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711章 選好的結局

小說:我的時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下載:我的時空旅舍ZIP下載 我的時空旅舍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www.imhfo.com.cn ,最快更新我的時空旅舍最新章節!

    今日的李將軍沒有穿盔甲,而是一身布衣,算不上華麗也算不上簡陋,算是普普通通吧,或許比這個破碎世界的平均水準要稍微高那么一丁點。在跑馬的時候衣袂飄飛。

    這樣的李將軍還是眾人第一次見到。

    但當馬越跑越近,幾人看清李將軍的模樣后,卻都不約而同的怔了一下。

    此時的李將軍臉上有著稀拉的胡茬,程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時他臉上也有胡須,很正常,軍旅中人哪有那么閑。可今天的李將軍五官輪廓卻仿佛變得柔軟了些。如果說剛到地球的李將軍還勉強能稱得上年輕,現在的他就已成熟了不少了——這是委婉的說法,事實上他臉上的皮膚明顯松弛了許多。

    這番變化讓幾人有點愣神。

    仔細想想,雖然他們與李將軍分別不到一年,可李將軍卻已回到這里十來年了,以至于異族大軍都被打散。假使他此前近三十歲,現在也都四十了。

    換成其他接受了‘薩滿之力’灌注的將軍,四十來歲,已經快要開始承受晚年的折磨了。

    可是……李將軍是修行了的啊!

    有長曜道人在此啊!

    “噓!!”

    巨馬在幾人面前停了下來,四蹄停止后甚至還在石板路上滑了一小截,李將軍沒等馬停穩就翻身下馬,快步向幾人走來。

    在程云面前停下腳步,他眼帶喜悅,打量著程云,很快張開雙臂:“哈哈!站長大人,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

    程云和他擁抱了一下,松開后依然忍不住看向他的臉。

    而李將軍卻渾然不覺,又看向了他身后幾人:“程煙姑娘,夭夭姑娘,女俠,還有……小蘿莉殿下。”

    因為和小蘿莉也算不上多熟,加上這個名字也讓他這個異界人不太好記,他停頓了下才想起小蘿莉的名字,這明顯招致了小蘿莉的不滿。

    而這時唐清影已當先迎了上去,她雖然也詫異,但還是十分熱情,還主動的張開了雙臂:“我也來擁抱一個!”

    李將軍微笑著:“好!”

    兩人分開后,殷女俠走到李將軍身邊,她要直接得多,皺著眉盯著李將軍,伸出一拳,白生生的小拳頭打在李將軍胸口:“就不搞江湖那一套了,你這是咋回事啊,不是說修仙能長生嗎?我記得咱倆……好像都是從鷹神和那只小東西的老爹那里得到的神功嗎,難道那兩個貨是騙我們的?”

    說完她目光又微微一閃,似乎察覺了不對,再次捶了李將軍一下:“咋軟綿綿的呢?你練的葵花寶典?”

    李將軍依然笑著,表情不太在意,聲音溫和:“年紀大了,很正常……”

    沒等殷女俠回答,他又看向程煙。

    程煙抿了抿嘴,她察覺到有些不對,便難得的調侃了句:“靖哥哥變成靖叔叔了!”

    李將軍便笑得更開心了,說道:“你們一路開車過來也累了吧,我剛叫人給你們準備了房間,先休息休息,然后咱們好好敘敘舊,我有很多話想問你們!”

    程煙也微微一笑:“我估計程云也有很多話想問你。”

    “哈哈,回去說,回去說。”

    “帶路吧。”

    “好!”

    李將軍再次翻身上馬,動作很利索,在馬上他依然將身板挺得筆直,近兩米的身高和壯碩的體型依然帶著當年一身重甲、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質,見到程云上車后,他打了個招呼,便調轉馬頭往后走去。

    程云也開著車緩緩的跟在后邊。

    程煙沒再坐副駕駛,而是把副駕讓給了長曜道人,看見不斷在車內摸來摸去的長曜道人,她很快開口:“李……”

    正巧這時,長曜道人也開口了:“你……”

    兩人停頓了一下。

    程煙率先說:“你先說。”

    長曜道人嘿嘿一笑,也不客氣:“你們有沒有把我那個酒葫蘆帶過來?”

