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92章 對打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露兒,你這是干什么?”

    “啊,沒,沒什么,你覺得怎樣了?”張小露一回神,急忙走到農馬身前,掏出手帕,替他抹去臉上鮮血。

    “還好,我覺得現在渾身是勁,像是有使不完的氣力一般。”農馬掄了一下手臂,笑著道。

    “哎呀呀,小子,俺老翁好奇啊,你是怎么沖破幻覺的?”叢翁繞著農馬走了一圈,打量了半天,確實如農馬所說,現在他已經脫胎換骨,功力大有長進。

    “這事說來甚是巧合啊,當初師父傳小子修煉‘靈陽氣’的口訣,原來就是一段同修魔氣與‘靈陽氣’的訣竅,當時小子還不懂是何意思,但小子在幻覺中看到兩棵顏色不同的樹和一道九天落下的水銀瀑流,這才從中領悟了此字訣的真髓。”

    “哦,這么說來,你確實掌握了兩者互融之道了?”

    “是的,陰陽互融,全在一個‘結’字上。陽氣結,陰氣結,兩者便不會相互沖撞,為我所用。”

    “恩,很好,很好啊。”叢翁瞇眼微笑,農馬這小子果然不負他所望。

    張小露聽得糊里糊涂,一臉疑惑:“農哥哥,師父傳給你的那段口訣又怎會是將魔氣與‘靈陽氣’互融的口訣了?我怎么聽不出來?”

    叢翁一笑,說道:“丫頭,‘天官門’創派祖師本是個身懷魔氣與‘靈陽氣’之人,他所傳下的秘訣,自然跟這兩者有關,但修煉魔氣者向來為正道大忌,所以為了避免‘天官門’成為風尖浪頭,他并沒有教弟子門人修煉魔氣。另一方面,他又舍不得這種功法失傳,所以特意將修煉之法藏于字訣之中,希望后代弟子如有機緣,可以從中學到真髓。”

    “老頭,你怎么知道的這般清楚?像是我‘天官門’的事你都知道一般。”張小露聞言更是疑惑,這些事恐怕連阮秋章都不知道,叢翁一個外人,又怎會如此熟悉“天官門”之事。

    農馬也有同樣疑惑,是以張小露出口無禮,他也沒有斥責。

    叢翁呵呵笑道:“天底下俺老翁不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多,小妮子,你現在所處的層次太低,很多事情你根本無法窺視到,當你境界高了,自然會知道一些天地奧妙。”

    “哼,自以為是,你很了不起嘛?我看也不過是倚老賣老罷了。”

    “露兒,不得無禮。”農馬這次倒是出口斥責了張小露,這丫頭簡直得寸進尺,也是叢翁這等高人不想跟她一般見識,不然這丫頭可有苦頭吃了。

    見張小露嘟嘟嘴不說話,農馬這才說道:“老前輩,現在小子已經掌握了魔氣,六毒三邪煉制出來的‘天神珠’應該可以悉數掌控了,不知接下來是怎樣的修煉?”

    “哈哈……接下來的修行要簡單多了,不過苦頭可不比你之前所受的輕。”

    “哦,是怎樣的修行?”經過引出魔氣時所受的痛苦,農馬不信還有比那跟痛苦的事。

    “這個啊,哎呀,接下來一連兩月,你除了吃飯、睡覺上茅廁,其它時間都必須跟俺對打!”

    “啊?!這”不但農馬吃了一驚,就連張小露也摸不著頭腦了。

    “喂,老頭,你明知農哥哥打不過你,還讓他跟你對打,你是不是想折磨死他呀?”與叢翁交過幾次手,張小露對叢翁的本事也有一些了解,雖然不知農馬學了魔氣后本事如何,但以叢翁的本事看,農馬多半只有挨打的份。

    “露兒,不可無禮。”農馬將張小露拉到身后,接著對叢翁行禮道:“老前輩,小子自知之明,小子萬不是您的對手,咱們對打起來,這對小子的功夫似乎沒什么幫助啊,況且前輩兩個月后就要遭臨天劫,你與小子對打,怕是會影響你養精蓄銳啊。”

    “哈哈哈,哎呀呀,農小子,看不出你顧慮倒是挺多啊,這些你就不必操心了,俺既然決定與你對打,自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過有一點必須提醒你,跟俺對打,你必須全力以赴,你那個什么神珠但用無妨,最好使出魔器‘毒神索’與俺拼斗。”

    聽到叢翁如此囂張的話,張小露心中冷笑,從農馬身后冒出小腦袋,嘲笑道:“老頭,農哥哥的‘天神珠’可厲害著呢,又是打傷了你,到時可別后悔啊。”

    見張小露如此放肆,農馬不由皺皺眉,剛想說她幾句,叢翁卻已開口道:“哎呀呀,小丫頭,你農哥哥是天下無敵么?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他那什么神珠是厲害,本身的‘毒神索’更是厲害,但這玩意放在高人眼中,卻是不堪一擊,比如阮老頭,現在他即使不用什么神兵魔器,也可以打得農小子滿地找牙。”

