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一百一十三章 農馬現身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鄭素素退到陣營中,看著鬼尊與虛空方丈斗在一處,回想起剛才生的事,她仍然心有余悸。

    原來早些時候,柳雪涵被孫義濤的的“收魂罡”擊中,一時間起不了身,孫義濤見機不可失,急忙連跨兩步,躍上半空,將金錢劍朝下,往柳雪涵手臂刺下,欲將柳雪涵釘住在地。

    與此同時,鄭素素也出手了,鬼尊交給她的人物是將柳雪涵擒住,眼看柳雪涵就要被孫義濤的金錢劍刺透,她如何能坐視不管。想著,她從黑色小葫蘆里倒出一些青綠色黏稠液體,接著涂抹在雙掌之上。不久,她那玉嫩白皙的手掌變成紫黑色,雙掌散著駭人之氣,她這一招,就是當日讓農馬吃了大虧的“鬼推磨”。

    當她掌中古怪的色芒達到極致時,她一聲嬌喝,突然腳下一縱,朝孫義濤劈打而去。

    孫義濤為了不讓柳雪涵再搗亂,一心想將她釘在地上。全然不知身后的鄭素素會突然偷襲他,這一下冷不盯防,被鄭素素一招“鬼推磨”擊中后背。

    “碰!”一聲響,他頓覺體內真氣潰散,手中金錢劍的極陽之氣,竟被削弱了大半。

    孫義濤悶哼一聲,咬緊牙關,一足前踏,頂住向前栽倒之力,接著回身反劈,一劍砍向鄭素素。

    鄭素素早有準備,知道金錢劍的威力雖被削掉一半,但威力仍是自己所不能抵擋得了的。瞧準了孫義濤一劍來勢,突然向一側翻了個后空翻,剛巧偷過了這一劍。

    孫義濤一愣,剛想回手再刺,不想這念頭剛一冒,卻已覺自己拿著金錢劍的右手已被兩只腳給夾住,不等他反應過來,他整個人已失去平衡,連人帶劍,被這兩只腳給拽向了地面,“碰!”的一聲,與地面來了個親熱接觸。

    原來鄭素素趁著后翻之勢,兩腳夾住孫義濤劈劍的右手,在借著后翻勢力,只消一帶,孫義濤便立刻失去平衡,一頭磕在地上。

    孫義濤吃了大虧,心中大是惱怒,他斷喝一聲,從地上翻身而去,使勁拍去臉上的塵土后,他怒視著鄭素素,喝道:“妖婦,今日老道非取你性命不可!受死吧!”

    喝著,他舉起手中金錢劍,腳下向前一跨,就要刺向鄭素素。這時,鄭素素卻突然哈哈嬌笑起來,聲音中盡是嘲諷之意。

    孫義濤皺皺眉,心中正感疑惑,這時不經意往金錢劍上瞧了一眼,頓時嚇得目瞪口呆。

    原來之前在他栽倒地上時,金錢劍也刺到了地上,這時已是段場幾段。金錢劍是用紅繩綁住的,再用金漆漆上,劍身根本受不了任何硬物打擊,適才被他帶著體重刺向地面,這還好得了嗎?

    看著斷成幾截的金錢劍,孫義濤腦門上頓時冒起青筋,牙齒咬得嘎嘣嘎嘣直響。

    鄭素素依然笑個不停,這讓孫義濤心中怒火越來越盛,他將金錢劍一扔,從懷中拿出一條黑褐色筷子粗繩索,惱喝一聲:“妖婦,領死吧!”

    喝著,他手中一揮,將黑褐色繩索抽向還在嘲笑著的鄭素素。

    鄭素素仗著手中所涂的冰尸之血可以抹去極陽之氣,對孫義濤根本毫無畏懼。可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孫義濤抽來的那條黑褐色繩索,是用陰陽平衡的黑狗血所染。

    這時她一手抓住抽來的黑褐色繩索,頓覺手中所涂冰尸之血“噗嗤”一聲,冒起陣陣白煙。

    鄭素素心中大駭,感到手中傳來陣陣灼熱痛疼,急忙將繩索拋開,在一看掌中,已是一片燒焦。

    “黑狗血?”

    “沒錯,妖婦,陰陽平衡的黑狗血,看你如何化解,受死吧!”

    說著,孫義濤揮手又是一抽,繩索帶著無比勁力,抽中了鄭素素的肩膀。

    這一下勢大力沉,鄭素素肩膀被抽,頓覺整只手都酸麻難忍。知道繩索厲害的她,不敢再跟孫義濤硬碰硬,急忙向后躍開,接著她從身上撕下一塊布,將受傷的右手包裹住。

    瞧見鄭素素此舉,孫義濤冷哼一聲,說道:“別以為包住手就沒事,看招!”

