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二十一章 夜變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俗話說的好,福不雙至,禍不單行。他們幾人剛來“古太鎮”就出了事,但是,半夜里,他們又出事了。

    農馬連日來忙于奔波,這人才剛剛躺下,就睡死了過去。

    半夜里,正當他做著美夢時,突然“噼啪!”一聲巨響,把他嚇得“娘呀”一聲,一下子從床上滾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被聲音驚醒的農馬慌張的舉目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時才明白過來,聲音是從院子中傳來的。“難道尸體出事了?”他心中暗覺不妙,急忙披上外套,點了一盞燈后,疾步跑出了房間。

    “苗師姐,白師姐,赤師兄,你們快起來,出事了。”農馬一出房間,急忙跑到幾人的房間門前,一邊拍打著他們三人的門房,一邊大聲叫喊。

    然而任由他如何叫喊,苗嫣然三人的房間卻是靜悄無聲,沒有人答復他。農馬疑惑,以為三人出了什么事,急忙一腳踢開赤炎房間的房門,接著閃身沖了進去,等他入屋一看,不由傻眼了,原來房間里根本沒有赤炎的蹤影。看到這,他隱約中覺得不妙,又沖到白曉婷的房間里瞧看,白曉婷亦是跟赤炎一樣,也是不知所蹤。這一下農馬惶急了,他心中忐忑不安,快步來到苗嫣然房門,二話不說,一腳把門給踹開,接著沖進去一看,連苗嫣然也蹤跡全無。

    就在農馬不知所措時,客棧院子又傳來一聲巨響,“噼啪!”一聲巨響,在寂靜的夜里,這聲巨響顯得更為刺耳。農馬驚覺回神,匆忙跑到院子中瞧看。他不看還好一看是大吃一驚,眼前一幕讓他腦袋嗡得的一聲響,好半天他都不知道東南西北,以為自己是在做著夢。

    只見黑暗之中,三個黑色人影正趴在停尸閣里的尸體身上緩緩蠕動,不時還出絲絲輕響,仔細聆聽的話,就會聽出那是在啃咬的聲音。農馬聽著聲音,頭皮一陣陣麻,他不是害怕尸體受到傷害,而是害怕看到這三個黑影的真實身份,但事以至此,由不得他退縮。農馬用手擋住燈光,屏住呼吸,緩緩走進三個黑影,待來到黑影身后三尺開外,他猛的移開擋住燈光的手,燈光一下子照在三個黑影身上。那三個黑影被燈光驚擾,兀然回頭瞧看。

    就這么一下,把農馬嚇得臉色由白轉青,又從青轉回了白,他喉嚨里不斷出:“哎哎咯”聲響,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讓他這么震驚的,是因為眼前這三個黑影不是別人而正是苗嫣然、赤炎和白曉婷三人。只見這三人滿嘴里盡是黑中帶紅的血塊和碎肉,那些血塊因為三人口水關系,正慢慢融化著,三人兩眼里迸著如同貓眼般的寒芒,神情極為猙獰,一瞧見農馬,立刻張牙舞爪的嘶叫起來。

    農馬此時只覺得腦海中一片空白,都不知該怎么反應了,他偷眼瞧看了一下停尸閣,現已經有兩個停尸閣被打開了,放在里面的尸體已經被啃得面目全非,因為尸體的血已經凝固,所以那些殘鼻斷耳就和血凝塊混雜在一起,掉落在地。而那些找不到的部位,恐怕早已被這三人吃下肚子里去了。

    現在的農馬所想的不是尸體被破壞成這樣又怎么辦,他所擔憂的,更多是苗嫣然三人醒來后一旦知道了現在他們所做的事,那真不知他們會如何作想。

    苗嫣然三人完全失去理性,見農馬不避也不逃,三人皆是出獸鳴般怪聲,接著驟然一擁而上,他們掌爪僵硬,張著血盆大口,不顧一切沖將上來,瞧這氣勢,似乎要將農馬碎尸萬段。

    見苗嫣然三人如同催命鬼一般撲來,農馬驚然回神,現在他手里頭沒有任何靈符,打是打不過這三人,他稍微一思量后,毫不猶豫就向內堂跑了進去。

    他隨手將廳堂的房門關上,企圖可以拖延一下苗嫣然三人,接著他一路直奔自己房間。他一邊跑著,一邊暗自尋思:“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苗師姐他們體內的邪氣明明已經被我用‘靈陽氣’驅散了,為何反倒變得更為兇殘?連尸體也吃?難道難道是因為他們吃了‘棺材包子’?”

    農馬無論怎么作想,但可以解釋苗嫣然三人怪異現象的就只有兩個答案,要么就是三人身上的邪氣根本沒被清除,要么就是吃了“棺材包子”,現在他的處境十分不妙,就算苗嫣然三人了瘋,他們三人的實力還是遠遠在自己之上,打是打不過了,唯一可以一搏的,就只有使用靈符鎮住他們了。

    不一會兒。農馬已經跑到自己的房間里,他順手把房門帶上,找了一些沉重的東西堵在門口后,急忙拿出了他的包袱,在他的包袱里,裝著幾種他會施展的靈符,他先拿起的是“五行黑罡陣”的靈符,這種靈符布置起來耗時間,現在容不得他把二十五張靈符擺好,他看了一眼,隨手丟在一旁。接下來,他拿到的是“雷火神符”,這是單兵斗打使用的靈符,對手一多用處就不大,還是丟掉。緊接著,他拿到的是“驅尸符”,這個更沒用,是用來驅趕尸體的。他心中焦躁,揚起手就毫不客氣的往身后拋去。接下來,他拿到的是“龍昆符”,雖然“龍昆符”威力強大,而且數量也夠,但是這得結結實實的貼到苗嫣然三人身上才會有效,現在他們三人一起瘋,農馬自問沒那個本事給他們每人來上那么一張的。稍微一思索,還是用處不大。最后,他手里頭只剩下兩種靈符,一種是“水門關”符,一種則是“神通術靈符”。

