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五章 五尾妖狐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老者使出“黑狐月”直取赤炎心臟,赤炎毫無反抗之力,眼看著就要慘死在尖刀之下,突然,從樹林里飛出一根巨大的樹枝桿,這根樹桿比赤炎整個人還要大上一圈,樹桿準確無誤的落在赤炎前面,“碰”的一聲巨響,樹桿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來,激得四周塵土飛揚,而此時,“黑狐月”也到了,只聽“叮”的一聲響,“黑狐月”整個刀身沒入樹桿里。

    “哦,是誰在破壞老朽的好事?出來。”老者有些意外,他看著樹枝射來的方向,眼中閃爍著莫名光芒,高聲喝問道。

    赤炎也沒想到自己在這種危急關頭之中還能得救,他人趴在地上,吃力回頭瞧望,只見樹林中迅竄出一個嬌小身影,直接朝老者奔來。

    老者瞇眼細看,月光之下,只見一個年輕女子向他疾奔而來,這女子臉露怒色,她步伐快捷,眨眼之間,已然來到老者面前。這時,赤炎也看清了來人的面貌,一見來人真面目,赤炎是大吃一驚:“白師妹!怎么是你?”

    “赤師兄,我來幫你來啦,這老頭是誰?你怎么跟他打起來了?”白曉婷一邊捏符凝神防范老者,一邊問赤炎道。

    “這妖孽自稱狐神,厲害的很,你要小心。”

    “哦,狐神?”聽到赤炎的話,白曉婷一愣,她仔細打量了一下老者,不屑道:“什么神啊?不就是一只成了精的五尾老狐貍嘛?竟敢妄自稱神,真不要臉。”

    聽到白曉婷的話,老者渾身一震,驚訝問道:“你小丫頭,你可以看出我的原形?”他會這么吃驚,那是因為白曉婷說的一點沒錯,他的原形,正是五尾狐妖。

    “哼,我從就跟在娘親身邊,我娘她最喜歡研究你們這些妖啊精的,告訴你,像你這種貨色,本姑娘從小就見多了,你也沒什么了不起的。”

    “嘿,小丫頭口氣倒不小,老朽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今天落在我手上,那就別想活著離開,也好,老朽我許久沒吃過年輕姑娘的肉,今天就拿你來祭祭肚子吧。”

    老者說著,手上一抖,那把插在樹枝上的“黑狐月”響應而出,接著老者手腕一翻,運指成劍一指白曉婷,“黑狐月”出“呼啦”一聲響,急射向白曉婷。

    “哎呦,居然還會凌空御劍,老狐貍道行蠻高的,但這對本姑娘沒有用,對付你們這些妖怪,本姑娘是最拿手的。”白曉婷看著破空而來的“黑狐月”,全然沒有一絲懼意,甚至還露出輕視之意,她說著話,竟不躲不閃,笑嘻嘻站著一動不動。

    “白師妹”赤炎見白曉婷竟是不躲閃,眼看她就要慘死在刀下,他不由一聲疾呼,嚇得閉起了眼睛。

    赤炎不忍看到絕望一幕,閉著眼睛等了許久,卻意外的沒聽到白曉婷的慘叫聲,他好奇睜開眼睛一瞧,這一看立刻讓他轉悲為喜,只見白曉婷依然笑嘻嘻站立著,竟是絲毫無損。

    “哼哼,這種幻化之術也想騙過本姑娘,你這老妖怪還是省省吧。”

    原來老者剛才只是想試探白曉婷虛實,所以他用了幻化之術,變幻成一把虛無的“黑狐月”射向白曉婷,這一擊,就連赤炎也被瞞過,但是白曉婷還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奸詐。

    “小丫頭倒不像空口說大話,老朽問你,你的娘親是誰?”

    “本姑娘的娘親?哼,說出來只怕嚇死你,我娘親乃是云南苗家女中豪杰,她叫苗南鳳,人送外號‘毒鳳凰’,哼哼,怕了吧?”

    說起自己娘親苗南鳳來,白曉婷是深感自豪。苗南鳳是土生苗家女子,從小她就受到長輩傾囊相授蠱毒一術,她的蠱術,與“苗司派”的蠱術也有些淵源,在蠱術之中,還分為“外種蠱”與“內種蠱”這兩種,而苗南鳳所學的與“苗司派”的蠱術正是“外種蠱”一脈。

    “外種蠱”,指的就是蠱毒種于**外面,使中蠱者能夠親眼見到蠱蟲的逐漸吞噬,從而給中蠱者帶來**上與心理上的雙重疼痛恐懼。這種蠱術,比“內種蠱”更為可怕。

    而“內種蠱”自然指的就是把蠱毒種在人體之內,這種放蠱方法詭異無比,讓人防不勝防,厲害的蠱師,不但可以種下無藥可救的毒蠱,而且還可以在不需要任何媒介的情況下種下蠱毒,只不過“內種蠱”雖然詭異神秘,但中者一般不會在活著的時候察覺出什么問題,只是在臨死之際,才會感受到痛苦,所以這種蠱術比“外種蠱”要來得溫柔些。

