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二十九章 巨大的陵墓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一伙人從地下通道穿過,終于過了巨石這一關,再往前走了幾十米,眾人又看到墻壁上滿是暗箭。從進來到現在為止,僅僅是一條通道,眾人就遇到了三個足矣置人于死地的機關,可見這上古神族對于古墓的保護程度有多嚴密。再往前,機關陷阱似乎已經沒有了,一路倒也暢通,走了大約幾百米,眾人突然看見前方的出口的散著耀眼的光芒。“奇怪,這墓穴里頭怎么會著亮光的?”烏龍大是好奇,他干起盜墓的一行時間雖然不長,但幾年下來,大大小小的墓穴也進過不少,有時也會遇到古墓之中燃著長明燈,可這墓穴之中散著光芒這種事兒,他卻還是一次遇到。馬葉同樣也是一次遇到這種事,不過干他們這行的,時間久了,那是什么怪事沒見過,所以他并沒有像烏龍那般驚奇。“看來那又是一道禁制了。”與烏龍這幫盜墓人不一樣,阮秋章等人一眼便看出其中蹊蹺。玄素真人瞇眼一笑,說道:“呵,這上古的神族還真是小心啊,就一條通道就留著這么多的玩意,可想而知,這里面的‘萬藏神墓’必定是兇險異常。”兩人正說話間,王不一突然插言:“咦,怪了,鐵球呢?咱們之前不是聽到鐵球碰到巖壁聲音嗎?怎么這會沒了?”王不一這么一說,眾人也現了,確實啊,這通道已經到了頭,除了前方的禁制外,并無鐵球的蹤影。“這么看來,鐵球多半是穿過了禁制了。”阮秋章沉思片刻,說著,又不確定道:“又或者進入里面的時候觸動了禁制?”“有這個可能,不過這個禁制到底有何功能,咱們還不清楚,阮老弟,你說該怎么辦?”玄素真人本事雖高,但這點子主意可比不過阮秋章。想了想,阮秋章說道:“上古的禁制咱們都不清楚,老弟我還真沒有主意,不過咱們既然來了,那就不要怕,摸不清楚道,那咱們就閉著眼走。”說著,他回頭向農馬眨眼示意,那意思是叫農馬上前試探。別怪阮秋章如此狠心,自農馬吸取了夏方天的血后,他的本事就已經深不可測,可以強到如何一種地步,誰也猜不透,只不過現在的農馬就跟一個尚未開竅的修道人一樣,要想將他的本事完全開出來,那就必須得讓經歷重重磨難。農馬是一點遲疑也沒有,表面上他雖不動聲色,但他內心里還真不把眼前這個不知名的禁制放在眼里。輕輕吸了口氣,他昂走到禁制前,探頭往里邊瞧看,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遲疑了一下,他抬手緩緩觸摸而去,這會心中又開始緊張起來。后頭眾人看的也是緊張,有了入口那個禁制的教訓,烏龍這些人可都明白何謂禁制了。本以為會觸動什么厲害的禁制,卻不想,農馬感覺手觸及光芒時有種粘稠軟綿之感,這種感覺就跟當初在十三珠簾洞里的那個魔障之氣一樣,只是沒有了那種打從心里底難受惡心的感覺。再向前探了探,農馬感覺手掌好像穿過了這層光芒,粘稠之感不再。停了一會,農馬見沒有什么厲害的禁制生,索性心中一橫,整個人踏前而去,霎時人已沒入光芒之中。后頭眾人看得真切,見農馬平安無事穿過了光芒,以為這個禁制無害,摩拳擦掌著就要跟上農馬,卻不想被阮秋章和玄素真人同時伸手拉住。“怎……怎么了?阮先生,你的弟子不是好好過了嗎?”烏龍人雖粗魯心卻不傻,一見阮秋章和玄素真人表情有些嚴肅,他立刻就明白里頭不對勁了。果然不出所料,只見阮秋章眉頭緊鎖,回頭看著那層光芒,說道:“等一下再說。”“這……”“這層光芒不對勁,先等等。”阮秋章說著,眉頭越皺越緊。在外頭時烏龍和馬葉就答應進來后一切聽從阮秋章和玄素真人的安排行事,現在他們雖著急著進去,但既已答應了人家,就算再著急,他們還是只得乖乖等著。本以來阮秋章是在等著農馬回頭講明里頭情況,然而眾人等了半天,眾人卻不見農馬出來。“玄素兄,你怎么看?”阮秋章表面看起來似乎很鎮定,殊不知他內心里是越等越著急,這會他就已經按捺不住了。玄素真人望著洞口,想了想,說道:“老兒看那層禁制半天也沒有反應,這應該不是一種攻擊式的禁制,我看這樣吧,不如咱們進去試探如何?”“好,也只能這么辦了。”回答一聲,阮秋章再也站不住,疾步走到光芒之前,連想都沒想,一頭便扎了進去。見阮秋章如此心急,玄素真人不由微微一笑,兩手一負,回頭朝眾人說了聲:“跟上!”后,便緊隨阮秋章走進光芒之中。見幾位高手都進去了,后頭的挪土力士們也不再遲疑,隨著馬葉一聲令后,眾人也紛紛進了光芒之中。