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二十二章 “雙龍巷”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這些日子來阮秋章從未提及農馬走火入魔的事,農馬本以為阮秋章因張小露的事而無瑕顧及他的事,想不到自己想轉移話題幫助張小露,卻反而讓自己被問及不想說的問題。

    當年生的事,農馬是絕不愿意說出來的,不過阮秋章都已下了命令,自己是推辭不掉的,想了想,農馬說道:“師父,往事已成過去,無需再追究了,弟子自己的心魔自己清楚,請師父給弟子些時間,弟子會把問題徹底解決的。”

    “混賬,為師是為了你好,你以為憑你就可以解決的了自己的心魔嗎?我在“帽子山”就說過了,如果你不把當年的事一五一十說出來,我就逐你出天官門。”

    “師父,你就不要逼師弟了,他不愿說自有他的為難之處,何必苦苦相逼呢?”

    “你還幫他,你別忘了,你私自出門的事我還沒跟你這丫頭算賬,你還是想想該如何懲罰你吧。”阮秋章見張小露和農馬兩人一個鼻孔出氣,心中甚是懊惱。

    “師父,弟子求你不要再追究此事,有些事,是不能說的。如師父一定要追究到底,那弟子也只好選擇退出天官門一路。”農馬說著,給阮秋章連磕三個響頭。神情甚是堅定。

    阮秋章料不到農馬會是這般堅決,雖然他拿逐出師門一事要挾農馬,不過若是把事情弄得不可挽回,那也不是他所愿看到的。

    “好,你不想說也罷,不過你的心魔可就無人幫你化解,見你心意這般堅決,為師給你七天時間,七天后,我就替你灌頂,如果你到時無法消除心魔,那就會徹底走火入魔而死。你好自為之吧。”

    “弟子多謝師父。”見阮秋章不再追究了,農馬心中大喜,現下能過一關是一關,至于如何消除心魔,也只好走一步是一步了。

    “丫頭!”煩完農馬的事后,阮秋章話鋒一轉,又準備煩張小露了。

    “啊是,師父有何吩咐?”張小露聽阮秋章語氣不善,心里暗道不妙。

    “你這丫頭少來這套,這次你私自出門,你說該如何處罰?”阮秋章說著,冷冷盯著張小露看。

    張小露被阮秋章頂得直冒冷汗,心想這次恐難逃皮肉之苦,忽然心中一亮,說道:“師父,弟子目前還有傷在身,體罰之刑就免了吧?”

    “哼,死罪難逃,活罪難免,你休想事情就這般解決。”

    “那……那等弟子傷好后,弟子給師父做一個月的“百香紅燒肉”怎樣?”

    “真的?咳……別以為用這招就想蒙混過關,等你傷好了再好好處罰你,還有……一個月的紅燒肉也不能免去。”阮秋章一聽張小露說要給他做一個月的“百香紅燒肉”,臉上不由換上欣喜之色,卻依然還要嚇嚇張小露。

    “好了,師父還有事忙,小馬,你把師姐扶到房里去后把家里收拾收拾吧。”看到兩個弟子一臉好奇的看著他,阮秋章老臉一紅,留下這么句話就走進后堂。

    “不會吧?就這么解決了?”農馬實在想不到張小露可以這般輕易過關,呆呆說道。

    “嘻嘻,就是這般簡單啊。”張小露一臉得意,對她來說,阮秋章的確是個很好哄騙的師父。

    “師姐,我想拜托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張小露正笑著,突見農馬把臉湊近前來,臉色甚是嚴肅凝重。“你你……你有什么事就說吧?”感受著農馬呼出來的溫熱氣息,張小露心中不由一陣心蕩神搖,臉上更是泛起一層紅暈。

    “你可以教我做“百香紅燒肉”嗎?”

    “什么?”心中無限期待農馬會說什么重要的事的張小露忽聽農馬這么說,不禁呆了好一會才說道:“不行,那可是我的看家本事,豈能教給你。”

    “不要這么小氣嘛,你不能自己一人獨享鎮住師父的絕招,教給我這個小師弟吧。”

    “少來了,要是你也會了,那就不是看家本事了。你目前還是先想想怎么破去你的心魔吧。”

    農馬被張小露這么一說,張開口似是想說什么,卻呀了半天也吐不出半句話來,張小露瞧得仔細,說道:“你想說什么?是不是你不想對師父說的那些事?”