    “水門關”符,是用來防御的靈符,雖然耗力巨大,但其防御能力十分可靠,這種符陣布置起來不但簡易,而且還可以反道其行,把符陣使用到敵人身上,將敵人困在符陣里面。以眼前的情況來看,也只有這種靈符可以對付一下苗嫣然三人。

    至于“神通術靈符”,那是在他在“風息莊”養傷的期間阮秋章教給他的一個小法術。所謂“神通術靈符”,指的也就是通靈,這種法術說難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神通術靈符”可以將兩個相隔千里的人的心靈連成一線,從而達到以心交心的神奇效果。這種法術不需要任何星位輔助,也不需要什么手印咒語。催動這種靈符的,只不過是需要一點點的真氣內力。但是,使用者若想和對方心靈貫通,先就必須得知道對方的生辰八字和名字,然后把靈符貼到自己額頭上。心中默念著對方的八字與名字,這是第一步。再者,這種靈符必須得雙方同一時間想念著對方才會起作用,如果只由其中一人想念,那就沒有任何效果,這是第二步。只有把這兩個步驟都做好了,“神通術靈符”才能揮作用。

    像“神通術靈符”這種靈符,沒事時找個人玩玩還可以,一旦遇到大事,這種靈符根本就派不上用場。農馬也懶得多看一眼,隨手把“神通術靈符”扔到一旁,眼下他也就只有“水門關”這種靈符可以撐一撐場面,不過一旦他消耗光了“靈陽氣”,那結果恐怕還是難逃厄運。

    “嘭!咣!”就在農馬挑出所有“水門關”靈符時,苗嫣然三人已然來到房門,他們三人已是理性全無,一見房門被堵死,竟不顧一切的用身子沖撞著房門。

    “糟了,這么快就追來了。”農馬被急促的撞門聲所驚醒,他急忙把靈符擺在里房門不遠的地上,這一次他將“水門關”陣的符圈擴大了一倍有余,所用的靈符也多了一倍,雖然驅使起來耗力也會跟著上漲一倍,但為了可以困住苗嫣然三人,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農馬布置好靈符后,接著他口中念念有詞,腳下畫出太極圈,緊接著他把靈陽氣聚集在手指上,只待苗嫣然三人沖進來,那他就可立即動“水門關”陣困住他們。

    房門之外,沉重有力的撞門聲還在持續著,那些被農馬搬來堵住門口的東西也逐漸被撞開,看著房門漸漸被撞開,農馬的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他滿臉大汗,豆大的汗珠子順著臉頰不斷淌下來,聽著催命般的撞門聲,農馬忍不住想到:“這種情況到底該怎么辦?雖然可以用‘水門關’陣拖住他們一會,但是等‘靈陽氣’耗光了,到時我又該怎么辦?唉,如果師父在的話,他又會怎么做?”

    一想到阮秋章,農馬心中靈光一閃,心中大叫一聲:“對呀,我怎么忘了還有這個辦法。有救了。”就在他恍然之際,房門出“哐當”一聲巨響,整個房門被撞碎成幾塊,緊接著陸續闖進來三個黑影。

    苗嫣然三人破門而入,勢如下山猛虎,一眼瞅見萎縮在墻角的農馬,三人不約而同的嘯叫一聲,接著朝農馬撲了過去。

    農馬早就等候多時,他就地一滾,來到散落一地的“神通術靈符”前,一把抓起一張“神通術靈符”貼在自己額頭上,緊接著他回身盤腿坐下,爾后抬手朝“水門關”里射進了十幾道“靈陽氣”,苗嫣然三人此時也剛好踏進了“水門關”陣,符陣一經“靈陽氣”的灌入,立刻散出一陣光芒,接著冒起一個圓柱形的透明水柱,將苗嫣然三人罩在了里面。

    “水門關”陣一旦施展開來,即使是了瘋的苗嫣然三人也無法沖破半分,任憑三人在符陣里瘋狂的沖擊著水墻,也只不過是激起淡淡漣漪。

    農馬趁著機會,心中默念著阮秋章的生辰八字,祈禱著阮秋章這會也在想念著他。也許他是一時大意,忘了現在的時辰,也許他是狗急跳墻,被迫無奈才出此下策,總之,他心里把阮秋章念了個千百遍之后,這才絕望的現,阮秋章那邊根本沒有任何回應。也是他自以為是,這三更半夜的,阮秋章又哪里來的精神會在這種時候想念他?

    隨著時間的分秒流去,農馬愈加絕望,這一招要是不靈的話,那他真就再無其它辦法了。農馬又默念了一邊阮秋章的名字與生辰八字,再細細感覺,還是沒有變化,心靈中依然沒有一點回音。“唉”事已至此,他也只有無奈一嘆,心里想到:“自從尸王會一別之后,也不知這老頭過得如何了,現在聯系不了他,也許他已經早就安寢了吧?不知師姐怎樣了?是否已經跟著師父回到了‘綠葉莊’呢?”

    想著,農馬又是一聲嘆氣。突然,他腦中閃過一個想法,這個想法差點讓他興奮的跳起來,他心中大喜:“對了,師姐,哈哈,我怎么把那丫頭給忘了?還有希望,我記得她的生辰八字是嗯,對了。”農馬想起了張小露的生辰八字,心里不停念喊,現在就只剩下張小露這個希望,他只有祈求著能夠成功。

    俗話說的好,無巧不成書,經農馬一念叨,張小露的聲音立刻在心靈里傳了出來:“是誰呀?誰在叫我?”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