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二十六章 “鬼巫”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嶗山的盤門術,類似茅山術中的問米術,都是可以請鬼神上來問話,不過盤門術層次更高些,它可以把地方神靈鬼怪直接請來問話,是以叫“盤”而不叫問。

    阮秋章聽說過這個法術,知道盤門術不是功力高深或精通此法的人是使不出來的,任天濤說他可以請出地主神,阮秋章心中對任天濤的評價又上升一分。

    “秋叔,這兩句話說得不明不白,既可藏匿于鬼海,卻又可顯于人海,會有這樣不人不鬼的邪魔怪物嗎?”程萬生雖不是很懂人鬼神這些玩意,不過他還是聽出地主神所說的話中矛盾。

    阮秋章沉思片刻,說:“倘若要說這世間有什么人可以藏匿于鬼海中,又可以顯于人群中讓人不覺怪異的,那就只有一種人了。”

    “誰?誰他媽這么有本事,可以待在鬼中還不被現?”楚新聞言叫了起來,他說得不錯,人若可以待在鬼群中不被現,那這人的本事的確可謂通天。

    阮秋章看了任天濤,說:“這種人我想你們嶗山門人都該認識。他們是你們的死對頭。”

    任天濤聞言渾身一顫:“莫非是苗族“鬼巫”?”坐在任天濤身旁任天慈也是一怔,她和任天濤從小在“青松門”長大,對于“鬼巫”這些人的存在是再清楚不過。

    苗族的“鬼巫”是黑巫術的一支旁脈,許多人也許聽聞過苗族蠱術或毒咒,卻極少有人知道苗族中還有一支神秘的“鬼巫”。

    “鬼巫”一脈顧名思義,既是擅長鬼神之事的一種人,傳聞他們可以魂入陰曹地府而不被察覺,他們修以純陰之身,就是誕辰八字也須得屬陰。從懂事起,他們就會躲在陰氣深重之處,配以致陰致寒之物滋補修身。

    這些人長年與世隔絕,等他們修成出關,于世間倫理道德全然不知,而且他們極好殺生取樂,行為怪異陰毒,所以在苗疆里一度成災。在兩百多年前,“鬼巫”一族曾來到神州內地,瞬間造成腥風血雨。而“青松門”這時受于百姓請命,與“鬼巫”一脈展開了長年拼殺后,終于把“鬼巫”所剩不多的人給趕回苗疆。兩家的仇恨,從此結下死結,兩百多年來“青松門”損失慘重,死在“鬼巫”人的手中弟子更是不計其數。

    任天慈幾年前就親身體驗過與“鬼巫”一族的血戰,至今,她還無法忘記那恐怖的一戰。那一戰,打了三天三夜,雙方都是損失慘重,然而讓人不寒而栗的是“鬼巫”人的那種廝殺若狂的狠勁,而且他們還使著一種邪法,叫“種魂術”。他們把鬼魂收困在做過法的蛇蛋里,自稱“魂頭蛋”。當時“青松門”的門人只要被打中或砸中,就會立刻癱瘓,接下來的,只有任其對方處置。這種邪術以鬼魂做武器,人一旦被砸中,蛋里頭的鬼魂就會跑到人體內,造成典型鬼上身。

    阮秋章并不在意兄妹二人驚訝的神色,對于“鬼巫”,他多少也聽聞過,兩百年前“青松門”與“鬼巫”的那場血戰他也知道,他點點頭,說:“我是這么認為,普天下除了“鬼巫”一族外,再無他人可藏匿于鬼群中。”

    任天濤并不完全認同,他說道:“晚輩認為天下間可以待在鬼群中不被現的應該還大有人在,比如茅山龜息符,貼到人身上后也可以不被鬼魂現。”

    任天慈這時也說道:“師叔,按那句話的意思,也可說是鬼顯于人海中。并非一定是人藏匿于鬼海中。”

    阮秋章笑了笑,說:“龜息符雖可將人隱藏在鬼群中不被現,但龜息符只能堅持一個片刻,這又如何是藏匿了?至于鬼可顯于人群這點我也想過,你們看這是什么?”說著,阮秋章從包袱里拿出一疊黃符,任天濤拿著端詳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他遞給任天慈,說:“小妹,你看這是什么?”

    任天慈看著一怔:“這是“天云門”的“龍昆符”!”

