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95章 集結萬山鎮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1樓

    趕尸界推舉出苗問為統領者的消息很快傳到正道各派與佛門中人的耳朵里,這些高人,接到消息的時候只是微微一笑,似乎一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雖然不知其他人有何想法,但這次天下正道集結,統領者也總算有了答案。

    等各派掌門退去后,石絡田立刻問道:“苗老,你這是什么意思?”

    裘龍比較冷靜,他想了想,也問道:“苗老,統領者一職好聽不好當,之前你不是不想當的嗎?適才為何反悔了?”

    苗問聞言一笑:“兩位,稍安勿躁,兄弟問你們一句,如果阮秋章無法擔當此任,你們認為那些掌門接下來會選誰?”

    “還有誰?趕尸界弟子雖多,但厲害的終究卻不出二十人。”石絡田對苗問十分不滿,說話一點也不客氣。

    經苗問一提醒,裘龍恍然大悟:“苗老,你的意思,莫非是阮秋章的弟子農馬?”

    “什么?是他!”裘龍話語一出,石絡田吃驚不小。

    “沒錯,如我猜測不錯,他們必定會選新趕尸之王的農馬擔任。”

    “不可能,上次他帶領的一千弟子前去支援‘青松門’,結果只有兩百多人回來,這事咱們還沒找他算賬,他們又怎敢選舉他了?”石絡田有些不信。畢竟農馬讓一千弟子死傷慘重,這個責任,他是無法推辭的。

    聽到石絡田要找農馬麻煩,苗問眼神中閃過一絲異色,他笑道:“雖然這小子犯了大錯,但‘青松門’與鬼屋最后一戰,聽說是他憑一己之力將鬼巫一千多人格殺的。有這般能力,那些掌門自然會選他的。”

    農馬憑借著“毒神索”殺死一千多鬼巫的事被阮秋章跟白老道下令僅存的嚴守,是以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此刻苗問說出來,石絡田自是震駭無比:“什么?!不可能,就那小子那點本事,他有什么能力殺死一千多鬼巫?這絕對不可能!”

    關于這件事,裘龍也收到一點風聲,但具體情況他并不清楚,此時聽到苗問提出來,他眉頭一皺,看了看苗問,心中十分不解,不知苗問打著什么算盤。

    “呵呵,兩位兄弟,也許你們還不知道吧,農馬那小子,在‘青松門’上一招格殺千余鬼巫的,都是托他那魔器‘毒神索’所賜。”

    “什么?!魔器‘毒神索’,那小子竟然擁有魔器!苗老,此話當真!”石絡田徹底震駭了,自己所擔心的事,始終還是生了。

    “苗老,這消息你從何得知的?怎么我和石老都沒收到消息?”裘龍大為疑惑,這么重要的事,他與石絡田竟半點風聲都收不到。

    “兩位兄弟,這種事我苗問又怎會拿來開玩笑,據我活著回來的弟子回報,當時農馬仗著手臂上一件奇怪的神兵將鬼巫千余人攪得心神失控,相互殘殺致死。后來在我詳細追問下,他們一五一十吐了出來,依我猜測,那件神兵九成是魔器‘毒神索’!”

    石絡田聞言倒吸了口冷氣,想了想,急忙追問道:“這……這小子難道已經遁入了魔道?”

    “很難說,驅使魔器需要魔氣,那天他能動‘毒神索’,恐怕已經修入魔道了。”

    “這……這如何是好,難道我們要眼睜睜看著趕尸界出一個邪魔,這……”石絡田對苗問的話是深信不疑,這也難怪,除了魔器一說,實在很難想象農馬有何能力可以將千余人格殺。

    裘龍行事比較細密,他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沉思片刻后,他問道:“農馬擁有魔器這事暫且不說,不知苗老要去統領者一職,跟這有什么關系?”

