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五十一章 騷亂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鋼牙見赤統使出全力,拼了命沖上來,他不但沒有一絲畏懼,反而哈哈一笑,遂上前大喝:“來得好。”喊著,他雙掌輕緩推出,看似輕飄無力。看觀的人無不驚呼,這鋼牙也太大膽了些吧,赤統那霸道無比的一擊,他怎能這般用柔軟無力去迎擊。

    然而,讓人驚愕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鋼牙那看似女人般輕飄的雙掌抵在赤統拳頭上,連赤統的沖擊力也被其止住。這一招竟接住赤統全力一擊,未等赤統反應過來,鋼牙怒喝一聲,腳下一踏,一股青黃之色光芒綻放雙掌,全身向前壓去。赤統開始只覺自己的內力又被輕易抵消掉,正想再鼓力一擊,不想鋼牙的雙掌突然有如排山倒海之勢,帶著一股剛猛無比的內力向他撲壓而來。

    “噗。”赤統連擋一下都不行,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噴將出來。整個人向后飛騰開去,落在幾米外的擂臺邊。

    “赤統”看臺上的黑烏子見自己心愛的弟子受了傷,不由大驚失色。

    張小露問阮秋章:“師父,剛才那鋼牙用了什么奇怪招數?竟能消掉赤統內力的同時還可以反擊。”

    “這是‘婆羅盤’的另一特點,后制人。他以內力抵消赤統內力的同時,瞬間爆出自己的內力,此時的赤統根本毫無抵抗之力,看來那鋼牙還未盡全力,不然那赤統已是重傷不起了。想不到那鋼牙的實力厲害至此,果然名不虛傳。”阮秋章心中擔憂,以鋼牙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農馬想贏他真是堪比登天。

    “這么說師弟贏不了他了?”張小露很是擔憂,這鋼牙這么厲害,卻與農馬安在同一組,與農馬對打了這么長的日子,她其實也看出,農馬不是這鋼牙的對手。

    “那也未必,你忘了,“天官門”的內功不是以真氣內力為主,而是“靈陽氣”。這鋼牙或許可以輕易化解真氣內力,但對上“靈陽氣”他就沒有辦法,如果農馬那小子可以在比試中成長,那就有機會勝出。”

    赤統吃力站起身子,又忍不住吐了口血,剛才鋼牙那一擊,已經讓他受了不小的內傷。他站定后,用衣袖抹去嘴角血跡,說道:“鋼師兄果然厲害,師弟領教了,不過如果你能接住師弟下一招,那師弟自是輸得心服口服。”

    “你盡管使出來,我倒要看看,你們‘橫博門’還有什么高招。”

    “哈哈,好,接招吧。”赤統說著抬起一只手,舉掌對住鋼牙,一手抓住手腕,氣運丹田,口中氣息吐納不停,不久,舉起的手掌漸現紅色光芒。每一吐納,手掌的光芒就增色一分,離擂臺較近的人,漸感一股剛猛的氣息不斷擴大。那些前輩高手一眼就看出赤統這一擊非同小可,單看氣勢,確實驚人。

    “哈哈,沒想到赤統會用上這一招,看來那鋼牙的確有兩把刷子,不過他也到此為止了。”黑烏子笑得甚狂,似乎對赤統這一招信心十足。

    旁邊的張小露一聽,問道:“師父,赤統這是使出哪招?”

    阮秋章皺皺眉:“丫頭,你是把師父當成**書嗎?別什么都問師父,專心看,別再打岔。”

    “哼,弟子不懂問問有何不可。”其實張小露不知,阮秋章也看不出赤統這一招的名堂,他不是不耐煩了張小露的問東問西,而是不懂怎么回答。

    臺下,只見赤統腳下連蹬幾下,整個人有如離弦之箭,朝鋼牙爆射而去:“接我‘橫博門’最強一招‘扁挑通’。”

    鋼牙看出赤統這招氣勢磅礴,其蘊含內力非同小可,他也不敢大意,運起全身功力,扎穩馬步,猛推出一掌,迎擊赤統的兇猛而來的“扁挑通”,只聽“嘭”一聲巨響,二人身影晃了晃,腳下擂臺的木板“啪”的一聲響,斷裂而碎。

