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85章 下山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白老道聞言大笑:“我白老道喜歡收誰就收誰,你管不著,你要是看不過眼,就將天濤收為義子啊。”

    白老道打著什么主意阮秋章豈會不知,其實他也有心收任天濤為義子,但“天官門”畢竟勢單力薄,除了農馬手上有一點權力外,“天官門”根本無法給任天濤任何庇護,他搖頭嘆氣,與在場的孫義濤、靈吉真人、靈霧真人等對視一眼,意思是詢問他們有何打算。

    其中,靈吉真人單身一人,他習慣一人修行,而且身處遙遠的昆侖山,權衡再三,他的答案跟阮秋章亦是一樣。

    靈霧真人是嶗山派的代表,權力更是巨大,雖然他沒門沒派,但若能得到他的庇護,一般人是絕不敢去招惹任天濤的,可惜靈霧真人向來習慣單身一人,也不想與任何人有如何瓜葛,是以他并不打算收任天濤為義子。

    黑烏子是“橫博門”的掌門,他很想攬入任天濤,可惜,黑烏子有自知之明,“橫博門”的功法根本不入流,且門派實力也比“天官門”強不到哪去,他思來想去,覺得有心無力,也只好作罷。

    剩下的孫義濤是茅山“三清門”的掌門,本身實力不弱,門派在正道中也排得上號,他也樂意收任天濤為義子,見沒有人出頭,他邁前一步,剛想開口將想法說出來,卻見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走出來搶言道:“各位,請先聽我一言。”

    阮秋章和眾人聞言一瞧,原來是“青松門”里地位僅次于云松道人的張焱宋。

    靈霧真人一笑:“張師弟,請說。”

    張焱宋行了一禮,說道:“我師兄圓寂時曾交代下來,天濤為下任‘青松門’掌門,雖然現在‘青松門’毀了,但他怎么說還是一派之主,我知道各位都想幫助‘青松門’,但以天濤現時的身份,卻不能身處他人之子,希望更為見諒。”

    眾人聽著一愣,云松道人是何時將掌門之位傳給了任天濤的?眾人瞧向任天濤,向從他那里得到答案。

    任天濤行了一禮,說道:“張焱宋師叔所說確是實言。”

    “哦。”眾人這才恍然。

    “恭喜恭喜啊,天濤,你如此年紀就當上一派掌門,日后前途必定無量。云松兄眼光不錯啊。”眾人稍微一愣后,紛紛上前祝賀。

    任天濤難免尷尬,說他年輕確實不錯,但至于前途,他還需要更多的磨練。

    孫義濤本想收他為義子,這一下倒也打退堂鼓了,張焱宋說的沒錯,堂堂一派之主,被另一派掌門收為義子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但適才他已經邁前一步了,這擺明了他有事,為了找個臺階下,他從懷中拿出一塊掌心大銅鏡,往任天濤面前一遞:“任掌門,恭喜你成為新一代掌門,這是‘三清門’的‘択捾王境’具辟邪照妖之效,小小心意,就當是貧道一點心意。”

    “哎呀,孫老道,你還真使得,這可是貴派至寶啊,小子,還不快收下。”白老道一旁聽著,見孫義濤竟連“択捾王境”這樣的寶貝也舍得拿出來,他急忙提醒任天濤道。

    任天濤猶豫不決,這樣貴重的東西,他覺得自己還不過份量拿。他看了阮秋章一眼,眼神中帶著詢問之意。

    阮秋章一笑,從懷中拿出一疊“龍昆符”,也是遞到任天濤面前,說道:“這是一點小小心意,你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們這些老道。”

    任天濤一見阮秋章拿出來的是“龍昆符”,他何等聰明,心中立刻明白阮秋章的意思,接過“龍昆符”和“択捾王境”后,他向兩人行了一禮:“多謝兩位前輩抬愛。”

