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1839章 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吧?

小說:九龍圣祖 作者:龐飛煙 下載:九龍圣祖ZIP下載 九龍圣祖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www.imhfo.com.cn ,最快更新九龍圣祖最新章節!

    “啊!”

    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從劉正的口中傳出,響徹在這安靜的院落內,讓得所有帝宮所長老都是心驚膽戰,因為他們盡都看到了這位大長老的慘狀。

    此刻的飛鴻魔鷹,早就在云笑的自主控制之下,所以有心自無心的結果,就是劉正的那只右眼,直接被鷹喙給啄得血肉模糊。

    飛鴻魔鷹可是天階高級的脈靈,尤其是那一雙利爪和堅硬如鐵的鷹喙,更是它們最為拿手的攻擊手段,這一啄之力可想而知。

    無論劉正速度有多快,反應有多敏銳,這一次也是凄慘無比,見得其伸出手來撫住自己的右眼,卻按不住那從指縫之間冒出來的鮮血。

    看到這一幕,諸多帝宮所長老們盡都是臉色劇變,那個粗衣少年實在是太過詭異了,這種控制敵人脈靈反攻擊敵人的手段,簡直是聞所未聞。

    偏偏那屬于劉正的飛鴻魔鷹,比在這個帝宮所大長老手中的時候還要聽話得多,甚至都能和云笑配合得無比默契。

    啄瞎劉正右眼的飛鴻魔鷹,可沒有那么多的想法,只見得它的那一對利爪,直接朝著有些失去理智的劉正頭皮抓去,目標精準之極。

    嗤啦!

    一道讓人心神狂震的聲音傳來,先前說了,飛鴻魔鷹最為厲害的就是他們的鷹喙和利爪,這一次又是趁著劉正猝不及防之時,頓時抓了個正著。

    只見飛鴻魔鷹的雙爪,直接侵入了劉正的頭皮之內,仿佛切豆腐一般就沒了進去,緊接著將這位帝宮所大長老的一張頭皮,都給直接扒了下來。

    如此血腥而恐怖的一幕呈現在帝宮所長老們的面前,讓得他們盡都感覺頭皮發麻,仿佛一個不小心,自己的頭皮也會如那劉正一般被扒拉下來似的。

    對于這些帝宮所長老們,云笑又怎么可能會有半點憐憫之意,既然敢對自己動手,那便得有凄慘而死的覺悟,就比如說此刻的劉正。

    “執事大人,救……救我……”

    頭皮被扒下的劉正,并沒有立時身死,見得其血肉模糊地將僅剩下的一道目光轉到范玉林身上,口中發出的聲音,也蘊含著一抹絕望。

    看到那形象極為可怖的劉正,范玉林的一張臉已是陰沉得如欲滴下水來,他可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那粗衣小子,實在是太詭異了。

    原本以為那只是一個隨手可以碾壓而死的小小臭蟲,沒想到這竟然是一只扮成豬的老虎,僅僅數招之間,就將同為通天境巔峰的劉正給弄得如此凄慘。

    雖然作為化玄境初期的范玉林,對于通天境層次的這些帝宮所長老很是看不起,可看那云笑舉重若輕的手段,恐怕戰斗力遠非表面修為這般簡單啊。

    “能得到帝后大人親自頒下通緝令的家伙,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燈!”

    到了這一刻,范玉林不由更加堅定了先前的想法,暗道自己的決定果然沒有白費,要是陡然和那小子戰斗上,或許便會在出其不意之下吃上一些小虧。

    作帝宮總部的巡察殿執事,范玉林倒是沒有想過自己這個圣脈三境的強者會敗,但堂堂的執事大人,若是真的吃上一些小虧,那也太過丟人了點吧?

    天空上的云笑可沒有這么多的想法,對于一個右眼已瞎頭皮都沒有了的劉正,他根本就沒有再去管,他相信飛鴻魔鷹會替自己收取其最后的性命。

    “接下來,輪到你了!”

    轉過頭來的云笑,目光有些玩味地盯著那被黑魘狼逼得有些狼狽的蔡庸,其口中發出的輕聲,讓得這位帝宮所二長老心頭狠狠一震。

    要知道蔡庸的實力,可是比那邊的劉正大大不如啊,他才突破到通天境巔峰沒多久,戰斗力肯定是比劉正這些老牌的通天境巔峰差上不少。

    剛才就算蔡庸被黑魘狼逼得很是狼狽,可也看到了那邊劉正的下場,甚至是此時此刻,那凄慘的模樣也還在他腦海之中盤旋呢。

    連大長老都被自己的脈靈弄得慘不堪言,蔡庸相信要是那粗衣小子騰出手來對付自己,恐怕自己就得步劉正的后塵。

    “只能先避一避!”

