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507章 請客

小說:大展鴻圖 作者:金一新 下載:大展鴻圖ZIP下載 大展鴻圖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www.imhfo.com.cn ,最快更新大展鴻圖最新章節!

    幾天后,普水召開了常委擴大會,常委、委員會委員、有關部門負責人和人大、政協領導參加了會議。黨設置常委會擴大會議,意義就在于廣泛收集更**內人士的意見,特別是該事件比較有直接管理或責任的人員參加,對整件事的了解層面以及解決辦法的提出會更好。

    在縣委常委擴大會上,新任公安局局長單琴同志把劉猛將的案件進展情況進行了通報。單琴說,原任普水縣公安局局長劉猛將同志,經過市局艱苦偵查,目前已經查清,劉猛將在擔任公安局局長期間,利用職權,收買了一部分社會上的不法青年,組成了所謂的公司,內地里大肆進行放高利貸,收保護費等違法行為。

    單琴介紹說,短短幾年期間,劉猛將團伙獲取不法收入近億元,目前公安機關已對其非法收入進行扣押,劉猛將本人因為觸犯法律,被開除黨籍和職務,即將移交司法機關處理。另外,對于劉猛將涉黑集團的成員之一胡長達,目前正在全力通緝中。

    單琴講話結束后,已經回來正常上班的縣紀委書記王耀中也向各位參加會議的人員通報了關于紀委查處原普水縣財政局局長魯蕭白以及財政局幾個人案件的最新進展。

    王耀中說,魯蕭白在擔任普水縣財政局長五年期間,貪污受賄已查實的非法所得149萬元,經過檢察院同意,目前已經移交法院繼續處理。

    秦書凱坐在底下,心想,古人云“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而如今,在一個小小的縣財政局長竟然在短短幾年內就能貪污那么多的錢,這真是不得不令人匪夷所思啊,難道在她任職的這段時間內,所有的監督機制都是擺設嗎,還有上級領導為什么都沒能及時發現問題呢。

    王耀中繼續通報說,同案中,涉及到的兩名副局長,一名辦公室主任也因為涉嫌行賄受賄等,一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接著,王耀中又對原普水縣委組織部副部長趙王道一案進行了通報,王耀中說,趙王道的案件目前初步確定一些問題,但是由于案件比較復雜,還需要繼續收集證據查處。至于趙王道的辦公室主任和小青人,因為參與貪污的事情,也已經移交到了司法機關。

    單琴和王耀中的講話結束后,馬成龍針對劉猛將團伙和魯蕭趙王道等人的情況進行了總結,指出這段時間一定要在普水的各機關事業單位做好廉潔自律的教育工作,利用這個契機,讓各級領導干部在反腐倡廉的思想上再進一個臺階。同時,開一次機關干部作風建設動員大會,宣傳部要做好會議的準備工作。

    在講話的最后,馬成龍說,要做好機關作風的整頓工作,參會的各位領導首先要做好自身的廉潔自律工作,這樣才能給廣大的干部帶個好頭,對普水的政風廉潔建設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

    后來,就是甲魚節相關事情,會上馬成龍針對即將到來的甲魚節對相關部門和工作人員進行了詳細的工作部署。要求金大洲全力做好招商引資工作的簽約準備,爭取簽約項目和資金上新高;政府辦公室要做好普通來賓接待準備工作,保證萬無一失;縣委宣傳部要做好甲魚節當晚的晚會節目籌備各項工作,有序進行;水縣委辦負責來參加省部級領導接待安排工作;縣公安局做好節日期間的安全保護工作等。

    縣委常委擴大會議結束后,王耀中跟在秦書凱的身后。兩人一起進了秦書凱的辦公室,胡侃了一會,王耀中提到了關于在上次劉猛將讓人制造的車禍中,小黃的最后定論問題。

    秦書凱說,上級的調查結果已經出來,單琴剛才也把劉猛將事情的最近調查結果給與了通報,縣委縣政府研究了,小黃的犧牲定論為因公殉職,另外,組織上已經出于對小黃家庭情況特殊性的考慮,決定安排小黃的妻子到一個事業單位工作,對于小黃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將每月負擔部分生活費,直到孩子年滿十八周歲。