    程云嘴角一抽,瞄了眼趴在儀表臺上的小蘿莉:“你那酒葫蘆被小蘿莉一巴掌給拍壞了,還把里面的兩朵花放了出來。”

    小蘿莉聞言就很委屈,分明是那兩朵花先設計勾引本王的!

    這么一想,就更氣了!

    弄得它一直在擔心會被大王罵!

    于是它轉過頭瞪著長曜道人,那表情像是在說——是啊!就是本王給你拍壞了,你要咋地?

    長曜道人拱了拱手:“殿下威武!”

    小蘿莉扭過了頭,那動作就差一聲奶聲奶氣的哼聲了。

    程云見狀笑了,又補充著道:“是你的封印松動了,那兩朵花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嚇了小蘿莉一跳,然后小蘿莉驚嚇之下一巴掌過去……”

    長曜道人哈哈一笑:“原來如此,那兩個小妖精給你們添了不少亂吧?”

    “沒有,它們挺可愛的。”程云昧著良心。

    “老夫隱隱能想象到當時的情況。”

    “可不是嘛!它們倆一出來就換了一百種方法問候你!還連累到了我……”程云終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對了,剛才程煙大侄女兒想問什么來著?”

    “……”程煙將嘴唇抿成了一條線,然后繼續開口,“李靖沒有跟著你一起修行么?”

    這話一出,車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長曜道人也立馬正色,知道這是他們現在都很關心的一個嚴肅的話題,于是他先沉默著整理了下語言,才說:“我來到這里的時候,他就已經有在修行了。那種修行方式和女俠同出一源,只不過要低級許多。以我的見識來看那似乎是某種追求速成的修改版,犧牲了很多未來發展,以謀求更快獲取強大的武力。”

    頓了頓他又說:“而他們這個世界還有一種掌握靈力的人,叫做‘薩滿’,這些薩滿可以用符文鐫刻的方式將力量賦予普通人,而這種方式對普通人身體損耗極大,是消耗根基的。這些接受了薩滿之力灌注的,通常都是前線軍隊里的戰將,他在這里邊算是強大的了。而這些戰將通常壽命都活不長,并且晚年不寧,越是強大,反噬就越強,即使在薩滿的幫助下也最多能做到‘止痛’。在我到來時他的根基已經損耗過度,即使我馬上讓他開始修行我的完整的修仙秘典也用處不大了。”

    程云一怔,心道這玩意兒果然還是出問題了。

    這時程煙又問:“那就沒有其他辦法了么?”

    長曜道人瞄了眼程煙,他來到這個世界就和李將軍聊了好幾夜,知道李將軍最開始到賓館的時候,除了程云,程煙也是對他極為照顧的一個人。

    “根基受損,本源已廢,就是蠟燭燃盡了,哪怕大羅神仙來也沒辦法!”長曜道人猶豫了好久,不知道該不該說得這么肯定,但最后他還是這么說了,“況且我還只是個劍修,我擅長的是持劍攻伐、斬妖除魔,我哪有其他修仙道人那么神通廣大,能保他和正常人一樣就是極限了。”

    “那……”程煙又看向了程云。

    “那李靖還能活多久?”程云避開了程煙的目光,他哪知道怎么辦,他又不是木陰那種大佬,他還是個鶸,只能從其他地方想辦法。

    “不知道。”長曜道人聳了聳肩,“他倒是看得開得很!我其實還勉強有個辦法幫他延緩這個過程,但是會耗費很多時間,他不愿意。他現在每天都忙得很,說什么……大局若定,死亦無憾!說什么……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只要他能除盡異族,活得長和活得久沒有任何區別!呵!這小子……”

    “……”

    程云便沒吭聲了,默默看著前邊李將軍騎馬的背影,一只手緊緊的握住了方向盤。

    剛巧,李將軍的馬停了下來,他便踩下剎車。

    看見李將軍翻身下馬,程云轉頭對幾個出神的姑娘提醒了句:“準備下車了。”

