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十卷 渾水摸魚 第二十三章混亂始起

小說:星峰傳說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星峰傳說ZIP下載 星峰傳說TXT全文下載
    第二十三章混『亂』始起

    此時的天辰子是如癡如醉,完全沉浸雨筅仙子那如夢如幻的劍舞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雨筅仙子終于收劍而立,對著周圍的仙人微微點頭致謝,便轉身要離開。

    “雨筅仙子請留步!”

    天辰子轉身朝發音處一看,正是那田煬,天辰子此時也才知道,自己所思所想之人正是雨筅仙子,不過此時天辰子心中不禁想起了剛才田煬和莊猛的談話,卻是一陣煩躁:“這田煬到底是誰,不過聽他剛才話說,似乎是戊陽宗的什么大人物的子弟,而且現正對雨筅仙子有些想法……”

    忽然天辰子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自己算什么呢?雨筅仙子還記得當年他所救的一個沒有自由的小巡邏兵嗎?自己是希望雨筅仙子和自己結為道侶,不過雨筅仙子本人是否愿意呢?”天辰子臉上轉瞬有了堅決,“雨筅仙子本人想和誰結為道侶,就和誰結為道侶,只要她自己高興愿意就行。凡事不可強求啊……”

    田煬此時卻已經走上了高臺,田煬以自認為禮貌謙遜的態度對著雨筅仙子說道:“雨筅仙子,你那動人的‘飛仙劍舞’讓田煬是如入夢幻之中,田煬也對雨筅仙子生出儒慕之情,不知道田煬能不能讓仙子和田煬共餐呢?”

    雨筅仙子看了一眼田煬,心中有著一絲厭惡,她們飛仙樓的弟子,每一個一個月中都要表演一次,她已經看了不少田煬這樣的子弟,一個個都變化的那么完美,可是雨筅仙子看來,卻是太假了。

    可是飛仙樓的女弟子門經歷這樣的陣仗不知道多少次了,當然知道如何回答。

    “田煬仙人到我飛仙樓也有不少次了,雨筅幾次出場也看到了田煬仙人,雨筅先謝謝田煬仙人如此捧場!”雨筅臉上還是帶著那微笑,讓人難以讀懂的微笑,是心底的微笑,還是面具般的微笑?

    田煬心中一陣激動,暗道:“看來這雨筅仙子對我的印象還不錯,有戲!”

    雨筅又接著說道:“不過雨筅身體不怎么舒服,想要回去休息休息,不知道田煬仙人能不能讓雨筅回去休息呢?”

    田煬一聽,立即腦袋一昏,臉上開始有了得『色』,道:“當然,當然,雨筅仙子的身體重要,身體重要,雨筅仙子還是先回去休息,回去休息啊!”

    雨筅卻是微笑著道:“那就太感謝田煬仙人了,雨筅先告辭了!”

    田煬立即點頭,臉上笑容是那樣的濃。

    田煬心中卻是道:“恩,很好,看來雨筅仙子對我的感覺還不錯,不知道師叔有沒有將那禮金送到飛仙樓手上,現就要看雨筅仙子本人是否同意了,不過看剛才雨筅仙子的態度,似乎對我感覺還不錯,呵呵,還不錯。”田煬心中那個得意啊,當即飄忽忽地從高臺上走了下來。

    天辰子看著雨筅仙子的背影,卻是有了一絲落寞,自始自終雨筅仙子都沒有看她一眼,想來,那雨筅仙子完全對她沒有任何印象了。

    飛仙樓后院之中。

    “什么,師尊,你說那田煬送來禮金,希望和他結為道侶?”雨筅一臉的難以置信。

    采落道人看了看自己的徒弟,笑了笑,道:“雨筅,那田煬還是很不錯的,現已經是大羅金仙了,而且他的父親又是戊陽宗的宗主,那戊陽宗仙界雖然算不上什么大的宗派,但是也算不錯了,和我飛仙樓也算是門當戶對,而且有田煬為道侶,那以后你修煉仙晶供應也當然是沒有任何問題。”

