界足夠高。

    恰好,陳洛陽這里有一個合適的人選。

    異族左賢王,黑帝修哲。

    之前寄存在你脖子上的那顆腦袋,我現在來取了。

    通過黑壺曾經套取過修哲的信息,眼下只需要少量血紅瓊漿,就能更新其生平經歷最新的動向。

    修哲如果四處漫無目的閑逛,那陳洛陽也拿他沒招,黑壺顯示一個人的生平經歷記錄,不可能給出其具體位置。

    但現在修哲重任在肩,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潛行至喀木倫草原隱藏,觀察塞外八部同古神教交戰,并布置死海大陣第十一個關口。”

    一句話,將修哲賣得干干凈凈。

    陳洛陽看見了,自然就一路找過來。

    草原確實很大,但知道大致范圍后,以陳洛陽當前的修為境界和身體狀態,再想找重傷虛弱的修哲,難度就大大降低了。

    于是,繼劍帝王健和夏帝李元龍之后,此前神州五帝中的第三位,黑帝修哲,也被陳洛陽擊斃。

    黑壺中的血紅瓊漿,迅速增多。

    親手擊殺一個目標,能得到更多的瓊漿。

    所以有了修哲打底,陳洛陽接下來就不費力的把王飛的信息也套了出來。

    瀏覽一遍后,陳洛陽微微撇嘴。

    這廝還真是處心積慮,早有預謀。

    幾年前就開始有不老實的動作。

    起心思怕是更早。

    畢竟按照之前了解的情況,自己這位師弟,從小便給大家留下魯莽急躁,沒有頭腦的印象。

    但現在看來,從那時候起,他便善于偽裝自己。

    黑壺提供的生平經歷,顯示其未拜入古神教之前,親人早亡,生活坎坷,顛沛流離。

    或許就是這樣的經歷,把他鍛煉成現在的模樣。

    古神峰魔教總壇第一次動蕩,山下地火爆發,正是王飛的手筆。

    他早在半年前,就已經臻至第十三境的武帝境界,只是一直秘而不宣,深藏不露。

    有些時候為了保密,甚至以一些邪門秘法,封印壓制自身修為境界,以便讓其他人仍然以為他還是第十二境的修為實力。

    結果這次雙皇決戰,他終于再次發難。

    可惜為陳初華與謝沖所阻。

    倒是他之后逃亡的選擇,讓陳洛陽有些撓頭。

    王飛沒有前往雪域高原聯絡魔佛一脈傳人。

    可能是因為他還不確定對方實力深淺。

    也可能是因為,如今一鳴驚人過后,他再不甘繼續屈居人下。

    其逃亡方向的選擇,倒是符合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這個思路。

    當然,他沒有繼續留在古神峰附近。

    雖然有燈下黑的說法,但雙皇決戰,一旦魔皇勝出,接到古神峰總壇再次生亂的消息,很可能第一時間趕回總壇。

    王飛留在總壇附近,始終還是有些冒險。

    陳洛陽原本其實猜測,對方可能逃往海外。

    雙皇決戰的地點雖然在東海上,但大洋深海何等廣闊,隨便往哪里一藏,還真不容易尋找。

    尤其是這一場大戰過后,魔皇不論勝敗,只要還活著,肯定是設法返回陸地。

    并且在把大陸整體犁一遍以前,視線重新放回海上的可能很小。

    但王飛沒有選這條路。

    他的選擇是……洛陽城。

    這讓陳洛陽看了,心下多少有些無語。

    看樣子,雖然心思深沉善于偽裝矯飾,但王飛此人,還是向往繁華熱鬧,而不愿意去海外找個鳥不拉屎的偏僻地方貓著。

    陳洛陽微微搖頭,然后足下輕點炎龍的頭頂。

    巨大的炎龍,縮身火紅祥云內,重新飛回魔教同異族的戰場處。

    眼下異族一眾高手,全都面如死灰。

    陳洛陽的聲音,遠遠傳開,大家都聽得清清楚楚。

    方才驚天動地的一擊,也仿佛砸在每個人靈魂上。

    不僅僅異族族主宇文峰隕落,現在連左賢王修哲也死在陳洛陽手里。

    塞外異族,徹底沒了支柱,連最后掙扎的底氣都失去。

    而魔教眾人,則全都神情振奮。

    黑帝修哲的威脅,始終存在,雖然不想蘇夜那么直接有力,但大家始終心中都要繃緊一根弦。

    黑死天書的威懾力,終究實實在在。

    方才修哲身死,爆發出來的死海黑潮,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這幾乎等同于決死一擊的威勢,不再受修哲傷勢影響,而是將之修煉多年的黑死邪勁,盡數爆發。

    效果比起當初黔州那枚黑死神珠有過之無不及。

    是以大家對這位黑帝始終警惕。

    無奈其行蹤成謎,以魔教的情報觸角,短時間內仍無法捕捉其位置。

    但眼下教主親臨,如有神助,竟然第一時間就找到修哲,大家如何能不贊嘆?

