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二十三章 紅衣裙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在這條巷子里,最讓人毛骨悚然的就是鄭郜天一家,這一家六口人,靠著鄭郜天和妻子沈麗賣豆腐為生,家中還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娘,這個跟李三年紀相仿的鄭母很是神秘,李三在萬山鎮生活了幾十個年頭,卻從未見過這么一個人,鄭母這個人的存在也是聽其他人說的,不過傳聞鄭母年紀雖大卻長得很年輕。鄭郜天還有三個兒女,其中兩個兒子今年都二十好幾了,卻還不懂得叫鄭郜天一聲爹,整天在鎮上閑逛,碰上賣吃的小販就纏著不放,如果不給他們東西吃,他們就會跟著你到家門口,把你搞得雞犬不寧。許多小販對他們是恨極怕極,脾氣不好的,就會對他們拳打腳踢,不過鄭郜天夫妻一定會找他們算賬,就算再無理,他們也會百般袒護。鄭郜天在萬山鎮無半個親屬好友,平時又甚少在鎮上走動,所以鎮民們都很忌諱這一家人。

    雖然這一家聲名狼藉,不過,鄭郜天一家中還有個讓人惋惜的人存在,那就是他們的大女兒鄭素素。

    鄭素素今年二十過八,長得不算美麗卻也是清秀玉潔。鄭素素白天幫鄭郜天夫妻在鎮上賣豆腐,她向來待人和善溫柔,又是勤勞手巧,是以早些年提親者也頗多,不過鄭郜天夫婦不知什么神經,就是不肯把她嫁出去,眼看好好的一個姑娘就要這么被耽誤掉,大伙瞧著不行,一商量,請出程萬生去勸說過他們,可是話沒說幾句,就被鄭郜天一棒子趕了出來。就著兒女婚姻大事,外人也是不好多管閑事,鎮民們雖暗嘆可惜,卻拿鄭郜天夫婦無可奈何。

    后來有人問鄭素素,“你父母這么耽誤你的終身大事,你是否恨他們?”沒想鄭素素卻笑道:“有什么好恨的,就是恨,也當恨自己的命。”

    鄭素素的這番話立刻在鎮上引起軒然大波,許多人議論紛紛,對鄭郜天夫婦指責不已。不過,就在鄭素素說出這句話的第三天,她上吊自殺了。

    現鄭素素自殺的人就是李三,當時他巡更到“雙龍巷”,剛拐進巷子里,就一眼看到鄭素素吊死在“龍巷”這個巷門上。就這么一眼,好懸沒把李三嚇得暈死過去。李三打了這么多年的更,也看過不少詭異恐怖的事兒也不少,會讓他這么害怕的,是因為鄭素素的死狀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鄭素素上吊時穿著件素白連衣裙,也不知她自己是否怕自己死不了還是怎么的,她竟在自己上吊時還腳綁著兩塊幾十斤重的石頭,而上吊的繩子也被她打了個死扣,結果李三現她時,她的脖子已被拉的老長,雙眼珠子都凸出來,整一張臉都變成了紫青色。最讓人感到詭異的是,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鄭素素,總會覺得她那張恐怖的臉在笑。

    一想到這些事,李三更是忐忑不安,他加快腳步,銅鑼打的又急又響。經過鄭郜天的家門口時,李三不自在的低下頭,抬腳就想走過去。就在這時,一聲詭異的笑聲響起,這聲音低沉而陰深,李三嚇得一哆嗦,心里直念“南無阿彌陀佛”。

    打更人有一種習慣,無論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或看到奇怪的事物,總會瞧瞧情況再作決定,李三自然也不會例外,他雖是心中害怕,不過他還是習慣的提起燈籠照了照四周,現四周并無怪異之處的他暗吐口氣,心想:“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了。”

    就在這時,又響起一聲怪異的笑聲,李三這下聽得分明清楚,聲音從他上方傳來,他猛得抬起燈籠一照看,不由呆了好半天。原來在鄭家房子的屋檐下晾著一件鮮紅色的女子連衣長裙,李三許久才回過神來。心想,這鄭家也真奇怪,衣服也不收完,落下這么一件衣服干嘛呢?

    李三有心叫鄭郜天起來收衣服,不過現已是一更天了,他不想吵醒人家,再說鄭家一家行為古怪,自己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的好。剛走幾步,李三忽然想起,晾在鄭家屋檐下的那件連衣裙似乎在哪看過,仔細想了想,李三忽然心中一震,他終于想起,除去顏色不同,這件紅色連衣裙跟鄭素素死時所穿的那件白色連衣裙一模一樣。

    李三覺得自己有些腿軟,他很想逃跑,腳卻不聽使喚。后面,又是一聲詭異的笑聲響起,李三寒毛一下子豎起,他雖是內心驚懼,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還是讓他忍不住提燈照看。只見,晾在屋檐下的的那件紅色連衣裙不知何時套著一個人,這人臉色白似雪,兩邊臉龐各涂畫著一個鮮紅圓圖,它的嘴唇,紅的嬌艷詭異,整個人就似穿著一件紅色連衣裙吊在屋檐下,隨風而蕩。這人就這么吊在屋檐下,咧著嘴朝著李三笑。李三嚇得“娘呀”一聲慘叫,栽倒過去。

    第二天,有人現了李三暈倒在“雙龍巷”里,等眾人把他救醒后問他生何事,李三卻似失魂落魄般,口中只會喃喃念道:“紙……紙人……鬼……鬼……”

    眾人面面相窺,心里只想到:“三爺瘋了!”