    經阮秋章和孫義濤這么一搞,其他人也不好意思了,自己再不拿出點東西,恐怕要遭人閑話了。

    先過來送禮的是黑烏子,“橫博門”實在沒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所以黑烏子送了一本橫煉功法給任天濤,橫煉功法其實是一本武功秘籍,雖然對道法毫無幫助,但煉得好,一般的刀槍也難傷半分。本來這是要傳給赤炎和赤統的,這下子倒是給了任天濤了。

    白老道和苗南鳳也紛紛出手,一個送的是小鈴鐺,一個送的是“養心蠱”。

    白老道所送的小鈴鐺,是驅尸的一件法寶,縱使不會趕尸術,憑著這個小鈴鐺也可以輕易驅使。

    苗南鳳送的“養心蠱”其實就是一種藥材,“養心蠱”是一種蠱蟲的外殼,將外殼曬干后,即可入藥,服者泡水喝下即可,有延年益壽之效。

    神算子本身受傷甚重,一直由著赤炎攙扶著,見眾人紛紛上前送禮,他也閑不住,況且他與云松道人可謂生死之交,他這一出手,所有人都愣住了。

    “任掌門,這個寶貝自我修為有成后就一直跟著我,現在我經脈盡斷,怕是活不了多久,這東西我留著也沒用,今天就送給你吧。”說著,他從腰間掏出鮮紅色扳指,遞給了任天濤。

    任天濤接過細看,現這扳指里似是有東西流動著,握在手中,竟還能感覺到扳指在微微顫抖。

    正當他大惑不解時,阮秋章伸手說道:“天濤,可否讓師伯一棺?”

    任天濤絲毫不猶豫,將扳指遞給阮秋章。

    阮秋章前后仔細看了一遍,不由倒吸一口氣,對神算子說道:“無涯兄,你的傷勢一定有辦法治好,何必這么悲觀呢?”

    白老道等人也湊過來一看,皆是唏噓不已,紛紛勸起神算子。

    任天濤、赤炎、白曉婷等年輕弟子聽得莫名其妙,不知這些前輩到底在說什么,白曉婷大為不滿,上前問道:“師伯師叔們,你們在說什么呢?這么大驚小怪的,這玉扳指有問題嗎?”

    聽他問話,苗南鳳生怕她無知得罪人,急忙解釋道:“這是你神算子師叔的本命玉扳指,除非自己沒有活命的可能,否則這么重要的東西是不可能隨便交給別人的。”

    神算子聞言一笑:“多謝大家好意,我的身體自己清楚,天濤,無論你面臨多大的險境,這個玉扳指都可以救你一次,你要好好收著,不到萬不得已時不可使用。明白了嗎?”

    “晚輩明白,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你師父和我既是摯友又是生死之交,他的弟子自然也是我弟子,你好好收著吧。”神算子神情堅定,瞧樣子,他已然下了決心。

    任天濤無奈,瞧瞧其他前輩,也是一臉無可奈何,其實他們都清楚,神算子經脈盡斷,即使治好了也是廢人一個,像神算子這樣的懷有大本事的人,他豈會忍受往后的日子。

    想到正道又少了個絕世高人,阮秋章等人難免有些傷感。

    見到場面氣氛有些沉悶,靈霧真人這時從懷中掏出一塊絲綢手帕,他一把遞給任天濤,說道:“待無人之時,你再打開看看。切記!”

    任天濤一愣,見靈霧真人一臉嚴肅,他不敢違言,將手帕往懷中一送,接著對靈霧真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青松門”之事,也在此落下,阮秋章等人看著滿地的尸體,嘆了嘆氣后,帶著剩下的近百名弟子下了山。

    “青松門”遭到重創,現在是無法住人了,任天濤一眾人也跟著眾人下山,暫時安居在“橫博門“里。

    至于平場上的尸體,黑烏子已經吩咐門派弟子上山處理,這些弟子,將會在幾天之內送到原屬的門派去。

    經過這一役,鬼巫一族與鬼尊的名號一天之內傳遍了整個道界,那些修道有成的高人無不震駭,一些隱世高人更是難得露面現身,不久后,一支更為龐大的正道之軍迅聚集在正道的核心門派————武當!

    正道二次聚集,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三個月后將在萬山鎮降世的“那東西”!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