    聽到裘龍問話,苗問冷眼瞧了他一眼,笑呵呵道:“裘老,就算現在無法證實農馬那小子擁有魔器,但他早在‘青松門’事件結束后就不知所蹤,你說我不挑下這個重任,還有誰接得下?”

    “沒錯,既然苗老愿意挑起重任,那一切就拜托你了。”事情已經遠遠出乎石絡田意料,現在誰接統領者一職都無所謂,他只在乎魔器的事。

    “可是,石老……”裘龍還想再說,卻被石絡田一手止住:“好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出那小子,確定他是否真的擁有魔器,這可是關系到咱們趕尸界名譽的大事。至于統領者的事,就交給苗老去辦吧,以他的能力是勝任有余。還有,你馬上傳我命令,要那些知道這件事的人嚴守此事,誰要是敢泄露半句,我就滅了他。”

    “石老……”

    “好了,我的話從不說二遍!你跟我來。”石絡田說著,率先走出議事廳,在他看來,找出農馬才是一要事。

    石絡田如此緊張,裘龍也是始料不及,看來農馬擁有魔器的事,已經讓他陣腳大亂了。他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微笑的苗問,甩袖跟上了石絡田。

    看著兩老離去的身影,苗問嘿嘿冷笑著,眼神中閃爍著異樣光芒。

    就在這時,一個嬌小的身影從后堂走了出來,這個人,正是當日被苗問中途叫回來的苗嫣然。

    苗嫣然看了不斷冷笑的苗問一眼,問道:“爹爹,適才你那樣說,是想把農師弟害死嗎?”

    “怎么?我有說錯嗎?他是的的確確擁有魔器。”

    “爹爹……”苗嫣然還想勸解苗問,不料苗問揚手一揮,喝道:“好了,爹爹只是公事公辦,那小子是否擁有魔器,等找到了他自然會知道。你不必再說了,還有,明天你即刻啟程,前往守龍一族的村莊,照我估計,叢翁應該還停留在那附近,就算翻天倒地,你也要把他找出來。”

    “爹爹,你要我找叢翁前輩做什么?”苗嫣然十分懷疑,“苗司派”向來與叢翁有過節,這次爹爹派自己前去找叢翁,不知所為何事。

    “這個你不需要多管,如果你找到他,就跟他要‘毒燕子’跟‘七彩蜈蚣’這兩樣東西,知道嗎?”

    “這兩樣東西有何作用?聽名字似乎是很邪門的東西,叢翁老前輩會有嗎?”

    “這個你不用管,總之你死也要跟他求得這兩樣東西。知道嗎?”

    “可是……爹爹,若是前輩不肯”

    “他不肯你就求他,求到他答應為止。”

    “這……”苗嫣然一怔,想不到自己的爹爹竟要她去求人。她心中暗想:“爹爹這么緊張這兩樣東西,到底是用來做什么用的?看來此事并不簡單。希望叢翁前輩真的在守龍一族村子附近,不然爹爹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你在想什么呢?還不快去準備,明天立刻出,一刻也不許耽誤。”苗問見苗嫣然一臉深思,生怕她想到什么,不由喝道。

    就在他喝言剛剛落下,一個弟子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噗通”一聲跪倒在兩人身前。

    “師父,大事……大事不好了……”來報弟子神色慌張,語不成聲。

    “什么事這么慌張?快說!”

    “鋼牙師兄,不,鋼牙那家伙逃走了!”