    這件事說到了這人,王耀中沉默了,對于王耀中來說,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很大,心里一直是后怕。只不過,當很多人包括秦書凱都認為王耀中有可能因為這件事會頹廢一陣子的時候,王耀中的表現卻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王耀中對秦書凱說,秦書凱,經過了這件事,他突然感覺到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很多干了壞事的人再怎么狡猾,終歸要落網的。劉猛將等人想方設法的要王耀中在惡勢力面前低頭,但是他自從經歷了這次的生死,反而想開了,既然他已經干了紀委這行工作,就一定要跟各種腐敗勢力斗爭到底,只有這樣才能讓更多像小黃一樣的受害者沒有白白犧牲。

    秦書凱用一種理解的眼神看著王耀中說,王書記,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你確實忙的,先休息調整一陣子,等到精力完全恢復了,再開展工作也不遲,你知道,腐敗分子也不是一時兩時就能抓的完的。

    秦書凱很擔心王耀中的心里。

    王耀中笑了笑說,秦部長,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不過,我很健康,不用休息,到了普水就會認真的開展工作。上次朱志牛跟我匯報過關于胡一佳這個人的事情,胡一佳這個人很有可能是普水最大的魚,以前不過是沒有人注意而已,最近你的編制清理讓他的尾巴漏了出來。

    秦書凱就問,進展如何?

    王耀中說,進展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問題很多。不過,你是知道的,案件的辦理過程中,各種情況千變萬化,既然已經開始調查工作,不可能終止,最好把這件事早日有結果。

    秦書凱點點頭說,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不過,提到這個胡一佳確實是有些讓我頭疼啊,他整天胡攪蠻纏的,我真是有些吃不消,難怪有人說,好漢怕賴漢。

    王耀中態度鮮明的說,編制清理這件事情,其實,在我看來很簡單,如果交給我處理,一句換,維持原來的決定,對7個人堅決清理出去,他們7個人這幾年所拿的工資從父母的工資里扣除。畢竟,那19個人的情況是已經上班,后來沒有到崗,只能說明他們是在上班的時候,紀律遵守方面不到位,這種情況和被清理的7個還在上學,沒有上班的人那是不一樣性質的問題,一個是紀律遵守問題,一個是非法進編問題。

    秦書凱說,王書記,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原本也是這樣想的,只不過上次小黃的事情,讓我感覺到這人生其實是反復無常,人的命運真是很難測,我當時有兩個考慮,一是維持原來的意見,二是做個好人,給7個人機會,這7個人都是有關系的主,我也想要得饒人處且饒人,睜一眼閉一眼也就算了,可是胡一佳這么一鬧,我反而難弄了。

    王耀中說,秦部長,原則前面千萬不能妥協,你千萬不能這樣想,這可是原則問題,事關重大,不是你想要送人情就能送的,再說了,咱們退一步想,如果你在這件事上選擇了退縮,做個好人,別人就認為你怕了馬成龍和胡一佳,以后就會有更多的胡一佳之類的人物來鬧事,那么,你是不是都能滿足,這是不現實的,社會就是這樣子。

    王耀中的話如醍醐灌定,秦書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你這么一說,我這心里跟鏡似的,難怪……。

    秦書凱欲言又止,王耀中說,秦書凱,你跟我說話,還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話盡管說出來。

    秦書凱說,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前一陣子,為了胡一佳為了編制清理鬧事的事情,特地到了張富貴辦公室,征求過張富貴對這件事的態度,本來嘛,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他辛苦核查出來的結果,現在到了這個節骨眼上,有什么情況自然要跟他協商著處理。