    孫義濤話一落,手中急抽,黑褐色繩索帶著駭人度,朝鄭素素擊打而去。鄭素素絲毫不慌,橫起左手,擋住抽來的黑褐色繩索,接著包著布條的右手抓住繩索,使勁一拉。

    孫義濤冷不丁然,沒想鄭素素會有這么一手,整個人頓時被鄭素素拽飛向前。

    與此同時,鄭素素用牙扯掉右手上的布條,接著一掌架起,將全身內力聚在右手上,她打算,要一擊重創孫義濤,讓他不死也重傷。

    孫義濤雖不是茅山道中最強的道士,但本事也非同小可,他身經百戰,遇過無數妖魔鬼怪,什么兇險他沒見過,此時雖面臨著異常險境,但他臨危不亂,借著飛撲之勢,他亦是架起一掌,拼命聚起內力。

    可惜他內力剛聚一半,身已至前,而鄭素素全力的一掌,已向他擊來,無奈之下,孫義濤出掌迎擊,兩人一掌交接,立刻爆出“彭!”一聲巨響,頓時之間孫義濤如同斷線風箏,向后直飛出去,直到飛過柳雪涵倒地位置,這才重重墜落在地。

    論實力,鄭素素絕不能使孫義濤的對手,但之前她打傷了孫義濤,而適才又是以全力對掌孫義濤五成內力,這如何不勝。

    孫義濤墜落在地,急忙翻身而去,剛起身,他就咳出一口鮮血,顯然適才鄭素素的一掌,已經讓他受了不小的內傷。

    “該死的妖婦!”孫義濤連番受辱,氣上加氣,這時也顧不得身受重傷,運起全身功力,兩掌上下前架,口中吐納不停,漸漸的,他全身散出青黃兩色,若隱若現,在他四周地上,碎石滾滾,塵土飛揚。氣勢倒是駭人。

    見孫義濤此舉,鄭素素不由緊鎖雙眉,孫義濤這個起手式她知道,這是茅山術中的“五雷掌法”,威力非同小可,要是被直接擊中,那是別想活命了。

    鄭素素雖然有所顧忌,但想到孫義濤已被她重創,功力應該有所影響,想了想,她咬咬牙,亦是兩掌聚力,決心與孫義濤分個高低。

    這兩人斗至此刻,已是毫無保留,他們接下來的一擊,無論誰勝誰負,必有一人從此在這世上消失。

    半刻后,兩人瞪了對方一眼,此時,他們全身皆是散著懾人氣息,正邪兩道的人馬,也是屏住了呼吸,全神貫注著兩人全力的一擊。

    下一刻,兩人一聲腳下一蹬,身形一動,以驚人之,朝著對方飛沖而去。

    “妖婦,受死吧!”

    “哼,臭老道,接奴家一掌!”

    兩人同時大喝,眼看著就要分出勝負,就在此時,處在他們兩人中央的柳雪涵醒轉過來,渾然無知的她搖晃著站起身,下一刻,她便看到兩人一左一右朝她攻了過來。

    鄭素素與孫義濤皆是大吃一驚,他們萬萬想不到柳雪涵會突然醒來,以她鬼魂之軀,要是同時挨上兩人這一掌,必會落個形神俱滅的下場,可惜,兩人皆是全力施為,根本來不及收手。

    眨眼間,“碰碰!”兩聲巨響,孫義濤兩掌擊中了柳雪涵后背,鄭素素則兩掌擊中了柳雪涵前胸,兩人全力一擊擊中柳雪涵,巨大的余勁將柳雪涵腳下的大地也震出一個凹洞。頓時,柳雪涵一聲悶哼,全身陰氣暴射而出,她只感自己三魂七魄似乎要分散開去一般,劇烈的疼痛,讓她瞬間失去意識。

    就在鄭素素與孫義濤感到柳雪涵的魂魄即將消散時,飄在半空之中的瘴氣突然朝柳雪涵聚集而來,在兩人疑惑一瞬間,一股強悍無比的勁力從柳雪涵身體中暴射而出。

    鄭素素與孫義濤同時感到一股翻天倒海般的內勁將自己的內力反彈了回來,下一刻,兩人臉色皆是一變,強大無比的勁力不但震開了他們,更讓他們瞬間感到死亡的威脅。

    而此時,正邪兩道中皆有人喊道:“她……她……她……那東西在她魂魄之中啊!”