等眾人穿過光芒一看,不由傻眼了。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包子陵墓,這個陵墓之大,就連馬葉等人力士也是見所未見,不說其它,單是墓碑,就足有十幾米之高。而這般高的墓碑跟陵墓相比起來,卻如同大人跟小孩一般,相形見絀。陵墓是由大大小小的巨石砌成的,最大的一塊,眼測不下三十平方米,而最小的一塊,也不小于十平方米。每塊巖石都切割的十分平整細膩,拼合起來,兩者之間毫無細縫,由上而下,整個陵墓都刷上了一層不知為何物的金黃色涂料。在光芒之中,這個陵墓幾如仙界之物,看著令人如夢如幻。墓碑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奇怪文字,在墓碑兩邊,座落這兩只奇怪石刻異獸,異獸兩眼如燈,面相兇惡,身如虎,頭如獅。守在墓碑兩旁,震懾之氣令人望而生畏。在陵墓四周,有著許多修建古怪的石柱,數了數,一共有二十四支石柱,每根石柱頂部都架著一個巨大的鐵鍋,里頭不知有何東西,可洞中的光芒卻是那些鐵鍋之中散出來,耀眼無比。如此規模的陵墓,眾人看得是目瞪口呆,不由紛紛感嘆不已,單是這個陵墓,估計沒個幾十年是絕對無法修建出來的。“哎呀,老兒今天可算是開了眼了,一直以為‘歷史寶經’中所載的巨大陵墓是夸大其詞,想不到這事是真的。了不起,了不起啊!”與玄素真人一樣,阮秋章也對這個巨大的陵墓佩服不已,這就是所謂的神墓!也只有這種氣魄,才配合上神墓一稱了。“這就是‘萬藏神墓’?”烏龍還有些不相信自個的眼睛,揉了好幾次,確定自己不是眼花后,這才問阮秋章道。阮秋章也沒想到“萬藏神墓”會如此巨大,不過仔細一想,他立刻明白過來,既然“歷史寶經”中記載著“萬藏神墓”形似金字塔,且還是倒立著的,那么現在眼前所見到陵墓,應該還只是神墓的入口,而非是“萬藏神墓”本身了。想到這,他正想解釋,突然現最早進來的農馬正站在墓碑下抬頭瞧望上邊的文字。“小馬,你看什么呢?這上邊的字你看的懂嗎?”農馬沒有回頭,依然緊盯著墓碑上的文字,回答道:“這些文字跟‘天叩神術’一書上的文字一樣。”“哦。”阮秋章與玄素真人同時一怔,兩人同聲詢問:“那上邊寫著什么?”這是上古留下來的訊息,不管上面記載著什么,必定都是驚人的事情。面對兩位長輩的詢問,農馬卻無動于衷,依然盯著墓碑,頭也不回,說道:“你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這上面記載的東西,知道了未必是好事。”農馬這話一出,阮秋章就火大了:“你這叫什么話?難道連師父也不能知道?”本以為農馬會受于師威而說出來,卻不想他一句回答甚是堅定:“沒錯!”“你!”這下子阮秋章真的動氣了,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情不能讓他知道,農馬身為他的徒弟,卻在這么多人給他難堪,他這個做師傅的如何不生氣?聽聞阮秋章聲中帶著怒氣,農馬終于回頭瞧向阮秋章,臉上甚是古怪:“師父,你別生氣,弟子不是說笑,這上面記載的事情你們還是不知道比較好,不然這對于你們的修業只有害處沒有好處。”“你說什么?為師……”阮秋章一時想不通,正要脾氣,卻被玄素真人揚手制止:“老弟,你消消氣,既然農小兄弟都這般說了,那肯定是一些對咱們修為不好的事,這世間上,許多事情不知道比知道的好,明白嗎?”經玄素真人這一勸,阮秋章的熱的頭腦立刻冷卻三分,尋思一想,他也明白了農馬的意思了:“好吧,既然是不好的事,那不知道也無妨。”說著,他回頭沖著眾力士喊道:“大伙也別帶著了,趕快找出陵墓入口,小心點,可千萬別觸動什么禁制,明白嗎?”“是!”眾人回應一聲,即刻動身尋找陵墓入口。回頭,阮秋章與農馬對視一眼,師徒倆微微一點頭,心中皆已有數。實際上,非是農馬不愿意告訴阮秋章和玄素真人墓碑上文字的內容,而是這些內容實在太驚世駭俗了,這些內容之中,包含了許多神話中的人物,記載著他們的出身以及來歷和一生。他們都是確確實實存在著的,只不過這些人物沒有傳說中那般神通廣大,他們的存在,其實就跟修了道的道人一樣。這種顛覆傳統認識的事情要是被阮秋章知道了還過得去,可要被玄素真人這樣的一生求道的人知道了,只怕玄素真人從此會心灰意冷啊。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