    “哼,農哥哥的本事是師父教的,打不過又有什么奇怪的。”

    “哈哈,哎呀呀,小妮子不相信,那好,待俺跟農小子打一架你就不得不信服了。”叢翁說著,兩手一撮,預想跟農馬比劃比劃。

    此時農馬雖是勁力充盈,但經過一番折磨,他的身體卻還沒恢復過來,一見叢翁要跟他過招,農馬心中一栗,急忙說道:“老前輩,小子現在滿身是傷,且肚腹空空,實在沒什么精神跟前輩動手,能不能讓小子歇一歇,暫緩到明天再動手不遲。”

    說到肚腹空空,張小露跟叢翁兩人一人,這才想起三人從早上到現在還沒吃過一點東西。

    “哎呀呀,你一說俺也感到肚子咕咕叫了,也罷,咱們回去吃點東西吧,你剛剛釋放了魔氣,也確實需要休息。咱們明天再打。”說著話,叢翁轉身欲走,這時卻聽張小露說到:“慢著,不用回去這么麻煩,我早帶了吃的過來。”

    說著,她走到一旁,拿起地上的竹籃,將蓋子打開,頓時一絲淡淡的香味飄散開來。

    叢翁用力一嗅,不由贊嘆:“好香啊,小丫頭做了什么啊?”

    “嘿嘿,當然是你平日你吃不到的好東西,可惜現在都涼了,味道要差了許多。”張小露一邊說著,一邊從籃子里端出一盤盤精美菜肴。

    叢翁自從浪跡天涯,就甚少吃到像樣的食物,一見張小露端出來的每一道菜肴都色香味俱全,他不由暗自吞了吞口水,兩眼瞪得老大。

    “農哥哥,你餓壞了吧,給,快吃吧。”張小露遞給農馬一雙筷子,卻故意對叢翁不理不睬的。

    農馬看了地上菜肴一眼,問道:“露兒,你怎會帶著飯菜來的?”

    “哼,別以為早上我什么都聽不見。”說著,她冷眼瞄了叢翁一眼,她對叢翁出言不遜,究其原因,就是他瞞著自己偷偷將你們帶到山頂。

    農馬尷尬一笑:“你別生氣,早上我和老前輩怕打擾你休息才沒對你說的。”說著,他回頭對叢翁喊道:“前輩,既然露兒已經帶來飯菜了,你也來嘗嘗吧。”

    叢翁早就恨不得撲上去一飽口福,這時聽農馬邀請,他心中大喜,剛邁出一腳,卻聽張小露喝道:“慢著,誰說要請他吃了。”

    “露兒!”農馬這次有些生氣了,張小露雖一向愛搗蛋,但對人方面,她向來知道適可而止,這次卻處處針對叢翁,一點面子有不給叢翁,實在有些過份了。

    叢翁縱橫一生,正道上,他是當今一人,所有人都對他無不崇拜有加。即使是邪道,也對他是禮敬三分,今天挨上張小露,他一連吃了幾次虧,更是被這丫頭攪的灰頭土臉,他心中不由大嘆無奈。

    見農馬生氣了,張小露嘻嘻一笑,對農馬使了一下眼色,接著回頭對叢翁說到:“老頭,你想吃小女子做的飯菜也可以,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只要你答應了,這往后兩個月里的飯食都由小女子負責,保證讓你吃了回味無窮。”

    “哎呀呀,什么條件?說來聽聽。”叢翁聞言大奇,不知張小露打著什么主意。

    “恩,其實這條件很簡單,你看農哥哥現在本事越來越強,可我這做師姐的卻被他越拋越后,這以后他要是欺負我,那我不是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嘛,所以……”張小露狡猾一笑:“所以你干脆也教我一些本事,這樣以后我就是被他欺負,也不會全無招架之力啊。”

    農馬與叢翁兩人聞言一愣,想不到張小露竟打著這樣的主意。

    “露兒,你這是什么話?我又怎會欺負你呢?”

    “哼!你欺負我的事多著呢。怎樣?老頭,你答不答應?”

    “哎呀呀,這頓飯代價不小啊,教你小妮子也沒什么,從俺這里學本事,俺亦算是你師父了。只是如此不尊敬師父的弟子,怕是誰也不敢收吧?”叢翁說著話,故作畏怯。

    “不會不會,老……不,前輩,只要你肯教我本事,小妮子從今往后必定對您恭恭敬敬,再不敢半句不遜之言。”張小露何等聰明,見叢翁已經默許了此事,她急忙跑到叢翁身邊,一把把住他的手,將他拉到飯菜前。

    “吶,前輩,請嘗嘗小妮子的手藝吧。”

    “哎呀呀,這下收了個惹不起的弟子了。”叢翁一臉苦笑。

    農馬見著,心中暗自竊笑,確實如他所言,張小露的確是了惹不起的丫頭。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