    回想起最后一幕,鄭素素不由暗自吐了口氣,如果那東西不是需要同時震開她與孫義濤,只怕這會自己已經不在人世了。

    亂葬崗中央,柳雪涵被一道疾雷轟中,只見圍繞著她的瘴氣一并消失,而她的身軀,也開始若隱若現,顯然適才拿到疾雷,對她和她體內那東西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乾乙真人瞧了柳雪涵一眼,知道疾雷還無法徹底消滅柳雪涵,想了想,他一改法印,欲用五雷中最強的“天罡疾雷”來轟滅柳雪涵。

    只見他雙手急動,每結出一法印,手中散的金光光芒便增加一分,等他結完三十六手結印,他手掌中散的光芒猶如火焰一般,在旁人看來,他身邊的空間仿佛都扭曲了一般,整個人竟是有些彎曲。

    這是,乾乙真人將手印打向地上的七道靈符,喝道:“‘天罡疾雷’!”

    喊音一落,頓時只聽天空“劈啪!”一聲巨響,一道巨大的雷光從空而降,轟向底下的柳雪涵。

    此時邪道的人都沒有料到乾乙真人出手如此狠毒,一時間都有些震住,沒人上前去解救柳雪涵。

    而正道這邊,大多數人都齊聲喝彩,只要消滅了這個魂魄中藏著那東西的女鬼,那他們也就功德圓滿了。這其中,唯一一人暗自咬牙,怒視著中央的乾乙真人,眼神中透著無比的殺氣。

    就在正邪兩道的人都以為柳雪涵即將形神俱滅時,一聲怒喊突然響起:“住手!”

    正邪兩道一愣,只見一個黑影迅撲向了浮在空中的柳雪涵,與此同時,“天罡疾雷”也轟了下來。

    “轟隆……”

    “天罡疾雷”落下,巨大的雷光,將柳雪涵與黑影瞬間淹沒,而疾雷所帶來的沖擊力,將整個亂葬崗都震得搖晃不止,那猛烈龐大的余波,更將身在遠處的正邪兩道人馬吹得搖搖晃晃。

    深林處,阮秋章等人看到這一幕,不由驚喊出聲:“小馬!”

    而在眾人之后,張小露只是暗自落淚,一臉茫然。

    許久,這股驚天動地的雷光才逐漸平靜了下來,而被余波激起的灰塵,也開始平息下來。

    正邪兩道都伸長了脖子,無比緊張焦急,有些人暗自替那個突然沖出來的人可惜,有些人則為能不能消滅女鬼擔心,還有一些人,則是擔憂著柳雪涵怎樣了。

    但塵埃逐漸落下,疾雷中央的情景,也開始顯現出來。

    這時,亂葬崗突然刮起一陣寒風,頓時將塵埃一掃而光,情況如何,立刻有了答案了。

    正邪兩道一看,幾乎異口同聲:“啊!”,所有人無不震驚萬分,有些人更是目瞪口呆,因為他們所看到的,是一個年輕小伙子抱著柳雪涵落在地上,而他們一人一鬼,竟是安然無恙!

    在他們身后不遠處,地面留著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很顯然,這個坑洞就是適才被“天罡疾雷”轟出來的。

    此時場上,不但乾乙真人愣住了,就連鬼尊和虛空方丈也同時罷手觀看。

    許久,乾乙真人才回神問道:“你……你是何人?”

    農馬聞言冷冷看著乾乙真人,并不回答。

    而鬼尊這時則笑道:“哈哈哈,小子,救的還真及時,想不到那樣的法術你都能避開,看樣子本事長進不少嘛。”說著,他轉向乾乙真人,接著笑道:“真人,你一定想不到吧?這小子可是趕尸之王啊。”

    “什么?趕尸之王?難道就是最近奪得新趕尸之王頭銜的‘天宮門’弟子農馬?”乾乙真人與虛空方丈同時一詫,想不到這救下柳雪涵的,會是趕尸界的新起之秀。

    乾乙真人雖然道界中數一數二的高人,但對柳雪涵出手卻如此狠毒,農馬對他已懷有深深的敵意了。

    見到是農馬救下柳雪涵,正邪兩道中,皆有一人渾身一抖。

    這兩人,一個是苗問,一個則是蒙著臉的丘野。

    苗問震撼的,是農馬竟能帶柳雪涵躲開乾乙真人施出的“天罡疾雷”的那種功夫,看來他跟叢翁學了兩個月的功夫,本事已經變得深不可測了。

    而丘野,則是喜極而抖,這幾天時間里他為了找農馬可謂費盡心思,所為的,自然是要搶奪農馬手中的“毒神索”。可這農馬卻像人間蒸了一般,他找遍了整個“萬山鎮”,愣是連個蹤影也找不到,想不到他會在這種時候冒出來,這叫他如何不喜。

    如果丘野知道農馬就一直躲在離亂葬崗不遠處的“綠葉莊”里的話,那他一定會懊惱不已。

    看到農馬平安無事,阮秋章等人無不松吐一口氣,適才那一下,真被農馬下個半死。

    而張小露,則從茫然中回過神來,怔怔盯著農馬跟柳雪涵,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卷亂世烽火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