    修習“外種蠱”之術,須得深懂天下萬物生命之道,所以那些經驗老道的“外種蠱”蠱師會非常了解人魔妖三道,這就是白曉婷為何可以一眼瞧破老者原形的原因。

    苗南鳳年輕時就成為“外種蠱”一脈中的傳奇人物,她不但擅長種蠱、趕尸、解萬毒,而且對道家佛家的法術內功也有一定研究,是以在她結識白老道之前,曾經是個名震天下的奇女子。

    老者聽聞白曉婷道出苗南鳳的名字,他不由渾身一顫,抬起手指著白曉婷顫聲道:“你你你就是‘毒鳳凰’的女兒?”

    見老者似乎很是畏懼自己娘親,白曉婷一抹鼻子,得意道:“正是本姑娘我了,你怕了吧?哼,我娘最喜歡抓一些成精妖怪來研究研究,我看你最好老實點,不然本姑娘就叫我娘扒了你的皮。”

    白曉婷這會說的起勁,全然沒有注意到老者的神情由起初的震驚轉為怨怒,她還想再說,老者卻是突然暴喝一聲:“真是天意啊,你娘與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今天叫你這個做女兒的落在我手中,老朽非將你大卸八塊不可,我要讓‘毒鳳凰’嘗嘗痛不欲生的滋味。”喊著,老者驅動“黑狐月”向白曉婷攻來,這一次度之快,如同閃電飛云,沒等白曉婷鬧明白老者何以突然狠,“嗤”一聲輕聲,白曉婷立覺手臂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她低頭一看,原來肩膀山已經不知不覺中被劃開一道淺淺的血口子。

    老者顯露出的這一手,立刻讓一直得意洋洋的白曉婷心中膽寒,她急忙向赤炎方向翻身過去,躲在樹枝后面,偷眼環視四周,竟不敢再出來。這也難怪,老者剛才使出的“黑狐月”射出的度快的讓她連看都看不見,如果這時冒然站在沒有遮掩的地方,那老者要取她性命實是易如反掌。

    “赤師兄,剛才你看到那把‘黑狐月’了嗎?”白曉婷瞭望了老半天也沒現“黑狐月”的蹤影,這時她想起躺在地上的赤炎,急忙問道。

    “我也沒看清楚,白師妹,這妖孽太厲害了,咱們不是他的對手,你快逃離這里,去向農師弟他們求救,這里由我擋著。”見到白曉婷慌張的神情,赤炎咬牙爬了起來,他從懷里拿出幾張靈符,對白曉婷囑咐道。

    白曉婷明白二人不是老者的對手,但她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瞧赤炎神色,那分明是抱著必死之心,她又怎會丟下赤炎不管,思索一下后,白曉婷低聲對赤炎說道:“赤師兄,要逃咱們就一起逃,我有辦法對付老妖怪,你幫我吸引他的注意力。”

    赤炎原本不同意,但是一見到白曉婷指著她頭上盤著的小灰蛇向他使眼色,他心中恍然一悟,明白了白曉婷想要做什么。他叫喝了一聲,縱身跳過樹桿后急忙把手中靈符向前一撒,接著念動咒文,抬腳一跺地,靈符立刻爆出一片火光,陡然然變成一個個火團砸向老者。

    火團來勢洶急,但老者絲毫不將火團放在眼里,他一邊用“黑狐月”輕松挑開火團,一邊嘲諷道:“小家伙,這種雕蟲小技還敢拿出來丟人顯眼,你最好別管閑事,現在老朽只想要那小丫頭的性命,如果你老實一點的話,待會老朽可以讓你死得舒服些。”

    火團輕易被老者化解,但赤炎并未就此罷休,他又從懷中拿出幾張靈符,故技重施,驅使著火團不斷攻向老者。這些火團雖然不能給老者帶來一絲傷害,但時間一長,老者就不耐煩了,他又是挑開一個火團,見赤炎還想再使出這種法術對付他,這次再也沉不住氣,他抬起一手,口中念出奇怪咒語,身上不斷散出奇怪光芒,不久,遠處那根被他插在地上的拐杖突然出顫鳴之聲,接著凌空飛起,落入到老者手中。

    老者接到拐杖之后,他力透杖身,爾后凌空一掄,拐杖帶起狂風氣勁,把赤炎施出的所有火團悉數吹散。接著,老者乘勢追擊,橫起拐杖就朝赤炎掄打而來。

    瞧老者如似餓虎般撲來,赤炎絲毫不懼,他向后退了幾步,擺出一副拼命架勢。老者一見,惱喝一聲:“小子,你是找死。”說著,他揮起拐杖,朝赤炎天靈蓋就是使勁拍了下去。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