    “什么?!他怎么逃走的?你們是怎么看人的?”苗問聞言大怒,鋼牙被他囚禁了近半個月,他一直頂著那四個門派的壓力,盡力將他留至現在,無非就是想問問跟他接觸的那個黑衣人是誰,但現在他逃跑了,自己豈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我們……我們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伎倆,早上去給他送飯時……他還好好得,可一眨眼,他就……消失不見了,怎么找也找不到……”這名弟子畏畏縮縮的說著,他很清楚,苗問怒時最喜歡牽扯到周遭的人。

    “混蛋,那你還待在這里干嘛,快派人去搜,沒用的飯桶!”苗問說著,一腳將這名弟子踢了個狗吃屎。

    “是……是……弟子這就去辦。”那名弟子爬了起來,急匆匆跑了出去,要是再多待半會,誰知道自己會落得什么下場。

    “他娘的,真是個逆徒,敢逃跑,你最好不要被老子找到,不然非扒了你的皮不可。”苗問越說越氣,瞧見身前有一張椅子,他手起手落,“啪!”“的一聲,將椅子擊成粉碎。

    苗嫣然在一旁看著,并不出聲,她很清楚,這種時候對他說什么也沒有用,反而現在鋼牙逃走了,她心中有些竊喜,畢竟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同門師弟,她不忍心看到鋼牙被父親處死。

    二天,苗嫣然早早就出,現在苗問正在氣頭上,她不敢觸霉頭,是以提早出,也可避避鋒頭。

    按下他們不說。

    一個月后,正道六千多人準備完畢,終于在這一天,三路人馬開始出,朝著“萬山鎮”聚集而去。

    此時“萬山鎮”的鎮民,還渾然無知,一場巨大的災禍,正一步步逼近他們。

    “萬山鎮”最出名的“水仙樓”上,阮秋章正對程萬生脾氣。

    阮秋章來回踱步,一刻也沒閑著,他不時伸手指著程萬生,口氣甚是惱怒:“你瞧你是怎么辦事的?啊,叫你疏導居民暫時到外避一避,都一個月了,鎮上的居民一個也沒走,我告訴你,這次事情非同小可,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自己負責!”

    程萬生挨著阮秋章的教唆,滿頭大汗,他不斷用手帕擦著臉上大汗,無奈回道:“秋叔,我這也是沒辦法啊,居民們根本不相信三個月后會生大禍,一些人還說,即使真有大禍降臨,他們寧愿死在家鄉,也不愿搬出去。”

    “混賬,那些人是白癡嗎?又不是叫他們一輩子不準回來,只不過是避避這次災禍而已,你馬上給叫人去辦,就說不搬也得搬!”

    “秋叔,來硬的不行啊,前天我照著方法辦了,結果派去的人都被居民給揍了。”

    “什么?那些蠢材還揍人?他們不知道這是為了他們好嗎?”阮秋章十分意外,鎮民們居然如此固執。

    “他們知道啊,但就是不肯搬,秋叔,我現在也沒辦法了,你快想想辦法吧。”程萬生人雖好色,但心中確實關懷居民,早前收到阮秋章警告,他就急得團團轉,他很清楚,能讓阮秋章如此嚴肅的,自不會是簡單的事。

    “混蛋,那些人再不搬走,你就叫人將他們趕走,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總之在兩個月內,一定要驅散他們。”阮秋章怒道。

    “是,是。我這就叫人去辦。”

    從阮秋章叫程萬生使硬那天開始,整個“萬山鎮”就亂了起來了,經過勸解,是有那么一些人答應暫時搬出去避一避,但認為程萬生和阮秋章在妖言惑眾的,卻還是占了大多數,這也難怪,這些人在“萬山鎮”住了幾十年,一下子要他搬走,確實難以讓人接受。

    每天,官府人員都要跟居民大打出手,每天都有人受傷,到了后來,保安隊員更是如同過街老鼠,只要一出現,必會被居民圍毆。

    事態一直不斷惡化,另一邊的阮秋章跟程萬生也越來越焦急,卻對這些居民束手無策。

    直到半個月后,正道一支人馬進入“萬山鎮”,這些居民才終于感到事情的嚴重。

    一支到達“萬山鎮”的隊伍,是趕尸界的兩千弟子,這一次趕尸界不但出動了各派掌門,就連三老也一同前來。事情一經傳開,“萬山鎮”的居民終于開始相信,不久后將有一場災難降臨這里。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