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六十章 惡斗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原來在生死關頭,農馬想起了一直放在懷中的“指靈符”,上次對付鄭素素耗盡“指靈符”內的“靈陽氣”后,農馬就一直沒去理會它,直到他學會了“靈陽氣”,才在來沅陵鎮的路上空閑時往“指靈符”內注入“靈陽氣”,雖然他不知道威力能否比的上阮秋章注入時的威力,但情況緊急,也由不得他多想。

    一用上“指靈符”,沒想到真的把三具僵尸給震倒,他一見機會難得,也顧不上脖子上的疼痛和胸中的氣悶,硬是憋著氣對僵尸使出“天門功”的八大招之一“扣虎上背”。

    “扣虎上背”字訣“踏”,農馬用腳尖頂住僵尸的下巴,再踏住僵尸胸口,這一招,就是封鎖僵尸直立而起的最簡單有效的招數之一。這也就是剛才僵尸起不了身子的原因。

    農馬的這一切行動看似一氣呵成,但實則已經耗費了他的所有體力,這會兒他看著其余兩個僵尸立站了起來,只得無奈苦笑,自己同時對方五個僵尸果然太勉強了。

    兩具僵尸也許本能對農馬越來越畏懼,也許是感覺到自己同類逐漸變少,它們竟猶豫起來,不敢再上前。就這么一會,讓農馬得到一點喘息的時間。但是他也到了極限邊緣,傷勢的逐漸加重,還有氣力的消耗,讓他的“靈陽氣”流失得更快。

    僵尸對人身上的陽氣最是敏感,農馬身上陽氣的迅減弱,立刻被兩個僵尸所察覺,對于獵物的變弱,兩具僵尸一聲嘯叫,朝農馬撲了過來,它們的本能驅使它們,現在是收拾眼前獵物的最好時機。

    跳在最前的僵尸還沒跳出兩步,突然腳下傳來“霹啪”一聲巨響,整個尸體就被炸飛出幾米之外,撞在鐵杵上才停了下來,后面那僵尸察覺地上有異,不敢再向前跳。只好在原地跳著對農馬嘯叫,似乎十分惱怒。

    眾人這時也現了農馬剛才丟在地上的靈符,仔細一看,地上竟鋪滿了好幾十張的“雷火符”,這些靈符雖然不會對僵尸造成嚴重傷害,但也可以阻止僵尸前行的路,真是想不到農馬這小子在制服僵尸的同時還想到這么一招。這人日后絕對不簡單。

    被炸飛的僵尸立起身子后,重新蹦了過來,也是對著農馬叫囂不已,農馬現在是一動不動,全力恢復著“靈陽氣”,他心想:“趁著僵尸還不能越過這片‘雷火符’區,得趕緊把‘靈陽氣’恢復過來,不然這次真的沒戲唱了。”

    僵尸過不了“雷火符”區,而農馬又在恢復著“靈陽氣”,雙方大眼瞪小眼,場面一時僵持下來。就在這么個節骨眼上,一具僵尸像是受到什么指示一樣,忽然向后跳出幾步,猛得跳到另一個僵尸肩膀上,接著利用高度一跳,竟然躍過了“雷火符”區,跳到農馬面前。

    僵尸突然使出這么一招,把農馬嚇得是臉色大變。僵尸一落地,立即朝農馬沖來,農馬連想都不想,撒起腿就跑,嘴中還不忘罵道:“是哪個缺德的家伙在控制僵尸?王八蛋。卑鄙小人。”

    他這一罵,眾人也跟著罵起來了,這些人都不是笨蛋,僵尸突然耍搭羅漢起來,這里面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搞鬼。看臺上的阮秋章和白老道更是難得的氣通一處,兩人“唰”的站起身,異口同聲罵道:“是誰在搞鬼?出來!”

    兩人這一喝,立刻讓尸王會現場混亂起來,眾人是議論紛紛,左顧右盼,生怕身邊突然多了個奇怪的陌生人。石絡佃一看場面有些失控,急忙站起身來,大喝一聲:“安靜,大家稍安勿躁。”這一聲喝喊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把在場所有人的耳朵震得嗡嗡作響。

    聽到石絡佃這一聲喊,眾人安靜下來,把目光投向石絡佃,等待著他如何處理。石絡佃回頭向裘龍和苗問點了下頭,二老立刻會意,閉起眼來仔細感悟四周情況。可是感悟了半天,也不見四周有什么奇怪動靜。無奈,二老張開眼,對著石絡佃搖搖頭。

    石絡佃也疑惑這次突事件,以他這么多年的老資格,他當然知道僵尸玩起搭羅漢絕對是有人在搞鬼。但這人可以在現場這么多高人眼皮底下操控僵尸,那就不是等閑之輩。不管這人有什么目的,農馬的這場考驗算是夭折了,有人操控的僵尸已經影響了考驗的公平性。想到這,石絡佃仰起手,剛想喊停止考驗,卻聽到場下有人歡呼:“好厲害,又制服一個僵尸了。好樣的!”

