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五十八章 玩命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不等逃出僵尸包圍的農馬站起身子,五具僵尸一轉身,兩眼閃爍著暗青色光芒,一見獵物就在不遠出,張口嘯叫著蹦了過來。

    “鐵杵困尸陣”是一個用來困尸的陣法,在這個陣中,任何尸邪都無法感受到陣外的其他一切事物。所以待在陣中的五具僵尸才沒有感覺到陣外有幾百號人正看著它們。不過,僵尸被隔絕的同時,也引出他們的瘋狂本能,現在對于他們來說,整個世界除了眼前這一個獵物外就什么都沒有了。而且他們的本能還感覺到,這個獵物似乎很危險。是以它們的本能驅使,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毀滅眼前這個獵物。

    僵尸的瘋狂多少讓農馬有些意外,不過他很清楚,自己用命修來的“靈陽氣”是克制邪魔妖物的不二法寶,特別是尸邪一物,“靈陽氣”對它們來說更是無敵的克星存在。五具僵尸并排蹦跳而來,在小小的陣中如同洪水猛潮一般,把農馬逼得無路可退。

    眼看就要被僵尸給逮到,農馬猛得飛起一腳,想來個故技重施,踢倒一個僵尸讓其露出一個缺口好逃出包圍。不過他是想得挺美,但僵尸卻出乎意料往旁邊一個側跳,竟巧妙的避過他這蘊含著“靈陽氣”的一腳,其余四具僵尸則幾乎同時向前一跳,立刻把農馬給圍住,沒等農馬收回踢出去的腳,四具僵尸一把把他給摁倒,接著四具僵尸右手起左手落,如練鐵沙掌用手不停插沙子一般,照著被摁倒的農馬就一輪亂捅。

    “啊啊啊”

    農馬的慘叫聲也在這時響徹整個尸王會現場,看臺上的各派掌門大多站了起來,有人大喊:“快停止考驗,快救人,”這一聲喊,立刻驚醒現場許多人,不是他們麻木,實在是事情來得太突然。農馬不過就跟僵尸過了兩招,就生這種慘劇,縱觀有史以來,敗得如此快的新人還從來沒有出現過。等眾人醒悟過來,所有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小子玩完了。”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從眾人眼前一晃而過,朝著農馬所在的“鐵杵困尸陣”直奔而去,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這個黑影不是旁人,正是阮秋章。方才他見農馬一腳踢空時已大感不妙,沒想到轉眼之間農馬就被僵尸摁倒在地,未等僵尸動手,他大叫一聲:“不好。”在張小露驚呼之際,已是人去椅空,朝著農馬狂奔而去。

    就在阮秋章快要撲入“鐵杵困尸陣”時,一個黑影從天而降,重重的落在阮秋章面前,這黑影擺出一副阻攔之勢,似乎剛想說什么,卻不想此時的阮秋章一心想救下農馬,早已心急如焚,根本不理一切,他運出十成“靈陽氣”,使出“指路天門印”就朝黑影拍了過去。

    黑影始料未及,沒想阮秋章竟突然出手,瞧他這招來兇猛無比,似足了要拼命,黑影人心里一咯噔,在一瞬間奮起一掌,硬生生和阮秋章來個硬碰硬。

    “轟!”的一聲巨響,這一招硬碰所爆出來的勁力,竟讓周圍的人個個站立不穩,紛紛跌倒在地。

    “阮師弟,快住手。”阮秋章使出全力的一擊竟然被黑影人接住,他心下正在駭然,一聽黑影的話,他稍微冷靜下來,這才看清,出手阻攔他的人竟是石絡佃。

    “石師兄,你做什么?讓開!”石絡佃的阻攔讓阮秋章多少有些意外,雖然不知道石絡佃為什么阻攔自己,但現在農馬命懸一線,再不救他就來不及了。阮秋章暗下打開第三把靈燈,口氣冰冷,看樣子就要拼老命了。

    石絡佃見阮秋章想跟他玩命,急忙解釋:“阮師弟,你冷靜點,你的弟子并沒有事。”

    阮秋章聞言一愣,農馬都被僵尸來個群毆,怎么石絡佃還說他沒事?他疑惑的望向“鐵杵困尸陣”,只見五具僵尸還在瘋狂的用僵硬的雙手捅著農馬。

    再仔細一看,阮秋章不由笑了。他向石絡佃行了一禮,說:“石師兄,對不住了,是師弟魯莽,真是抱歉。”說著,他一轉身,嘴邊掛著笑意回到看臺上。

    看觀的人看見阮秋章掛著笑意,不由大奇,心想:“這老道怎么回事?怎么看著自己弟子處于危急之中還笑得出來?剛才不是想拼命嗎?還有,石長老是怎么想的?怎么攔住這老道,不讓人家救弟子?”