    雨筅腦中立即浮現出田煬那完美的有點不現實的容貌,心中立即涌出一股厭惡,想到以后和他一起,那厭惡是鋪天蓋地。

    “不,師尊,絕對不可能,我絕對不可能和那田煬一起,師尊你沒有看到,那田煬純粹是一個沒有什么內涵的家伙,我懷疑他成為仙人還是靠著他父親的余蔭,這樣的家伙怎么能成為雨筅的道侶,絕對不可能!”雨筅態度堅決。

    采落道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早就猜到自己徒弟的反應了,不過她還是說了出來,畢竟如何能夠和戊陽宗關系弄好,也對飛仙樓有不少好處。

    不過采落道人此時卻也不會『逼』迫雨筅,畢竟飛仙樓的第一代樓主就有過命令:“道侶之事,定要看本人意愿,不可強求!”

    不過雨筅顯然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會給飛仙樓帶來不少麻煩,雨筅兩眼盯著采落道人,道:“師尊,雨筅給師門惹麻煩了!”

    采落一聽,心中一震,旋即看著自己的這個徒弟,雨筅和她有著過十萬年的師徒情分,從修真界便已經開始,現看到徒弟如此,采落不僅一陣豪氣涌出。對著雨筅說道:“雨筅,你別擔心,你自己不愿意,這事情當然就不可能成功,管它戊陽宗,戊陽宗不就是一個普通的仙界宗派嗎?他們能囂張,還不是因為他們宗派的那個仙君級的大長老,我們飛仙樓雖然有著四個九天玄仙,卻是一個仙君都沒有。”

    “師尊!”雨筅立即出聲道,看來雨筅已經有點自責了。

    采落卻忽然蔑然一笑:“不過,我飛仙樓的友好宗派還是很多的,你的大師姐她的道侶可是封緣門的九天玄仙,封緣門只要一句話,那戊陽宗還敢說什么嗎?”

    飛仙樓的友好宗派當然很多,每一代弟子的道侶很多都是一些大的宗派的,仙界七大宗派中的也有不少,敢得罪飛仙樓的還真不多。

    雨筅一聽師尊如此說,卻是放心了,臉上也『露』出輕松的笑容。

    采落也是關懷的看著自己的徒弟,不過她心中卻是有著絲絲焦慮:“自己宗派中弟子的道侶雖然也有幾個是七大勢力中,不過卻也不是什么高位者。而那田煬卻是戊陽宗宗主之子,地位不同啊,這事情就難說了。”

    不過采落看到自己徒弟如此高興的模樣,卻是沒有說出來,只是咽肚中,雖然飛仙樓每一個弟子都外人面前表演過,但是這不代表飛仙樓的弟子就是如何如何,飛仙樓的師姐妹感『性』身后,一個女子『性』宗派,感情也比一般的宗派濃厚許多。

    田煬猛的從自己作為上站起,冷冷地看著傳來消息的戊陽宗弟子,眼睛驀地瞇起,冷酷的寒光流『露』其外,沒有絲毫的掩飾,下面的戊陽宗弟子看的心中一抖:“不好,少宗主看來要發飚了!”

    田煬心中連轉,一條條毒辣的計謀流過心頭,別看他田煬一副紈绔子弟模樣,可是他的計謀卻是戊陽宗數一數二的,也有不少仙界高手栽他手上。

    “給我收集飛仙樓那些女弟子的道侶的身份,每一個都要收集,特別是七大勢力中的!”田煬忽然冷聲對下面的弟子命令道。

    雖然下面的弟子也是大羅金仙,和田煬一個等級,不過他確是不敢有絲毫的違抗,仙界,強者為尊,何謂強者?勢力強即為強者?對,是勢力強,而不是實力強,因為勢力也是分很多方面的,自身實力,人際關系等等。顯然,田煬的勢力卻是比他要大的多!