    王耀中看著秦書凱。

    秦書凱說,沒想到張富貴對這個話題總是避左右而言他的樣子,嘴里不停推卸說,現在政府那邊工作很忙,沒有時間顧忌這件事情,還請秦書凱全權處置。現在看來,張富貴是早就想到了這一點,那就是不管這件事怎么處理,到最后,負責這件事的人都會被胡一佳之流鬧的不得安生。

    王耀中撇了撇嘴,很不屑地說,你那個朋友,簡直就是他媽的不是個東西,用到你的時候和你聯系,把你當著兄弟,用不著了,臉一轉,就是他媽的陌生人。不過,還好,你總算是明白過來了,其實你按照我說的方法處理,即便是胡一佳想要鬧事,也鬧不出什么大的名堂來,明擺著的,他那方不占理啊。至于說省市的領導批示,當著擦屁股的廢紙,管他媽的什么批示,狗日的那些領導都是坐在上面,鳥事不做,大筆一揮,批批批。

    王耀中繼續說,你也許聽說過湖州的市委書記,這個老家伙不做實事,就是整天亂批示,一年批示各類信阿訪件和人民來信五千多封,平均每天上班要看二十多封,這么多的批示到了下面不是給下面的人添麻煩嗎。

    秦書凱看著王耀中。

    王耀中說,這樣的批示干部,這要在古代官場中也是非常勤奮的。可是如此亂批示結果被人以《陽光下的沼澤》進行了批判,可是就是這樣的干部,還是提拔為省人大的副主任。所以,不要把批示當回事,那是很多干部糊弄百姓不作為的結果。

    秦書凱說,我不是怕什么領導批示,更不怕鬧事,怕的是他整天一副無奈嘴臉,胡攪蠻纏的,實在是讓人不勝其煩。如果要是在大街上,我他媽肯定弄他幾個耳光。

    王耀中說,這個胡一佳也是比較小心地,最近朱志牛一直在跟進對他的調查情況,除了發現他的收入和家庭消費有很大的發差之外,倒是沒發現有什么證據能證明他有明顯的違法行為,不過,我最近已經讓朱志牛帶人到土地局深阿入調查了,表面上對外宣稱是調查上次被免職的土地局副局長胡長俊的事情,其實暗地里矛頭就是對準了胡一佳,力爭在短期內能有進展,到時候,也可以減輕你這邊的壓力。

    秦書凱聽了這話,正想說,幸虧在普水有你這個兄弟一起共進退,否則,有些事憑著一己之力還真是應付不來呢。也真想告訴上次郝竹仁對他說的話,那就是這個胡一佳和趙王道的聯系,恰在此時,金大洲笑呵呵的推門進來了。

    金大洲進來后,關上門說,你們倆悶在辦公室里悄悄地說什么,是不是又在偷偷的研究哪個美女呢?是不是看著咱們新來的公安局長,有點眼饞的慌。

    秦書凱笑著說,拉倒吧,我和王書記沒有你那個福氣,整天在外面招商引資,美女見多了,咱們縣里這檔次的美女你還能放在眼里。我和耀中書記呆在家里,就那個貨色我們都泡不上。

    金大洲笑著說,看你這位秦部長說的話,好像我們招商引資的人在外面整天就是尋花問柳,一點正事都沒干是的。如果有這個印象,那么,跟我干的一班兄弟也就不要提拔了,你可是組織部長。

    王耀中看了一眼金大洲說,這么長時間沒見著金縣長了,今天既然回來了做兄弟的總要請你吃一頓好的,才像話呀,今晚我做東,兄弟們一起聚聚吧,給我們講講你招商引資時候的事情,是不是梅開九度。

    金大洲擺擺手說,我歲數老了,每晚一弄都不行,更別談九弄,不過你要請客,還是放在以后再說吧,今天我來找你們,就是有人想要請咱們吃飯,不知道是否有安排?

    秦書凱說,誰呀?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