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六十一章 振作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阮秋章死后的三天里,農馬一直呆愣著坐在他的墳前,任誰叫他都沒反應,救連張小露也叫不動他。這三天里,他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救跟石頭坐的般,就那樣的靜靜的呆著,完完全全的沉入在失去阮秋章的痛苦之中。也許,原因還不止只有這一個,張小露現在到底是誰,他搞不清楚,眾人搞不清楚,就連張小露自己也搞不清楚,也許,這才是他不想回到現實中的原因。在這三天時間里,莫小靈將這段時間的里的事情講給了玄素真人聽。那一次在正道詭異殺人者,確實就是道尸,會知道是他,不是眾道厲害查了出來,而是道尸在他們做出了措施后留下一張字條,這才把那幾天時間里不斷有弟子被殺的真相揭開。道尸混進正道軍中,原因其實很簡單,在他的留下的字條里,他只寫了兩句話:“少管閑事,否則要你們全軍覆沒!”剛開始誰都不知道他的話是什么意思,后來經由白老道和苗南鳳一尋思,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道尸真的打算跟農馬單獨決一雌雄,他這些天暗中殺人,要的就是告誡天下正道不要插手,否則就殺光他們!幾千年前的祖宗們尚且拿道尸沒辦法,現在道法宗術失落的失落,失傳的失傳,整體而言,現今的道家已經大不如前,如跟道尸硬拼的話,恐怕還真會被道尸抹殺個精光,所以眾道商量了許多,終于打算請問農馬個人意見,再做決定。而在這個時候,剛好農馬的飛鴿傳書來了。任天濤這次來,一方面是受農馬召喚,一方面則是要將這件事告訴他,詢問他的想法。可農馬這些天來不管誰說話都充耳不聞,眼看日子一天天接近,這可把他們給急壞了。最后,任天濤終于忍無可忍,一把掀住農馬的衣服,吼叫道:“你還想沉默到何時?難道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著你的答復嗎?你給我起來!”說著,任天濤勁力一吐,欲想將農馬拖起來,可沒想農馬就跟泰山一樣,連揪幾次,他都紋絲不動。這下終于把任天濤激怒了,松開手,任天濤二話不說就是狠狠一拳揍到農馬臉上:“你瞧你成什么樣子了?你還是個男人嗎?這么多人死了,這么多人在擔心你,可你卻不爭氣,自甘墮落,你對得起阮師叔嗎?你***給我站起來!”可惜啊,任天濤無論如何拳語交加,農馬就是一動不動,甚至連吭都沒有吭一聲。鬧到最后,任天濤徹底沒辦法了,一怒之下,他就撇下農馬獨自一人趕回正道營地。隨后,得于正道來的急招,玄素真人和靈霧真人也相繼離開。到了五天,莫小靈、任天慈、南宮雪、余小萱和南婭也收到召喚相繼離開,此時陪著農馬的,就只剩下張小露陪著農馬了。張小露在這五天里,身體快回復著,到了四天的時候,她已經可以勉強自己下地走動,不過多年的半死狀態,還是導致她的身體十分虛弱,走動沒幾步,她就氣喘吁吁。這天,張小露撐著墻壁,來到窗口眺望遠處坐在阮秋章墳墓前的農馬,農馬已經五天沒合上眼了,也沒有吃過一點東西。默默看著農馬,張小露的心就百般痛苦,以前,這種痛苦只有一份,可是現在她覺得這種痛楚是雙份的,在她的體內,她明顯感覺到還有來之另一個人的痛楚。“柳姐姐,你聽到嗎?”“嗯。”“雖然我不知道這五年來到底生了多少事,但我總感覺,農哥哥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一樣?”“你說的是現在?”“嗯。”張小露就跟瘋子一般,自言自語自問自答著。“公子五年來沒有任何變化,他還是原來的那個他,你現在所感覺到的變化,其實我也感覺到了,這是最近才有的,唔……從你你師父死了之后。”“唉,要知道我的二次生命是以師父的生命換來的,我還不如長眠不醒,這樣農哥哥也不會這么痛苦,師父也不會死了,嗚嗚……”張小露的現狀,絕對會讓任何一個不認識她的人不寒而栗,如果說她有二個人格,可人在人格變化時,表情跟語氣肯定也會跟著變化,但她身上并沒有生這種情況,好比如,她現在說道傷心處,卻是一邊哭著一邊用另一個人言語來安慰自己,表情跟聲音完全沒有變化:“小露妹妹,你莫要傷心,人生無常,道長為了愛徒不惜一切甚至愿意付出生命,這也許是命運,但卻也是他對你們的疼愛,有這樣的師父,你應該感到欣慰才是啊……嗚嗚……”“可是……可是我很想見見師父……很想再燒‘百香肉’給他吃,以前我總會作弄師父,讓他每次想吃‘百香肉’的時候都要來求的,現在……可是現在我想做給他吃都沒有機會了…師父……哇……”張小露是越說越傷心,到了最后,竟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而在她抽泣的哭聲中,卻還夾著不同的聲音:“哇……小露妹妹,別哭了,現在公子……哇……一跌不振,你應該安慰他……完成你師父……哇……的心愿……”毫無征兆,張小露說哭就哭,說停就停,突然,她的表情變了,變得冷漠而又幽怨。“柳姐姐,你去勸農哥哥吧,這天跟他說話她都不理我,肯定是怪責我害死了師父,我沒臉再見他了。”“小露妹妹……”“去吧,我怕見到他對我脾氣。”說完,張小露終于陷入沉默,此時的她,表情神態就跟柳雪涵一模一樣。勉強撐著晃晃走到農馬旁邊,張小露沒有說話,靜靜坐了下來。與農馬一起呆。也不知過了多久,張小露突然問農馬道:“公子,我知道你很難接受我和小露妹妹合而為一的事實,不過你可以放心,以后,我會永遠沉睡在她的內心深處,絕不會再次醒來。”“我知道,這些年來你過的很痛苦,每一天晚上,你都會說夢話,而在夢話中,你師父、小露妹妹總是頻繁的出現,也許你不知道吧,你一次都沒有叫過我的名字。”“……在我沉睡之前,我希望你能重新振作起來,你現在這個樣子,小露妹妹真的很擔心啊。”說到這,張小露頓了頓,再看農馬,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無奈一聲苦笑,張小露眼睛頓時濕潤起來,農馬現在這個樣子,其實她比張小露還要害怕,還要擔心。“公子…你別這樣好不好?如果你真的不想見到我,我立刻消失,但我求你,求求你振作起來……”說到最后,張小露那冷漠的神情終于一掃而光,失聲低泣起來。“我求求你,別這樣好不好?求求你了……”面對哭聲,農馬依然沒有任何的一絲反應,張小露知道說什么也沒用,這時自言道:“小露妹妹,公子以后就拜托你了,你們要保重。”話一落,她的神情隨即一變,變得極為驚恐,失聲大呼:“柳姐姐,你做什么?”“不要,柳姐姐,你快出來!”只有雙重人格的人才知道,一旦另一個人格打算放棄一身,那么這個人格將會永遠的沉入黑暗之中,那個黑暗,有如地獄般的寒冷而孤寂。“不要,柳姐姐,你不要進去,不要啊……”張小露嚇得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一旦柳雪涵真的進去了那個內心里的“地獄”,那她這輩子就別想再出來了。就在她慌張無措時,一只碩大強壯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驚覺回頭,張小露又驚又喜,農馬終于有反應了。“讓你們擔心了……”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表明了農馬已經從痛苦的深淵中跑了出來!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