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五章 練膽

小說:行尸天下 作者:一度蒼穹 下載:行尸天下ZIP下載 行尸天下TXT全文下載
    粗心隊長與阮秋章合作過幾次,向來很佩服阮秋章的本事。知道阮秋章這樣說,那就一定有異樣。他問道:“阮老爺子,這是怎么回事?怎么他媽最近死的幾個人都是這副模樣,這兇手是個什么鬼東西?”

    粗心隊長人雖粗心粗魯,不過為人倒是正直單純,阮秋章看這個人還算比較順眼,他回道:“隊長,這個人全身被抓成肉糊,傷口似是被利刃割成一樣,且尸身現已現尸氣,這很明顯是喪尸所為。”

    程萬生剛吐完走進來,聽到阮秋章講解,問:“阮叔,喪尸是什么東西?”

    阮秋章想了想說:“凡是死后不化,在出現詐尸情況下有幾種變異,死而僵硬,身長絨毛,見人便咬乃是僵尸。死而不化,身體僵硬,無絨毛,見人便撕抓,乃是喪尸。死而顯腐,無絨毛,尸體柔軟,見人就啃咬,乃是戾尸。死而全身臭,無絨毛,尸身顯腐,見人便掐便追,乃為行尸。諸如此類等等,這個尸身死狀吻合喪尸所為。”

    程萬生從未聽說喪尸一說,忙問:“那該怎辦?可有法子對付?”

    阮秋章一笑:“喪尸只因長年體內積聚尸氣,狗蛋拿出古尸的“嚨丹”就等于放出尸氣,古尸被尸氣所影響而變成喪尸,不過喪尸比僵尸好對付的多。”說著掐指算了一下:“現在已是二更天,錯過對付喪尸時辰。萬生,明天命人準備一些空心鋼箭,找幾個射箭好手。木板五十塊,要如飯桌大小,腕粗麻繩一捆。還有,在離鎮門前清出一百米的路,嚴令附近居民不可出來。從鎮門起,每兩米放置一塊木板。另外在鎮上四周撒一圈香灰就成。明夜子時,且看我降服喪尸。”

    程萬生禮送阮秋章離去后,吩咐粗心隊長,叫人連夜準備。

    亂葬崗。

    農馬與柳雪涵一直聊到天現微亮,柳雪涵才起身告別,這送人回家大為常見,送鬼回墳倒只有農馬這一家。

    農馬望著身已半入墳土的柳雪涵,心中雖毛卻也不再起初那般恐驚,眼見柳雪涵就要沒土而入,他沖口而出:“明夜可否再見?”

    柳雪涵只剩頭部在外,聽到農馬問話,她頓了頓,說:“若農公子想相見,墳前呼三聲。”說完沒入墳墓,留下農馬癡癡呆望。

    天剛蒙亮,張小露便起床做飯,剛走出房門就看到阮秋章推開宅門進來。張小露行禮道:“師父,早安。”

    “不好。”阮秋章冷冷回道。

    張小露嘻嘻一笑,知道阮秋章還在生昨天的氣,道:“師父,中午我想做“百香紅燒肉”,不知師父喜不喜歡?”

    “真的。”阮秋章一生走過不少地方,各地美食亦吃過不少,卻唯獨偏愛張小露自制的“百香紅燒肉”,張小露每逢他生氣,便以“百香紅燒肉”誘惑安撫。阮秋章一聽到張小露要做他最愛的一道菜,自是欣喜不已,不過想到自己有事在身,他失望道:“師父今天有事在身,明天之前是回不來了,吃不上了,明天再做可否?”

    一聽阮秋章今天有事要忙,張小露心中暗喜:“甚好,這樣我便可和師父待一天了,夜晚鬼要是出來,有我在他也不會害怕了。”一想到這點,她的臉上不自禁露出微笑:“好,弟子連著給師父三天“百香紅燒肉”,好讓師父過過癮。”

    張小露做的紅燒肉比較特別,不但講究火候,也講究配料與時間,所以做起來頗不容易,平時就是阮秋章磨著張小露做,她也不肯。一聽可以連著三天吃到可口美味,阮秋章樂得哈哈大笑,昨天被餓了一天的氣也就消了。

    做好早飯后,張小露提著飯籃給農馬送飯,來到亂葬崗一看,農馬又在呆,她遠遠喊了一聲,想必昨天嚇農馬的代價已經讓她學乖了。

    農馬回頭跟張小露打了聲招呼,張小露剛走兩步,農馬突然驚叫:“小心,有蛇!”這一聲叫的是既驚慌又緊張。張小露嚇得怪叫一聲,四處亂竄,不住叫喊:“啊…….在哪里?在哪里?快救命啊!”那樣子可是狼狽不堪,待定下神來,卻現四周并無一蛇。望向農馬,只見他正捂著肚子大笑。