    “什么?這是“龍昆符”?”難怪任天濤會這么震驚,“天云門”一派早在百年前就已銷聲匿跡,這一派最聞名天下的法寶,就是這“龍昆符”。只要被“龍昆符”貼中,縱使天兵神將,不過一時半會也休想動彈得了。

    “哈哈哈,小丫頭倒是挺有眼光的。”任天慈能一眼認出“龍昆符”,讓阮秋章不由大笑,這對兄妹果然不簡單。

    任天濤不由呆呆看著阮秋章,心想:“雖聽師父說過“天官門”一派雖人脈稀少,但門下奇法珍寶可在道界中排得上號,當初自己還不信,沒想阮秋章這么輕易就拿出失傳已久的“龍昆符”,而且一拿就是一疊。這“天官門”果然不簡單。”

    阮秋章見任天慈拿著符一臉疑惑,笑道:“小姑娘,你有什么問題就問吧?”

    任天慈笑了笑,說:“剛才晚輩第一次看到“龍昆符”難免吃驚失態,不過仔細一看,這符紙質新鮮不舊,晚輩斗膽一說,這符,八成是……假的。”

    任天慈這么說可算是無禮之極,任天濤生怕自己妹子得罪阮秋章這種高人,暗下里用手肘碰了碰任天慈。任天慈側頭一看,任天濤正對著她連連使眼色。

    阮秋章把一切看在眼里,笑道:“這“龍昆符”的確不是正宗的,是我自己畫出來的。”

    “啊,那……那不是……”任天濤這下有點懵了,既然這“龍昆符”是他自己畫的,那就是說這符是假的,不知阮秋章還拿出來做什么?

    阮秋章知道任天濤想說什么,他笑道:“雖然不能跟正宗的“龍昆符”相比,不過同樣具有短暫的困住邪魔的能力,一見到那件紅衣裙,先要先困住它,等大伙趕來再做決定。”說著,示意任天慈把符分給所有人。

    楚新在一旁早聽得不耐煩,這些人凈是說些他聽不懂的話,這時見阮秋章和任天濤兄妹終于安靜下來,他猛喝了一口酒,說道:“老爺子,你們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半天,也不知說些啥,這都把我聽蒙了,你就別賣關子,我看你心中早已有數,你就直接說給大伙聽吧,這時間也不早了。”

    阮秋章點點頭,說:“昨夜我思緒良久,認為所有的問題就出在“雙龍巷”這點上,還有,若是排除鬼魂所為,那最大的嫌疑就是鄭郜天一家,特別是他那個從未露臉的母親。”

    住在萬山鎮的人都知道,鄭郜天一家神秘莫測,而紅衣裙的出現,亦是自從鄭素素自殺后開始的,這些日子來保安隊員把注意力集中找尋紅衣裙這點上,反而將事端源頭給忘了。經阮秋章一提醒,眾人不由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阮秋章看了眾人一眼,說:“待會萬生和我一同前去鄭郜天一家,其他人就按計劃行事。還有,你們不要隨意用“龍昆符”,那是保命的符,危急時可以救命。”

    有了阮秋章的加入,所有人都摩拳擦掌,把萬山鎮攪得天翻地覆的紅衣裙,這下該露出真面目了吧,若是可以制服紅衣裙,那自己所獲得的酬勞可不會少,想到這,眾人不禁精神一抖,等吃過宴席,按著阮秋章的吩咐,開始巡邏起來。

    阮秋章與程萬生一同來到“雙龍巷”,剛到巷頭,阮秋章立覺這里風水建得有些異樣,他問程萬生:“這“雙龍巷”是什么時候建的?”

    程萬生想了想,他雖貴為一鎮之長,鎮上要動工動土他原本知道,可這“雙龍巷”他還真就不知道什么時候建成的。

    見程萬生搖搖頭,阮秋章對身后四個保安隊員說道:“你們兩個到巷尾門上看看有什么東西,你們兩個,看看這巷門上有什么東西。”

    四個保安立刻照著阮秋章的話行事,爬上“龍門”的兩個保安隊員先現,在門板上中央釘著一根指粗的釘子。釘子四周用奇怪的染料畫著一個怪異的婦人頭,這根釘子就釘在婦人頭的口中。婦人畫得惟妙惟肖,只是,看著讓人打從心里的毛。婦人兩眼怒睜,似是正怒視老天,而婦人的嘴中央雖被釘了一根釘子,卻可以從她兩旁翹起的嘴角看出,婦人在咧笑。保安隊員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個對阮秋章喊道:“道長,這上面有根奇怪的釘子,四周還畫著個奇怪的人頭。”

    阮秋章聞言一愣,心想該不是那個吧?若真是那個,那布置這個的人可算是造孽了。他回過神,向著兩名保安隊員說道:“你們試試能否拔出釘子?”

    兩名保安隊員聞言用力一拔釘子,看似緊釘入石板的釘子卻輕松拔出,一個保安隊員拿著對阮秋章晃晃:“道長,拔出來了。”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