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十一章 原因所在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老者頃刻間也無法同時顧及兩處,它眼睜睜看著農馬和白曉婷逃出了它的攻擊,卻又是無可奈何。一想到忙了大半天卻是功虧一簣他就怒火中燒,它瞅了一眼還在拼命谷出真氣對抗的赤炎,惱怒一聲:“滾開!”

    隨著它這聲喝喊,赤炎原本支撐得十分勉強的內力頓時如同退潮一般一下子退涌回來,這一下他再也抵擋不住,一口鮮血噴將而出,整個人被老者震飛了出去。

    農馬這時也安置好了白曉婷,見赤炎被老者震開了出去,他不假思索的用手一抹手臂上傷口的鮮血,接著運起殘存的“靈陽氣”,一聲怒喝:“老妖怪,接我‘血龍掌’!”

    老者聞聲一愣,心中尋思:“‘血龍掌’?那是什么玩意?‘天官門’什么時候多了這一招了?”

    農馬幾下跳躍,縱身之間已然來到老者面前,他一掌猛的擊向老者,凌厲的掌風帶起呼聲大作,染著鮮血的鐵掌迸著陣陣詭異嬌艷的鮮紅。老者眉頭一挑,心中震驚萬分,這一下它不敢再托大,跟著運起全身真氣,一掌迎向農馬。

    “咣!”一聲異響。老者剛與農馬一掌硬碰,立刻驚惶失色,農馬這一掌的威力遠遠出它的想象,只覺他這一掌的“靈陽氣”詭異無比,仿如驚濤駭浪般不斷襲來,一時之間竟讓自己有種擋不住的感覺。

    一掌過去,農馬被余勁震開了五步之遠才勉強停下來,反觀老者,它雖然只是退了三步,卻是比農馬還要驚慌。老者看著手中的血跡,滿臉不可思議的問道:“趕尸小子,你的‘靈陽氣‘絕無可能強到這種地步,剛才你使的招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與老者硬碰了一掌后,農馬心中其實亦是驚駭不已,他暗思:“這老妖怪實在厲害過了頭,我的‘血龍掌‘可是連鋼牙全力的一擊都可擊退的招兒,沒想到只是把它震退了三步,這老妖怪到底厲害到什么境界了?”

    老者見農馬一臉深思,不由又問了一遍。

    “哼,我的‘靈陽氣‘雖然不強,但若是配合了我的血使用的話,其威力就可倍增。”

    “血?倍增?這怎么可能”老者好一陣茫然,農馬所說的話實在令它難以置信,縱然它活了幾百個年頭,今天卻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可以用自己的血增加招式威力的。

    “小子,你沒胡扯吧?老朽也算是見多識廣,可卻從未聽說有人可以用血來增加招式威力這種事,你老實說,那‘血龍掌‘到底怎么回事?”老者思來想去,覺得農馬的話不足為信,他問著,兩眼直勾勾盯著農馬看,想從農馬的表情里猜測出真相。

    農馬暗中全力凝聚起“靈陽氣”,見老者不相信他的話,他也懶得解說,這次他雙掌皆抹上鮮血后,跟著擺出一個“開門見山“的架勢,說道:“你不信就再試一次看看!”

    老者聞言冷哼一聲,說:“小子,雖然老朽不知你到底搞了什么名堂,但若是以為憑你這種功夫就可以打敗老朽的話,那未免也太小瞧老朽了吧?”

    “哼,廢話少說,接招吧!”農馬說著,腳下幾步大跨,一下子竄到老者身前,他也沒有一絲猶豫,就著老者心口,雙掌猛的掃推而去,這一次比適才的一掌更為兇猛,掌風帶過,激起四周枯葉凌空飄飛。

    老者凝神應對,見農馬掌勢兇猛卻是招式平凡,它不由冷笑一聲,眼明手快,頃刻間,雙爪及時抓住了農馬的手腕。“哈哈,怎么樣?這下子你那什么掌就使不出來了吧,小子,即使你的‘靈陽氣’古怪,但是招式上太平庸的話那也是徒勞之舉罷了。哈哈!”

    正當老者得意洋洋之際,被抓住手腕的農馬卻意外的跟著笑起來:“哈哈”

    老者察覺古怪,皺眉問道:“小子,你笑什么?”

    “哈哈,誰說我是想用‘血龍掌’打你了,受死吧!”

    老者錯愕,全然不知農馬的意思,沒等它琢磨明白,突然感覺背后呼聲陣陣,它急忙回頭瞧望,只見赤炎就站在它身后幾步之遙,正擺著“扁挑通”的起手勢,全力的凝聚著真氣。

    老者大吃一驚,慌忙松開了農馬的雙手,剛想轉身回頭抵擋赤炎,卻突感腹部一痛,接著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而去。它吃驚回瞧農馬,只見農馬一腳高高抬起,正緩緩回收,原來是他趁著老者分心之際一腳踢中了老者的腹部。

    “好,來的好!”赤炎見老者止不住腳步的向他退后而來,他一掌猛擊而出,“扁挑通”全力的一擊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老者那厚實的背上。

    “碰!”一聲巨響,老者挨了“扁挑通”一個正著,原本后退之勢相反一改,被赤炎這一招給打得向前撲將而去。

    老者后背遭受了赤炎一招重擊后,只覺胸口煩悶無比,體內真氣繚亂,這一下,已然讓它受了內傷。然而,老者的厄運還沒結束,它人向前撲去,整個身子一時間也無法調整過來,正當它以為會撲倒在地時,一雙散著嬌艷血紅色的肉掌卻出陡然出現在它的眼前。