    “鋼師兄接住了,好樣的。”到底還是鋼牙接下了赤統那霸道一掌,擂臺下人一陣歡呼。鋼牙也心中一笑,赤統這一掌的確厲害,即使他用“婆羅盤”內力抵消了,還是差點把持不住,如果這一擊的內力再強那么一點,那自己把握接住。

    鋼牙這慶幸的心情還未平靜下來,只聽赤統接著一喝,腳下一踏,原來被鋼牙抵消掉內力而失去光芒的手掌又重現光芒,這次的光芒比之之前更甚。鋼牙還搞不清生什么事,整個人已是向后飛了出去。

    “哈哈,干得好。”臺上的黑烏子大笑。

    “黑烏子師兄,想不到‘橫博門’竟出這么個厲害弟子,恭喜啊。”一旁的阮秋章聽著,忍不住說道。

    “哼,見笑了。這弟子自幼天資非凡,是我一手調教出來的,能不有兩下子嗎?”黑烏子語氣甚為冷淡,但還是掩不住他得意的心情。

    “師父,那赤統贏了嗎?他竟用內力破去可以抵消內力的‘婆羅盤’功法,很厲害啊。”

    阮秋章一笑:“‘橫博門’是趕尸界中唯一一個不用法術驅尸而是用扁擔挑尸體的門派,他的門下弟子,最厲害莫過于剛猛的內力,這招‘扁挑通’倒是名字起得好,先用單掌之力攻擊鋼牙,等掌上內力被抵消,馬上把握住手腕的另一只手的內力灌入到手掌里,好個有前有后的‘扁挑通’。不過赤統這場比試已經輸了。”這阮秋章也氣人,他一邊向張小露解釋,還一邊不時用嘲蔑的眼色看看黑烏子。

    “阮老道,你是誠心跟我過不去是不是?明明我弟子贏了,你眼睛沒長在腦袋上嗎?”黑烏子嘴上叫囂,但心中已是震驚不已,這阮秋章好不厲害,一眼就瞧出‘扁挑通’的秘密所在,看來對他的評價要改觀了。

    “黑烏子師兄,師弟并沒有胡扯,不信你接著看。”

    “哼。”

    被赤統這招中有招的“扁挑通”打得退飛出去的鋼牙重重跌落在擂臺上,許久不見動靜,眾人正猜測他是否已經輸了時,只聽躺在地上的赤統一喝,一個鯉魚打挺翻身站起,他口中喘著氣,嘴角溢著一絲鮮血,兩眼血紅,怒視著赤統。看來剛才那一擊已經對他造成不小的傷害。想不到這鋼牙竟可挨了赤統那全力一擊后還可站起來,眾人無不驚訝拍手叫好。

    赤統更是驚訝,他的這一擊,連僵尸都可以一擊而倒,普通人要是中了這么一掌,絕對會立刻慘死,沒想到鋼牙竟只是受了點傷,他的實力,明顯的遠自己。

    “師兄,師弟服了你了,我認輸。”赤統站定行了一師門禮說道,他會認輸,那也是自然,“扁挑通”這招已經耗去他所有內力,現在他連一絲的內力都使不出來,打下去的結果可想而知。

    黑衣人聽赤統認輸了,正想宣布比試結果,沒想一邊的鋼牙突然一聲爆喝:“你放屁,敢把老子打傷,看老子不滅了你。”話音未落,人已撲向赤統。

    他這一狠,眾人始料不及,赤統都已經認輸了,沒想他還不肯罷休。赤統亦是沒料到鋼牙會在他認輸后還動手,連擋都來不及擋,被猛撲而來的一掌轟中胸口,“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如斷線風箏,朝竹塔方向倒飛而去。然而鋼牙并未就此罷手,他不理黑衣人阻攔,一掌逼開黑衣人,跳下擂臺,朝赤統急奔而去。

    “鋼牙,你小子瘋了嗎?住手!”看臺的苗問沒想鋼牙贏了還不罷手,他是鋼牙的師父,當然知道這鋼牙的脾氣,一旦他怒火攻心,那是什么也不顧。這下子急得他大喊大叫,無奈鋼牙半句也聽不進耳。

    奔到赤統面前,鋼牙掄起手掌,咬牙說道:“臭小子,讓我丟臉,去死吧。”話說一半,這掌已拍向赤統的天靈蓋。赤統冷不丁被鋼牙偷襲中了一掌,但他并未昏厥過去,剛翻過身子抬起頭,一眼看到頭頂一只巨大的手掌帶著死亡氣息拍壓下來,他閉目一嘆:“我命休矣!”