    李三有一結老伴,眾人把李三架回家后,李三連自己的老伴也不認識。回家后的李三一直臥病不起,整天就只會念叨那句:“紙……人……鬼……鬼……”嚴重時更是大叫大喊,毫無理性,算是瘋的徹底了。后來程萬生來看望過他幾次,也給他請來了鎮上最好的大夫開藥給他吃,不過他的病情總不見好轉,沒過幾天,李三就一命嗚呼。

    不過所有人都不知道,李三臨終前卻出人意料的好了,這也算是回光返照的效果吧,他拉著老伴的手說道:“千萬不要在半夜抬頭看屋檐下晾著的衣服。”說完咯嗚一聲,離世而去。

    李三的死在萬山鎮造成不小的騷動,不過,他的遺言卻并沒有流傳開來,李三的老伴以為李三直到死時還是瘋的,對李三的話根本不作理會。

    這件事,若是能隨著李三的死而塵埃落定,那也就不會驚動到阮秋章,李三死后的第二天,就有人在半夜看見李三所看到的紅衣裙,接著,那人也瘋了。再接著,每晚都有人看到那件紅衣裙,每天都有人瘋了。那件紅衣裙,你看第一眼,只覺詭異奇怪,看第二眼,就會有一個形色如同紙人的人隨著衣裙吊在半空對著你咧嘴嘲笑。

    瞬間,紅衣裙的恐怖傳說傳遍整個萬山鎮,而李三臨終是所說的那句“千萬不要在半夜抬頭看屋檐下晾著的衣服”也傳了開來,人們皆感自危,連一些夜間干活的人也不敢出門了,只是,依然有人看到紅衣裙,依然有人瘋了。

    程萬生作為鎮長,自是不能任由事態惡化下去,他命令粗心隊長加強夜間巡邏,嚴令民眾夜間不可外出,不過,事情并未就此解決。紅衣裙,開始在民宅里出現了,紅衣裙來去無蹤,根本讓人防不勝防。事態一直惡化下去,程萬生急在心里卻又無可奈何,就在這時,阮秋章回來的消息傳來了。程萬生哈哈一笑:“回來的好啊,快把毛阿水叫來。”

    對萬山鎮生大事一無所知的農馬再一次踏入亂葬崗,下午他本是想偷偷溜來告訴柳雪涵他們回來的事,結果卻被阮秋章叫去練功,根本沒機會出來。好在吃晚飯時一個叫毛阿水的人來請阮秋章到鎮上一趟,他才有機會溜出來。

    “柳姑娘,柳姑娘,柳姑娘。”進入亂葬崗后,農馬朝著柳雪涵的墳墓方向叫呼了三聲。

    “農公子!你什么時候回來了?不是說要去幾月半年嗎?”農馬聞言轉身一看,出現在他身后的柳雪涵少有的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農馬摸著后腦,尷尬笑道:“這說來話長啊,事情是這樣的。”

    農馬從他和阮秋章出講起,柳雪涵雖是一臉冷漠無表情,不過還是可以感覺她聽得甚是認真,特別是當聽到張小露這丫頭屁股中了一槍,一直面無表情的她也不忍露出淺淺一笑,只可惜農馬講得起勁,并無現柳雪涵在他面前露出了第一次笑容。

    “小露妹現下還安好么?”聽農馬講完經過后,柳雪涵問道。

    “嗯,還好,大夫已經把子彈取出來了,現在她只要按時換藥和靜心修養,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公子,聽你所說,你的大仇尚未報完,不知以后有何打算?”

    “這……”想到在“帽子山”時丘野所展示出來的實力,農馬還真不知以后該如何辦。

    “還有,公子是怎會幾次走火入魔的?可否說來聽聽?”

    “這……”縱是在柳雪涵面前,農馬也是不愿說出來,柳雪涵這么問,讓他很是為難。

    柳雪涵看出農馬不愿說,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她話題一轉,問道:“公子今夜前來所謂何事?”

    農馬看了看柳雪涵,心里對她十分感激,她跟張小露一樣,見自己不想說過去往事都不加追問,這比起阮秋章那打破鐵鍋問到底的低劣個性真是天壤之別。

    “我來是想告知你一聲,我和師父這次回來可能會住上一段日子,以后你不用再去照料“吞腐風”。”

    “謝謝公子告知,方才聽你說須在七天之內除去心魔,不知你作何打算?若是需要幫助,我倒可幫你一把。”

    “真的,你能幫我除去心魔?”

    “不,心魔是人自己內心陰暗的一面所生,我自是不能消除別人內心的心魔,不過我可以引出人內心的心魔。”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