    幾個姑娘連忙收拾起自己的表情。

    程云又按下車窗,在李將軍的親自指引下將車停在路邊,盡量不擋著道。

    下車后,前面是一間院子,院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當然比起現代的蝸居要大得多了,唯一象征著這間院子不同之處的便是守衛了——這些守衛各個身材高大,全副武裝,厚重的鐵甲甚至遮蔽了面容,盔甲武器上都隱隱刻著玄奧的紋路,顯然都是精兵。

    程云能感受到如今化整為零的異族給他們帶來的壓力,這些異族智慧很高,哪怕是在城池中心也必須時刻防范著他們!

    “你們沒住一起嗎?”程煙問。

    “哪能啊,我住城西學校那邊!”長曜道人一臉奇怪的表情看向程煙,不知道這挺正常的一姑娘怎么會問出這么奇怪的問題。

    “難怪!”程煙點點頭。

    “呵呵,也是,我要是和前輩住一起,就用不著這么多守衛了。”李將軍明白程煙的意思,然后手一揮,“請進,條件簡陋,還請不要見怪。”

    “你這么說就見外了。”程云率先走了進去。

    “哈哈!”李將軍不在意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我這里準備的客房不多,只剩下兩間,所以要麻煩她們擠一下了!不過房間倒是夠寬,完全能睡。我們這就是地寬。”

    “我們這些天都是三個人睡的,三個人睡一個帳篷,還是睡袋,所以你這算什么呀!”唐清影擺了擺手,然后她眼珠子一轉,又瞄了眼程云,“實在不行的話,我也可以和姐夫睡一間嘛,只要有兩張床就行!我對姐夫的人品有百分百的信任,唉……”

    “哈!!”小蘿莉高高昂起頭兇她。

    “哎呀!你這小東西,你天天睡我姐夫,還不準我分床睡一次?!憑什么啊!”唐夭夭同學本身只是開個玩笑,但見這小東西這么兇,她這脾氣還偏就上來了!

    “夭夭還是這樣啊……”李將軍笑道,語氣中難免有些感慨。

    于他而言,他們已經分別十年了。當年那次時空穿梭,去到的那個美好的世界、在賓館中經歷的一切,都像是他一個奇幻的夢,他時常能夢見那個世界,甚至有時候會恍惚間覺得那到底是真的、還是只是自己一個無比美好的夢,一個完全和現實相反的映射?

    這時程煙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感慨:“別理她,你這里有……可以洗澡的地方嗎?”

    唐清影聞言也放起了和那只小東西的針鋒相對,眼睛亮晶晶的道:“我也好想痛痛快快的洗個澡啊!”

    說完她又補充道:“熱水澡。”

    李將軍一笑:“早給你們準備好了,算算熱水應該也快燒好了,你們泡到晚上都沒關系!”

    “太好了!”

    “還是你考慮周道!”

    “那我們就待會兒再聊,先洗澡去!”就連程云都有點忍不住熱水澡的誘惑了。

    眾人這一路走來只洗過一次澡,那是在中途遇見的一個小池塘,幾人見水清澈,便在那停車,晚上分批去池塘里滾了一圈。但水那么涼,也洗不舒服。尤其是程云,他去的時候殷女俠和小蘿莉非要守著他,還有個腦殘少女壞笑著揚言要偷看,讓他褲子都不敢脫。

    其余時候不是一片荒地,就是軍營、廢墟,壓根沒有洗澡的條件。

    洗完澡,稍作休息,李將軍便為他們準備好了接風宴。

    一大桌賣相算不上特別好但是特別實在的菜,擺得滿滿當當,有菜有肉還有魚,有新鮮的也有腌制過的,用大碗裝著,分量十足,邊上還擺著一盆湯和一桶飯、一壇酒。

    看得出李將軍是下了血本的!

    拿上粗碗和筷子,幾人已經開始流口水了,這些日子下來,這些新鮮的熱騰騰的菜對他們誘惑實在太大,尤其是蔬菜。

    李將軍揮退其他人,再把門一關,房間中便只剩他們了。

    天黑得晚,蠟燭的光搖搖晃晃。

    李將軍問道:“喝酒嗎?”