    農馬聞言搖搖頭,說:“不是,算了,其實也沒什么好說的,來,我扶你進房吧。”

    張小露看了看農馬,也不再說什么,雖然她自己也很想知道農馬到底對他娘親做過什么事,不過自己如果再問下去的話恐怕也會惹農馬厭煩,她很清楚,如果農馬愿意說的話,遲早有一天會告訴自己的。

    來到張小露的房里后,農馬扶著張小露趴在床上,張小露的屁股中槍,躺不得,只好趴著。安置好張小露后,農馬環視四周,這是他第一次進入張小露的房間,確切的說是第一次進入女孩子的房間里。

    張小露的房間布置的倒是簡單而大方,一張床,疊好整齊的棉被散著淡淡清香,床的旁邊是一張梳妝臺,臺上擺著一小飾盒子和一把梳子。在房的中央,擺著一張小四方桌子,上面放著水壺茶杯,在房間的角落里放著一個大木箱,那是放衣服用的。整個房間,最大的特色就數四周墻壁上掛滿了牡丹畫。

    這些牡丹無不畫得唯妙唯俏,活靈活現。細看著,花蕾層次分明,淡紅中透出艷色深紅,深淺不一的葉子如眾星捧月圍繞著牡丹花,更是把牡丹花的獨一無二氣質襯托的淋漓盡致。農馬正看得如似夢幻難分,突聞淡淡香味撲鼻而來,心中不禁好奇,他把鼻子湊近牡丹花圖用力一嗅,香味竟是從牡丹圖出來的。

    “怎么?我畫的不好看么?”農馬正陶醉在這奇妙的境界里,忽然聽到張小露說道。

    “這……這是你……畫的?”

    “是啊,好看不好看?”

    “這……這些畫怎么會有香味的?”

    “嘻嘻,不告訴你。怎么樣?你的評價如何?”

    農馬實在是難以想象張小露竟能畫出這等杰作出來,看她的神情又不像說假,想了想,說道:“我也不是很了解藝術這種東西,不過這些牡丹畫真的很好看,就似真的般活現在你眼前。”

    張小露一聽笑道:“你算是第一次稱贊我的人了,以前師父看過后說,這就是整一鬼畫符的玩意。”

    “那是師父沒眼光罷了。”

    “對了,我們回來的事柳姐姐還不知道,你找機會溜出去告訴她,免得她晚上來了被師父覺。”

    “怎么告訴她,大白天的。”

    “笨蛋,你不會寫張字條放在她的墳前啊,等柳姐姐一出自可看到。”

    農馬聽著一拍腦袋,說道:“我這就去辦。”說著推門而出,留下張小露一人在床上呆。

    按下他們不說,就在阮秋章師徒三人回來的時候,萬山鎮這幾天生了一件大事。

    李三是萬山鎮的三個打更人之一,他今年六十有余,長得雖骨瘦如柴,不過身體倒是硬朗。他雖是一個打更人,不過在萬山鎮亦算是小有名氣的人,他打了三十多年的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也見過不少,在萬山鎮他是老一輩的人物,在某些事物上鎮長程萬生也須得向他討教。李三這個人老實又忠厚,從無為非作歹過,是以認識他的人都會稱呼他一聲三爺。

    李三活了幾十個年頭,日子過得雖貧寒,不過也算過得安穩平靜。像他這樣的人,本是到了退休安享天年的時候,卻倒霉的碰到不該碰到的東西。結果臥病不起,沒幾天就把他折騰的一命嗚呼。

    李三到底遇到什么事,這還得從十天前說起。

    萬山鎮被一條大街道分成東南兩部分,東區以民宅為主,南區則是以商鋪為主,每夜打更,由兩個打更人各行一區。這一夜,李三就負責東區部分。在東區,有一條小巷在萬山鎮十分出名,叫“雙龍巷”。這條小巷不是因風水地理或名字威武而出名,而是因為這條小巷的瘋子和傻子特別多而出名。居住在這條巷里有十六戶人家,幾乎每家都有那么個親人瘋了或是天生癡傻。整個萬山鎮近萬人口,總共二十個非正常人,其中有八成的人就出自“雙龍巷”。

    “雙龍巷”的建筑地理很奇特,在巷頭,建了一個巷門,題名“龍巷”,然而在巷尾,卻又建了另一道巷門,題名“龍尾巷”,這么一種奇怪的建筑方式,在風水學中叫作“龍小脈”,這原本是條風水好巷,居住在這里的人縱不能大富大貴,也能望子成龍。然而自從“雙龍巷”建成以來,居住在這里的人不但沒有轉運,反而家家家門不幸。最奇怪的,莫過于這里老誕生下傻子和時不時有哪家的人又瘋了。

    李三每一次經過這里,總會莫名的感到陰森不祥。今夜,這種感覺更是強烈,李三剛入巷門,就覺得氣氛詭異。他提起燈籠,向前照了照,現前方除了陰暗寂靜外,并無其它異樣之處。然而內心的那種不安感卻依舊未消退半點。一陣寒冷的夜風吹過,李三打個顫,心想:“我還是快些打過這里,早點走出這個怪巷吧。”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