    石絡佃“咯嚕”一聲,把到嘴邊的話給吞進肚子里,往農馬那邊看去,有些吃驚。原來農馬不知何時又成功的制服一個僵尸,現在“鐵杵困尸陣”里就只剩下一個僵尸,農馬這會兒正與這一個僵尸對持,雙方都不敢妄動。

    “怎么回事?生了什么事了?”石絡佃實在驚奇,那農馬本來已經是驚弓之鳥,怎么一轉眼間他又制服了一個僵尸,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聽到石絡佃的問話,身旁有人把剛才生的事給說了出來。

    原來僵尸躍過“雷火符”區后,把農馬追的團團轉,此時農馬的“靈陽氣”連一成都沒有恢復過來,他一邊左閃右避,一邊拼命的想法子應付。起初他還擔心僵尸被人操控會對他的行動做出相應的反應,可是幾圈跑下來,卻意外現僵尸還是跟原來一樣,看來這個讓僵尸搭羅漢跳過“雷火符”區的人也不敢肆意妄為,只是讓僵尸跳過來后就放棄了操控。這么一來,農馬倒也不再害怕了,只不過是一個沒有思想的普通僵尸,即使他現在疲憊不堪,身受重傷,也可以勉強一斗。仔細一想,農馬還真有點感謝操控僵尸跳過來的那人,現在被擋在“雷火符”符的僵尸不敢上前,而追著他的就只是個普通僵尸,要是兩個僵尸在一起的話他還真沒把握對付,可是現在情況就不一樣了。

    農馬又跑了一圈,后面的僵尸似乎追得很起勁,依然一邊著奇怪聲響,一邊窮追不舍。他回頭看了一眼僵尸,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心中打定主意。

    急奔中的農馬突然剎住腳步,眾人吃驚,以為農馬想放棄了,沒想到等僵尸一接近他的背后,他突然向后一靠,“啪”的一聲清響,與僵尸撞個正著,因僵尸來勢迅急,農馬勉力頂了幾下后,才把僵尸的來勢給頂住。

    他所用的這一招,是“天門功”里八大招之一的“水流無聲”。

    “水流無聲”字訣“貼”,是一招可以貼近僵尸而又不會輕易被僵尸所傷的招數,靠在僵尸的懷中后,農馬微屈膝蓋,他比僵尸矮了半個頭,膝蓋一屈,腦頂門就只能夠到僵尸的下巴,接著他用頭頂住僵尸的下巴,每一次僵尸想張開嘴,他就往上頂去,直把僵尸頂的面門朝天,絲毫不讓僵尸張開嘴。

    僵尸久久無法咬到農馬,似乎也煩躁起來,它“咯嚓”一聲怪叫,向前伸直的兩只僵硬的手往回一縮,想推開農馬,不料卻推了個空。原來農馬把僵尸頂到面門朝天后,突然彎下腰,兩手從自己褲襠下穿過,抓住后面僵尸的腳,往前猛的一拉,把僵尸給拉得仰面朝天,重重的跌倒在地。

    不等僵尸立起身子,農馬一轉身,一腳踏在胸口,手上一揮,把鎮尸符準確無誤的射到僵尸額頭上,僵尸便僵直不動彈了。

    制服僵尸后,農馬坐在僵尸的肚子上,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但是他的內心卻興奮起來,心中不斷吶喊:“只剩下一個,只剩一個我就可以通過考驗了。”

    就在這時,被隔在“雷火符”區外的僵尸突然變得極為暴躁,似乎它也感覺到情況對它十分不利,它不再理會前面的“雷火符”,竟然挨著被雷火劈打闖了過來。每一次被“雷火符”劈到,僵尸的面容便在猙獰一分,度也愈加快上一分,瞧著僵尸這氣勢,農馬是嚇得臉色變了三變。

    沒等他反應過來,僵尸已經穿過“雷火符”區,向他急奔而來,農馬一急,剛想站起身,突然胸口一悶,咳嗽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適才他頂了幾下僵尸的沖勢,對他傷勢還是有些影響,這時心中一急,傷勢立刻凸顯出來。

    就這么一會,僵尸已經來到他的面前,不等他抬起頭,僵尸雙手齊下,這一下勢大力沉,手未到,農馬已經可以感覺頭頂傳來一股巨大的壓力。如果挨了這么一下,農馬非死不可。

    僵尸的這一下快得讓農馬避無可避,這一瞬間,他仿佛看到了牛頭馬面在向他招手,看到張小露、柳雪菡、爹爹、爺爺、阮秋章和許多許多的人離他遠去。“自己就要死了吧?”他心里是這么想的,他把眼睛一閉,絕望的等待死亡的來臨。

    就在這一瞬間,他的腦海里突然閃出了母親的身影,母親對他笑著說:“孩子,你別怕,娘親是不會讓你背上弒母的罪名的,如果你能活著,以后一定要堅強些,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聽到這句話,農馬渾身一震,這是母親在被自己捅死前說的一句話,對呀,自己的母親臨死時也在安慰著他,支持著他,自己又怎能在這里就放棄了。不,自己絕對要通過這次考驗,自己還有許多事情未辦,絕對不能在這里畫上休止符。

    眼看僵尸的手就要把農馬的腦袋劈成兩半,農馬突然暴喝一聲,一掌推向僵尸,似要與僵尸來個兩敗俱傷,然而,就在僵尸的手剛碰到他的頭時,他竟然后先至,先擊中了僵尸。

    僵尸被他蘊含“靈陽氣“的一掌擊中,身子向后退了幾步才停住下來。

    這一掌把僵尸體內的尸氣給擊散了一半,即使是毫無思想的僵尸,也對這個恐怖的獵物畏懼了,它就這樣停在幾米外,看著農馬卻不敢再輕舉妄動。

    農馬則喘著氣,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僵尸。他也不上前,雙方就這么一直僵持不下。

    這就是石絡佃看到農馬與僵尸僵持之前的經過。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