    “喝!”

    沒有人拒絕。

    哪怕是‘絕不喝酒’的殷女俠也沒拒絕。

    于是李將軍抱著壇子給眾人倒酒,壇口有點大,倒出的酒在粗碗里晃蕩一圈又灑了些出來。殷女俠則殷勤的給眾人盛飯,給眾人盛完后才給自己盛,李將軍特意給她準備了斗碗,她還壓實了。

    眾人也都沒客氣,在他們倆倒酒盛飯的時候便已經開始動筷了。

    把所有菜都嘗了一遍,程云當先舉起酒碗:“來,咱們碰一個,體驗一下大口喝酒的感覺!”

    李將軍哈哈一笑,也舉起酒碗:“不用擔心,這酒度數很低的!”

    Duang的一聲,一眾酒杯碰在一起。

    眾人歡笑著灌了一大口酒。

    小蘿莉獨自蹲在桌上,看著燭光下他們打在墻上的暢快影子,耳邊是咕咚咕咚的喝酒聲與唐清影被嗆著的咳嗽聲,而它面前只有一碗肉湯,滿滿的肉。

    放下酒碗,李將軍問道:“你們是從哪里過來的?我看車輪上都是泥,走了很遠的路吧?”

    “蒼山。”

    “那可夠遠的!”

    “我們還遇上了你們的獵殺小隊,見到了異族。”

    “沒事吧?他們可不好惹!”

    “沒事。”程云說完,又反問,“你呢,這邊情況怎么樣?”

    “很好,多虧了站長你對我的幫助,現在異族大軍不復,只零星的在后方作亂,蠶食我們的土地,偷襲我們的人民,很難再掀起大風浪了。這世界這么大我們想把它們殺光很難,可也只是時間問題。”李將軍如是說著時又不由仰頭灌了口酒,紅光滿面,只是在燭光映照下他臉上本身看不出來的溝壑似乎變得格外明顯。

    “你自己呢,狀況如何?”程云又問。

    “我?”李將軍知道他的意思,“站長你不必擔心我,我好得很。”

    “好得很?”

    “哈哈哈哈,說起來,我本該死在蒼山的,這已經算是多活了幾十年了!而這幾十年里,我不僅認識了在座的你們,還完成了心愿,給我的世界帶來了和平和新的秩序,就算我這條命只截止到明天也完全值了!說不定還能流傳千古呢。”

    “我會給你想辦法的!”

    “何須如此!”李將軍立馬搖頭,“站長你無須再為我費心費力了!我內心會過意不去的,你對我的幫助已經夠多了。”

    “我總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這樣吧?”

    “這樣?哪樣?”李將軍又笑了,笑容中隱含著些許不屑,那是對生死的看淡,“其實我早在許多年前就想到了這一天了,事實上現在比我以前想的還要好了太多了,人這一生難道要靠活多長來衡量嗎?”

    “不管你怎么說,我還是會給你想辦法的。”程云很平靜的道。

    “別說這些了,吃菜吧!”李將軍瞄了眼殷女俠,“女俠都吃第二碗了。”

    “唔……”殷女俠聽見他點了自己的名字,抬起頭來瞄了他一眼,只見她迅速把嘴里包著的飯嚼吧嚼吧咽下去,然后說,“活長點還是挺好的!”

    “額,女俠你也這么說……”

    “殷丹姐說得對。”唐清影也抬起頭來看向他,“我們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你們,夭夭姑娘。”李將軍聽見她這么直接的話,聲音也不由自主變得很柔軟,想來他也是有些不舍的,誰不想健健康康的安老百年啊,“只是……我并不怕它,我也……并不可憐,如果站長大人給你說過我以前的經歷,你就會知道,這結局是我早就選好了的。我不希望你們為我擔憂,也不希望你們為我操心。”

    “這是不可能的!”唐清影說完,便馬上轉移了這個話題,“還是吃飯吧,好久都沒吃過飯了,饞死我了!”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