    就當眾人驚呼失色之際,從赤統身后撲出一只手,“啪”的一聲,擋下了鋼牙那要命的一掌。赤統聞聲回頭一看,身后一個長得一臉剛毅俊俏的年輕人一手扶著他,一手接下鋼牙那一掌。這出手救赤統的人,正是農馬。

    “師弟”

    “小馬”

    阮秋章和張小露看清是農馬出手救下赤統,還單掌接住鋼牙憤怒一掌,失聲驚呼,這小子竟能接下鋼牙一掌!

    “赤師兄沒事。”

    “那個人是誰?好厲害。”

    “赤統師兄得救了。”

    眾人一看赤統被農馬救下,場面立刻吵雜起來,有的叫好,有的驚呼,有的放心嘆氣等等,是各說各的,亂一片。

    正在這時,一聲如晴天霹靂聲音響起:“大家肅靜!”喊話的,正是三老最高者石絡佃。眾人聽到石絡佃喝令,立刻寂靜下來。

    黑烏子一馬當先,奔到赤統身旁,幫農馬扶起赤統,對著鋼牙怒喝:“臭小子,你這是比試還是殺人?你想殺了赤統嗎?”

    鋼牙在被農馬接住一掌后,他也清醒過來,這會看到黑烏子朝他怒吼,他也有點呆愣了,不知該如何回答。

    三老和其他掌門也一并趕過來,其中最生氣的,自是苗問,他走到鋼牙面前,“啪啪啪啪啪”就是連著五個巴掌,打得鋼牙是分不清東南西北。“孽徒,你這是做什么?你赤統師弟已經認輸,你竟還想置人于死地,你,你,看我不打死你。”苗問是越說越氣,這鋼牙這么一做,不但會失去資格,還會讓“苗司派”從此蒙羞,他是恨不得立刻打死這鋼牙。

    “苗長老,你是怎么教徒弟的,這樣贏了還不肯罷休的人,以后會興旺趕尸界嗎?”黑烏子持理傲言,以前在苗問的面前說話都不敢大聲的他也教訓起苗問了。

    “黑烏子,實在對不住,我這就取消這孽徒的資格,讓赤統代替,以表心意。”苗問作為三老之一,能這樣低聲下氣的道歉也實屬不易,眾人看著還道苗問不愧公私分明。其實所有人都想錯了,苗問表里不一,他的心里早罵開了:“他娘的,敢教訓起我來了,黑烏子你這王八,日后一定給你‘橫博門’好看。”

    石絡佃和裘龍聽著點點頭,雖然他們心里有心把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眼前必須這么辦,不然會引起眾怒。

    “苗老說得是,鋼牙得勝不饒人,說明他修行尚淺,我看就這么辦,這場比試赤統勝,鋼牙因違反規矩,取消他的資格。”石絡佃說道。

    “什么?是我贏了,怎么被取消資格了,我不服。”鋼牙一聽,不由大怒反駁道。

    “畜生,你還敢說,還不給黑烏子師叔和赤統師弟賠禮道歉。”苗問見鋼牙還瞧不清情勢,火氣更大。

    “我不服,明明是我贏了,怎么就變成我輸了,我不服。”這鋼牙還真就不知錯,退開幾步,對著三老怒吼。

    “你”苗問算是被這鋼牙氣死了,即使他再疼愛鋼牙這弟子,這會也動了殺心,也難怪,想這樣脾氣暴躁拒不認錯的人,一旦有朝一日成氣候了,必定會惹出大禍來。苗問的擔憂沒有錯,這鋼牙日后的確惹出一場大禍,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大。這是后話,暫且表過不訴。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