    “啊”老者不用瞧看也知道這雙手掌是誰的,它剛出一聲慘叫,“嘭“的一聲巨響,農馬的“血龍掌”已經不偏不倚的擊中了它的面門。

    老者這一次再也承受不住,整個身子向后栽倒下去,直感腦袋嗡嗡作響,體內真氣四下亂竄,它喉嚨一甜,終于忍耐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赤炎的一招雖然也對它造成一定傷害,但是真正厲害的,還是農馬這招蘊含“靈陽氣”的“血龍掌”,這“靈陽氣”就好比世間一切邪魔妖怪的克星一般,一旦被擊中,所受到的傷害不但會倍增,而且還會讓中者體內的陰氣打損。就這一下,已經把老者打得身受重傷。

    老者半天才回過一口氣,它一感氣息稍微通暢,急忙翻身而起,接著后退幾步,口中不斷喘著粗氣,兩只斗大的狐貍眼一會瞧瞧農馬,一會瞅瞅赤炎,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半天,老者這口氣才總算平息下來,它用獸爪抹了一下口角邊的鮮血,接著伸出血紅尖長的舌頭舔了一下獸爪背面上的鮮血,這才說道:“十八年了,自從跟‘毒鳳凰’大戰一場后,這還是老朽十八年來第一次被人打傷,小子,果然是后生可畏啊,比起年輕時的阮小子,你可要厲害的多啊。”

    “哼,少說恭維的話,向你們這些妖怪,不但為非作歹,害人無數,還是詭計多端,妖言惑眾。你們所說的話,就好比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樣。”農馬說著,依舊嚴加防范著老者。

    不想老者聽聞農馬此言,卻是慘笑一聲,它晃著腦袋,說道:“這些不過是你們這些自以為正氣凜然的修道人的偏執想法,我們為非作歹,害人無數,哼,我告訴你小子,狐妖每一百年必須更換一副內臟,不然體內的純陰之氣就會徹底失控,最后會讓我們狐妖陷入真正的妖魔之道,從而殺虐成性。你說我們失控瘋狂殺人罪惡些還是我們每一百年吃掉一個人罪惡些?還有,你說我們詭計多端,妖言惑眾,哈哈哈,這還真是可笑,與你們一眾人斗到現在,每每中了詭計的,是我們狐妖而不是你們這些所謂的正道之人,想當年,那‘毒鳳凰’若不是用挾持銀狐威脅老朽這種卑鄙詭計的話,你以為她有本事打掉老朽一根尾巴嗎?小子,做人可以盲目相信自己的觀點,但卻不可固執于自己的看法,有時候,你親眼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農馬和赤炎好半天就才從茫然中回過神來,他們實在沒想到,這自稱狐神的老者竟會起牢騷話來,而且它所說的話,完全顛覆了二人一直以來的看法。農馬入門尚淺,于妖魔鬼怪的事所知不多,老者這么一說,他已經有些半疑半信了。

    赤炎則與農馬不同,他從小在“橫博門”門下長大,關于妖怪害人的事情他沒聽個幾千回也聽過幾百次。見老者的話讓農馬動搖,他不由惱喝一聲:“閉嘴,你這妖孽,還敢振振有詞,若不是你們居心叵測,這一次為何要搶我們趕的尸體?你們每一百年就要吃掉一個人,你說得倒是輕巧,若是你們活個幾百年,那不是要吃掉幾個人嗎?難道那些人的命就就不是命了?”說著,他側頭對農馬說道:“師弟,別聽信這妖孽的話。像狐妖這種妖怪,天道難容,遇之必誅。”

    “哈哈哈,小子,告訴你們也無妨,這次老朽搶奪你們趕的尸群,那是因為老朽過些日子就要渡劫了。相信你們也知道,狐妖每百年將會面臨一個劫數,一旦渡過天劫后,其道行就可以上升一層,而渡劫不成功的話,將會徹底煙飛煙滅,連鬼都做不了。現在老朽的天劫就快到了,原本這是個七尾境界的劫數,老朽本是有信心渡過的。但是,十八年前‘毒鳳凰’打掉了老朽一根尾巴,現在老朽只剩五尾的道行,一旦天劫來臨,你說我能用五尾道行去渡一個遁入七尾的劫數嗎?像你們這些趕尸人,應該一早就知道這個‘美人山’是在趕尸界中被稱為‘盲點末路’的一個點,這十幾年來,這里都未曾有趕尸人經過,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你們,老朽又怎會輕易放過,只要吸收了這五具尸體的尸氣,老朽就可以在天劫來臨之前遁入六尾,到時就有一半的機會渡過七尾的劫數。”

    農馬和赤炎二人好一陣子沉默,不管老者所言真假,它說得卻都是合情合理,如果老者不是露著一張狐貍臉的話,相信農馬和赤炎多少會同情它。

    赤炎心意比較堅決,他雖然也是有些猶豫,但還是義正言辭:“你這妖孽說得倒是好聽,照你那么說,這每年吃掉一個人都是應該的了,哼,真是可笑,若不是你們狐妖一族天性邪惡,上天會將下天劫來阻止你們嗎?單是你們每一百年吃掉一個人這點上就可以將你們誅殺了。”

    “嘿嘿嘿嘿嘿”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嘿嘿,小子,看來你們的師父都沒將一些真相告訴你們,那好,老朽今天就讓你們重新領會一下妖與人之間的關系吧。”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