    不得不說這蔡庸的反應還是相當之快的,在知道不可能匹敵那詭異少年的事實面前,他根本就沒有想再去戀戰,那樣只會將自己的性命也搭進去。

    蔡庸當機立斷,心中念頭落下之后,便是身形一動想要朝著后方退將開去,只是他并沒有發現不遠處粗衣少年眼眸之中的那一抹戲謔。

    “老家伙,你連自己的脈靈也不要了嗎?”

    就在蔡庸想要轉身而走的那一剎那,從云笑的口中陡然發出這么一道沉喝之聲,讓得他下意識地便朝著原本屬于自己的脈靈望去。

    唰!唰!

    然而蔡庸這一望之下,卻是發現那黑魘狼竟然離著自己已不過數尺之遙,而且在他目光剛剛轉過來的同時,其眼眸內赫然是射出兩道黑色的霧氣。

    這兩道黑色霧氣來得好快,快到蔡庸這個通天境巔峰的強者,也根本沒有半點的反應時間,便被那兩道黑色霧氣襲入了老眼之中。

    當這兩道黑色霧氣進入蔡庸雙眼的時候,這個帝宮所二長老的身形驟然一僵,再然后那一雙眼眸,盡都變成了漆黑之色。

    先前說了,黑魘狼有一項極為詭異的攻擊方式,那就是能讓自己的敵人進入特定的夢魘之中,而且其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也只有像云笑這樣熟悉黑魘狼,而且擁有兩條靈魂祖脈的特殊修者,才能抗衡那種夢魘之霧,甚至將之化為己用。

    此刻的云笑,無疑就是控制著黑魘狼,噴吐出了屬于它的夢魘之霧,被兩道黑色霧氣轟中的蔡庸,已是是陷入了一種特定的夢魘之中。

    “現在,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吧?”

    又一道低沉之聲從云笑口中傳出,然后所有人都是看到那蔡庸竟然點了點頭,身形一動之間,已是來到了那帝宮所大長老劉正的身側。

    嚓!

    只聽得一道輕響聲傳來,所有人都是看到劉正的一個腦袋沖天而起,原來是被蔡庸從納腰之中取出的一柄長劍,給生生削掉了腦袋。

    從劉正無頭頸腔之中噴出的鮮血,仿佛紅色噴泉一般血腥可怖,甚至是有很多都濺射到了蔡庸的老臉之上,他卻是渾然不覺。

    這位帝宮所二長老蔡庸,在殺了大長老劉正之后,直接是腦袋一轉,蘊含著一抹黑芒的目光,死死盯著那邊的總部執事范玉林。

    “二長老他……他不會對執事大人動手吧?”

    看著蔡庸的動作,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想到了這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暗道那黑魘狼的夢魘之力,真的有如此神奇嗎?

    事實上夢魘之力確實如此神奇,那會讓人陷入一種逼真的夢境之中,只不過想要隨心所欲地讓敵人陷入夢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比如說此刻由云笑掌控的夢境,就比蔡庸自主施展要厲害得多,那只黑魘狼在蔡庸手中能發揮的威力,也是遠遠不及。

    莫說是讓蔡庸對區區一個帝宮總部執事動手了,就算是那蒼龍帝宮的主宰蒼龍帝在此,也只需要云笑一個念頭,就能讓他劍刺主宰。

    因為蔡庸的靈智,已經不算是他自己的靈智,而是在云笑的控制之下,作為前世的龍霄戰神,又豈會對一個區區帝宮執事顧忌?

    “殺了他!”

    云笑的聲音響徹在暗夜之中,讓得那邊范玉林的臉色不由極度陰沉,然后他就看到蔡庸沒有半點的猶豫朝著自己猛撲而來,就仿佛餓虎撲食一般。

    作為化玄境初期的圣階強者,范玉林自然是不會害怕一個通天境巔峰的蔡庸,他之所以如此憤怒,只是因為云笑的手段太過詭異。

    從這兩大長老和云笑的交手之中,范玉林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但他越看越覺得那并不是云笑的全部手段。

    這個被帝后大人通緝的要犯,在面對劉正和蔡庸的時候,肯定是沒有出全力,而對方還有哪些底牌手段,范玉林就兩眼一抹黑了。

    只不過范玉林也牢記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等下如果真的有和云笑對上的一刻,無論如何也不要施展自己的脈靈,那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必要的變故。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如何讓脈靈倒戈相向的,但生性謹慎的范玉林,絕不可能讓自己吃上一點小虧,這和他圣脈三境強者的身份不符。

    范玉林心思念轉的當口,蔡庸已經是離他不過數尺之遙,值得一提的是,那只屬于蔡庸的黑魘狼,也在此刻從另外一個方向猛撲而來。

    而且在這只黑魘狼的雙眼之中,還在閃爍著兩道黑色的霧氣,似乎下一刻就要噴吐而出,讓得范玉林遭受和蔡庸同樣的下場。

    “滾開!”

    只聽得一道怒聲從范玉林口中傳出,然后所有人都是看到一只脈氣掌印從天而降,狠狠地落在了蔡庸的身上,將其整個身子,都給轟得朝著下方疾速落去。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