    相較之下,擊殺修哲,平息其死后爆發的死海黑潮,在眾人眼里都不算稀奇,屬于教主的常規操作了。

    辦不到才叫大家驚奇好嗎?

    陳洛陽乘炎龍來到眾人上空,他轉頭看看張天恒,張天恒便即跳下龍背,跟其他人站在一起。

    “包括這個喀木倫草原在內,到以下十一個地點仔細尋找,小心處理。”陳洛陽依照修哲行動的路線軌跡,報了十一個地名。

    這位異族左賢王,早在雙皇決戰前,便已經開始謀劃,準備布置一座巨型的死海大陣,作為異族最后的備用手段。

    可惜,不等他完成,就被陳洛陽打死在這里。

    但那一個個布陣關口,都需要拔除。

    雖然大陣不可能發作了,但仍要警惕其布置流毒無窮。

    魔教眾人聞言,都神色凜然,恭聲應諾。

    “這里交給你們了。”陳洛陽看都沒看異族其他人一眼:“我去找我那位王師弟聊一聊。”

    說罷,炎龍便載著他飛天而去。

    青龍一劉思望著遠去的火紅祥云,有些驚訝。

    她轉頭看向張天恒:“我有段日子沒面見教主了,教主的自稱,好像變了…………”

    張天恒言道:“我想是教主的心境又有變化的緣故。

    佛門那班賊禿有‘明心見性’之言,便如我們修行途中,參道問我,照見真神一樣。

    ‘我’,看似普通,實則卻是最難看破的存在。

    教主現在的修為,正是在漸漸脫去凡胎,證得真神的路上,心境的變化,也反應在平時了吧。”

    “無怪乎刀皇不是對手。”劉思微微頷首:“教主能準確找到黑帝修哲,可能也不是特殊情報渠道,而是心靈修行高深,對武帝層次的對手,有強烈感應的緣故。”

    “正是此理!”張天恒說道。

    四長老柴翰嘆息一聲:“他已經將路鋪平,我等別多磨蹭了,盡快解決異族是正道。”

    張天恒難得沒跟元老派抬杠,大笑道:“真要感謝教主給我建功立業的機會!”

    魔教眾人群情振奮,朝對面的異族人馬席卷過去,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

    陳洛陽沒有想到自己小小變化,讓一群手下腦補到那個程度。

    他的些許變化,原因其實很簡單。

    飄了?

    膨脹了?

    好吧,都差不多。

    在一身傷勢漸漸康復,實力不斷提升之后,他不用再像從前那樣謹小慎微。

    至少,不用擔心被教眾發現底細后,干掉他為原教主報仇。

    不是說他有能力把反對者都殺死。

    而是現在的他,代表了眼下古神教的利益,成為古神教的支柱。

    人們自然而然會緊密團結在他的身邊,然后大家一起前進。

    雖然陳洛陽預估不到自己一幫手下會怎么腦補。

    但他相信,只要不是太過離譜的事情,手下人會自發幫他找借口。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么問題,那就是真暴露后,會不會有人轉而投向燕明空那邊?

    不過,燕明空眼下人在高原,天然隔絕于外,礙不著他。

    眼下先解決另一個問題好了。

    陳洛陽淡定的站在炎龍頭頂,然后看著下方的洛陽城。

    “王飛,出來。”他開口說道。

    聲音響徹整個洛陽城。

    “喜歡賭,你賭得起嗎?”

    聽到這句話,洛陽城中一個賭坊里,原本跟大家都一樣愕然惶恐的賭客,面上驚疑不定的神情消失,變得面無表情。

    他搖搖頭,從自己臉上摘下一幅人皮面具,擼掉假發,露出一頭仿佛刺猬似的短發。

    其骨骼發出一陣響動,整個人直接高出近一頭,身材也變得魁梧。

    在其他賭客驚訝的視線中,恢復本來面貌的王飛,大踏步出了賭場,來到一條街道中間,看向半空中的陳洛陽。

    “陳洛陽,你鼻子還真靈啊!”

    陳大教主看見他,笑了笑。

    壓根沒跟王飛對話的意思。

    直接就是一掌拍下去!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