    原來張小露從小怕蛇,剛隨阮秋章安居在綠葉莊時十分調皮。有一次半夜起床上茅房,望見莊外飛舞著許多螢火蟲,一時貪玩,竟追隨著螢火蟲深入內林。追了半天,才查覺自己迷了路,張小露一害怕,路是越走越亂。

    正當驚怕之時,不巧一條竹葉青竄入她的視界里,這小丫頭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哭喊起來。小丫頭嚇的只知哭喊卻忘了逃跑,眼見毒蛇張口便要咬向她,危急關頭一只玉手抓住了毒蛇,救她的正是柳雪涵。張小露見柳雪涵雖陰氣森森,但長得美麗不凡,又出手救了她,欣喜之下也忘了害怕。

    其實柳雪涵原本不想出手相救,但見小姑娘哭得凄慘,不由觸動同情心,這才出手救下她。

    這一人一鬼一個天真活潑,一個百年孤獨寂寞。相處不到一刻便聊得甚歡。

    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張小露瞞著阮秋章常常半夜去找柳雪涵玩鬧談心。

    后來被阮秋章現了,大為惱怒,不但把張小露關了好幾個月,還下令她不準再去見柳雪涵。這人與鬼相處,對雙方都是有害無益,尤其柳雪涵身上煞氣深重,對人的危害極大。

    張小露狠盯著農馬,已經惱羞成怒。厲聲喝問:“你是如何知道我怕蛇的,敢拿我尋開心,今天的飯菜你不用吃了。”

    “哈哈,師姐,這可是你騙我在先,你裝作不識柳姑娘,又騙我遠離她。原來你們早認識多年,而且她還救過你。”農馬依舊笑嘻嘻,全然不怕沒飯吃。

    張小露聞言一怔,心想原來是柳雪涵把自己幼年羞事告訴了農馬。她沒好氣說道:“我確是認識柳姐姐多年,但我沒騙你。人鬼殊途,柳姐姐身上煞氣很重,跟她在一起時間長了,輕則重病,重則慘死。當年我便是害了一場大病才讓師父知道的。”

    農馬心想張小露所說的話多半不假,且昨夜柳雪涵也勸他以后少相見。想到這,他的心中有點不是滋味。

    張小露看到農馬臉露失望之色,擔憂不已:“師弟,你該不會是看上柳姐姐吧?”不怪張小露這么想,雖然柳雪涵死后性情大變,但她那份讓人不禁憐愛之美的確很容易誘惑到男人。

    農馬一震,心道:“對呀,我干嘛這般失望,我是來練膽的,又不是來談情說愛,自己怎會鬼迷心竅了?”

    見農馬沉默不語,張小露更是擔憂:“你可不能喜歡柳姐姐啊,她是鬼你是人,你們是不可能的。”

    “放心,我只是見她百年孤寂,同情她而已,并無非份之想。”農馬嘴上這么說,可心中卻對自己是否喜歡上柳雪涵打了個問號。

    聽到農馬這一說,張小露心中一寬,笑道:“我也許久沒見柳姐姐了,師父今天一整天有事,我便陪你度過這最后一夜吧。你放心,有我在,就是來幾窩鬼怪也不用怕,且今夜亦可和柳姐姐聚聚,我們已有兩三年沒見了。”

    兩人東扯西哈,時間漸漸流逝。

    入夜,亂葬崗再次把陰森降臨在它四周。農馬不知是已習慣這個地方還是有張小露的陪伴,今晚他覺得亂葬崗已不似前兩晚那般詭異陰森。

    張小露見農馬一臉輕松,說道:“師弟,你想入趕尸一行,沒有真正膽量是行不通的,前兩夜你有柳姐姐的庇護,見不到真正恐怖,待會見到柳姐姐,干脆托她把這里的鬼都叫出來讓你見識見識吧。”

    農馬一顫:“啊,師姐,這……這沒必要吧?我看我現在已經膽子夠大了。”

    “不行,你看到的都不是鬼的原形,今晚讓你見見原形,你放心,只要你不被嚇昏,師父一定收你為徒。”張小露一臉不懷好意。

    “你……你一定是師父派來監視我的,我……哼,見就見,莫說這里的鬼,就是來個成千上萬我也不怕。”

    于是,三個時辰后。

    亂葬崗迎來百年來最恐怖的一幕,密密麻麻的鬼魂,恐怖的哀叫聲,令人指的鬼容,同一把慘厲異常的慘叫聲,混在深山野林的黑暗里。

    “我的娘喲,夠啦,夠啦,把他們都叫走吧,我快要吐了。”農馬臉色蒼白,全身顫抖不停。旁邊張小露咯咯笑個不停,柳雪涵依然一臉冷漠。

    見農馬連連求饒,柳雪涵出號令,眾鬼憑空消散。

    張小露邊笑邊拍打農馬的腦袋說:“雖說鬼很難看,但你的膽子未免太小了吧,你看,褲子都濕了。”