    阮秋章一回到看臺,張小露一把就扯住阮秋章的衣袖,著急道:“師父,你怎么回事?怎么不救師弟?要是他有什么三長兩短,我我我以后就不給你做‘百香紅燒肉’了!”說著,這丫頭鼻子一酸,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

    阮秋章看著張小露,皺了皺眉,心里想:“這丫頭竟然哭了,還威脅起我了,她與小馬的感情什么時候這么好了,莫非,這丫頭喜歡上小馬這小子了?”不管阮秋章心里怎么想的,他還是用手拍了拍張小露的肩膀,說道:“放心吧,丫頭,你師弟沒事,你仔細看。”

    張小露聞言向“鐵杵困尸陣”看去,五具僵尸還在不停的捅著農馬,她回頭疑惑的看了阮秋章一眼,見阮秋章一臉微笑,顯得相當鎮定自信,又轉而重新看向“鐵杵困尸陣”。

    就在這時,陣里的形勢突然大變,原本傾斜著身體用手捅農馬的僵尸一個個向后倒去,像是被什么東西從后面給揪翻過去一樣。眾人大為不解,是什么東西把這些僵尸給揪翻的?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在僵尸后面,一個身影逐漸露了出來,眾人仔細一看,不由大吃一驚。

    “啊,這小子什么時候跑到僵尸后面去了?”

    “不對,這小子怎么有兩個?”

    “怎么回事?”

    “我明白了,是‘分身術’”

    隨著眾人議論紛紛,黑影逐漸露出面龐,這個人,果然是農馬。讓人驚奇的是,在僵尸前面也有個被捅的四分五裂的農馬。

    眾人還在議論到底怎么回事時,只聽農馬嘿嘿一笑:“好險,差點玩完了。”

    原來在被僵尸包圍的一瞬間,農馬急中生智,想起了不久前才學會的“分身術”,他暗中掏出靈符,念了幾句法咒,在背后留下一個分身后,接著他又暗下掏出一張“隱身符”,在腳踢出去的同時,把“隱身符”貼到身上,真人隱著身也跟著跳了出去,而留下的,只是用靈符所化的一個分身。

    他這一招,就連看臺上那些前輩高人也被他瞞過,這其中當然有角度不好看不清楚的原故,但能騙到這么多的前輩高人,他于道術上的使用,已經算是高手一列了。

    見到農馬沒事,張小露破涕為笑,這眼淚還沒擦干,就笑著問阮秋章:“師弟真的沒事,他真的沒事,師父,師父到底用了什么辦法?”

    阮秋章剛想回答張小露的問題,身旁的白老道哈哈大笑起來:“好小子,差點沒把我老道給嚇死,這小子還真聰明,能在那一瞬間想出這種辦法來,哈哈,真不愧是我看上眼的人才。我老道一定要讓他拜我為師。”說著,他還故意的瞄了阮秋章一眼,那意思就像在挑釁。

    阮秋章這一次卻意料的沒動怒,他不理會白老道,轉向一邊給張小露解釋原因。白老道起初愣了一下,接著像是想到什么,又笑了起來。

    農馬用兩種道術騙過了僵尸躲過危機,同時也為他爭取了想對策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他思來想去,總算給他想出一個制服僵尸的辦法,這才顯了身。

    五具僵尸幾乎同時立起,與此同時,它們也察覺到地上那四分五裂的獵物所蘊含的陽氣愈來愈小,而身后不知何時又多了一股陽氣,它們一跳轉過身,現這獵物與方才那獵物的陽氣一模一樣,雖然它們沒有思想,但還是在本能驅使下,一同朝著農馬撲來,只是這一次,比之剛才更為兇猛。

    農馬這一次不但沒有后退反而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他大叫一聲:“來得好。”話音未落,整個人竟也撲向僵尸。

    就在他與跳在最前頭的僵尸即將接觸時,他突然一縱身,跳到半空之中,接著趁著落勢,雙腳踩在僵尸的雙肩上,這一招,是“天門功”的八大招之一“鳳凰飛天”。

    “鳳凰飛天”字訣“踩”,其實是用來逃命用的,說好聽點就是一招金蟬脫殼招數,說難聽點就是跳起來踩下僵尸然后逃之夭夭。

    但是農馬用起來則有些不同,只見他踩住僵尸雙肩后,身子向前撲倒,他的目標,是后面的一個僵尸,只見他一手按住后面僵尸的腦袋,一手迅從懷中掏出一張鎮尸符,往僵尸額頭上一貼,再運起雙掌往僵尸身上一拍,把僵尸打的向后栽倒而去。僵尸這一倒,把后面沖上來的僵尸紛紛絆倒在地。而農馬則趁著拍出雙掌后所產生的后力,身子往回立起,接著一個后翻,一下子翻到踩住的僵尸前面,不等僵尸有所反應,他運起十成“靈陽氣”,照著僵尸胸口就是一拳。

    “嘭”的一聲,這一拳勢大力沉,把前面的僵尸給硬生生打了飛退而去。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