    田煬看著下面弟子離去的聲音,驀地咆哮了起來:“飛仙樓,飛仙樓,雨筅你這個賤人,賤人!”聲音如入九幽,凄厲而嘶啞……

    此時仙界戊陽宗的大本營之中。

    田牟已經完全知道一切,他的臉上卻是有著一絲神秘的笑容,那一身黑衣讓他顯得極為的詭秘,不過田牟那眼中一閃而過的慈祥卻讓他身上的氣質陽光三分。

    “田煬我兒,看來這次你要吃苦頭了,感情上的挫折才能讓人心境成長,經歷了這次的挫折,相信你的心境修為也會增長不少,功力上也能有所突破!”田牟自言自語。

    可是田牟忘記了一點,感情上的挫折雖然能讓人心境成長,但是之所以功效如此大,就是因為打擊也是大的!感情上的打擊遠遠超過別的方面上的打擊,沒有經歷什么挫折的田煬能夠承受如此打擊嗎?

    田牟智者千慮,卻唯有這一失,這一失也使得他后悔莫及!

    田煬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三十年來,他每個月都去飛仙樓一次,而每次去的那天也正是雨筅仙子表演的那天,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第一次動情,可是卻提親被拒絕,他如何能夠接受!

    不過他控制住了自己,沒有發狂去飛仙樓大鬧,而是準備好一切。

    田煬冰冷的臉讓天塹之城中戊陽宗弟子一個個也是忐忑不安,田煬是第一次如此。冷酷的殺神冰冷著臉那是正常的,可是一個紈绔子弟冰冷著臉,而且一冰冷就是一個月,這才是恐怖的!

    田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這一個月來,心境變化很快,功力上也從大羅金仙前期突破到中期,不過這一切顯然沒有讓他有絲毫的高興,他的脾氣變了,『性』格也開始變了,他以前喜歡身穿白衣,可是他現卻是喜歡身穿黑衣,他父親田牟也喜歡穿的顏『色』衣服!

    “飛仙樓女弟子道侶五百余人,其中七大勢力的有二十余人,功力上高的為九天玄仙,共有五人,可是卻沒有一個有什么超大的背景!”田煬臉上『露』出一絲不屑,“哼,七大勢力之中,哪個高位者不是有著仙君的功力,何況七大勢力之所以能夠屹立仙界過億年而不倒,就是因為沒有一個弟子膽敢用宗派勢力欺壓別的小宗派!”

    田煬臉上閃過一絲殘酷:“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

    “風雷**,跟我走!”田煬臉上『露』出些須瘋狂,對著身后淡淡的命令道,瞬間他的背后出現了四位高手,戊陽宗的高手!這四位高手功力上都達到了大羅金仙后期,是田煬的爺爺,也就是戊陽宗的大長老田髯親自為自己的愛孫所訓練的護衛,四大護衛擁有的絕技可互相互補,威力絕大!

    仙界各派雖然不少天塹之城有駐地,不過其根本都是仙界,飛仙樓也是如此,天塹之城的不過一個分支,其管理者正是雨筅的師尊采落道人!

    飛仙樓天塹之城的實力也就那么大,這也是田煬膽敢出動的原因,至于仙界,戊陽宗還會怕飛仙樓嗎?

    風雷**四大護衛田煬身后,迅速地前往飛仙樓,而今天也正是雨筅仙子這個月的表演日子。

    風護衛眉頭一皺,看著一身皆黑的田煬,心中暗道:“少宗主似乎變了,變得和大長老一樣了,一樣的威壓!”

    “你們四個記著,等一會兒進入飛仙樓,我們五人要分開進去,不要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田煬的聲音傳來,人卻忽然加速,幾步之下,已經是百米之外!

    剛走第一步,田煬的身材變得瘦弱,第二步后,田煬的容貌已經大變,第三步后,田煬已經完全成為另外一個人,不過走完第四步,田煬又恢復了過去紈绔子弟的模樣。

    “恩,就剛才那模樣了,相信配合我現大變的氣質,如果不是真正熟悉我氣息的人應該分不清我的身份,不過我還是再給雨筅那賤人一次機會吧!”田煬身上的黑『色』衣服忽然變成白『色』!

    此時他又恢復了原本的紈绔子弟。

    紈绔子弟模樣的田煬走進了飛仙樓之中,進入他眼界的正是那縹緲無定的劍舞,田煬坦然走到前面的桌位坐下,而他的旁邊桌子上正是天辰子!

    田煬看著雨筅,眼中閃過一絲愛慕,但瞬間又閃過一絲怨毒!

    驀地,田煬笑了,他的計劃開始……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必中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