    農馬聞言低頭一瞧,原來自己竟已被嚇至失禁,他臉色一紅,想不到在兩個女子面前如此失態,真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張小露一直止不住笑,農馬心中火氣漸升,心道:“堂堂男子漢,竟連個小丫頭都不如,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叫人笑話。”

    想到這,他轉頭柳雪涵說道:“柳姑娘,可否麻煩你再叫他們出來一次。”

    柳雪涵和張小露聞言一愣,方才他還嚇得求饒,怎么現在卻又想再來一次。

    也不問為什么,柳雪涵冷聲喝道:“都出來吧。”

    鬼的原形,其實就是人死后第七天之樣。尸體保存的好,死后樣子跟在世時并無差別。如果死時斷手斷腳,尸體保存不好,甚至腐爛生蛆,那樣除了難看之外還叫人惡心。亂葬崗的鬼都是慘死的,死時尸體又無妥善保存,其中大部份到第六天已現腐爛生蛆。

    農馬強忍惡心之感,眼光從一個跳過另一個,他明白這些就算再難看兇狠,也不會傷害自己。現在只要做到面不改色,才能挽回方才一點尊嚴。

    俗話說:“常見不奇,少見多怪。”在一遍又一遍的“巡視”之下,農馬居然覺得不怎么惡心了。他笑道:“其實也無什么好驚慌的,看久了就覺得千奇百怪見慣不怪。在下還是滿有膽量的。”

    自覺挽回少許面子的農馬有點得意,張小露嗤之以鼻,說道:“柳姐姐,讓他見識一下你的原形,讓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恐怖,看這家伙還敢自大。”

    柳雪涵望向農馬,說:“農公子敢瞧上一瞧?”

    心中早就好奇柳雪涵原形的農馬雖多少感覺柳雪菡的原形一定不堪入目,不過他還是很想得知這么美麗的女子死了七天之后會是怎樣個遺容。他拍拍胸口說:“我現已對自己很有信心,還勞煩柳姑娘現出原形。”

    柳雪涵眼神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莫名異光,她幽幽道:“我咬舌自盡,死后自是無舌。被人拋棄于山野,三天肉身現腐,四天尸味引來野獸啃噬,肉身血肉模糊。五天尸身生蛆,引來昆蟲圍食,生出惡心惡臭。六天尸身流膿黑。七天只剩白骨少許腐爛皮肉。這,便是我的原形。”

    說完她轉身一圈,現出了原形,只見柳雪涵臉上白骨畢露,頭頂上一半頭已被扯去,只剩一半連著少許筋肉,翻在沒有耳朵的耳洞口,無的一邊爬滿蠕動的蛆蟲。頭骨帶著少許腐爛皮肉,上面爬滿生蛆。一只眼球已不知所蹤,露出肉糊糊的紅黑色小洞,另一只吊在臉龐上,眼球連著一條青黃色筋肉,在臉龐上晃來晃去。中間的鼻子已被野獸咬去,露出兩個黑漆漆的小洞口,是不時有蛆蟲爬進爬出。

    柳雪涵并沒有顯露全身,但單這一頭部的原形,足以讓農馬連退三步,他心中有怕、有惡心、有驚訝、有同情,更多的是難以置信。各種感覺讓他難以招架,無力的跌倒在地。

    說農馬接受不了事實倒不如說他迷惘,此時他心中那個美如天仙的女子忽然一下子變成令人驚悚的恐怖尸身,他心中那份美已然被徹底打破。巨大的反差讓他難以接受。

    農馬呆看了許久,忽然站起來說道:“好了,柳姑娘,我不想再看了。”

    柳雪涵一個轉身,恢復那蒼白絕世美貌。她冷冷道:“農公子對我的原形自是失望害怕吧?”

    “不是,在下只是不想失去你在我心中那份獨一的美。”農馬搖頭否認。

    “無論如何,我的美與我的丑是并存的,比之我現在變化而來的美,我更喜歡自己的原形。”不知何故,一直語氣冷淡的柳雪涵在說這些話時,農馬與張小露覺得她的語氣充滿著許多無奈孤寂。

    想著柳雪涵的話,農馬心中有些頓悟。這世上萬物,不管人也好鬼也好,都有其美與丑的一面,生命自然的本身,本來就是美與丑構成的。也許美化自己生存,有時還不如自然的生存。自己又何必那么在美與丑呢。

    正當農馬沉思之際,南面的野林中突然傳來嘈雜的聲音,聲音中有喝罵聲、怒喊聲、驚叫聲。從聲音處判斷,那些聲音正往亂葬崗這邊靠近。

    張小露好奇道:“好像有不少人往這邊來,奇怪,他們來這里做什么?”

    農馬也有點好奇:“現已過子時,還有誰會跑來這深山亂葬崗的?這些人膽子不小啊。”

    聲音越來越近,野林時不時有點點微光晃動,從距離判斷,應該不到一刻便會進入亂葬崗。張小露側耳細聽,依稀聽到有人在喊:“快,包圍起來,別讓喪尸跑了。”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