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时时彩计划|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第三卷 情傷 第二十三章 心

小說:星峰傳說 作者:我吃西紅柿 下載:星峰傳說ZIP下載 星峰傳說TXT全文下載
    第二十三章 心

    今天是臘月二十九,離過年已經很近了,可星峰莊園后花園中還是喊聲震天。

    八陣勢圍繞的后花園里,后花園中央原本滿是花的草地此時變成了練武的廣場,近三百人這里勤奮刻苦的修煉著,為了執行張星峰的計劃,‘龍騰玉器店’都從昨天開始關門了,只有京城的總店還開著,幾乎所有的星峰衛都回到了星峰莊園。

    站高臺上的張星峰看著下面辛苦訓練的星峰衛很是滿意,看看天空中的太陽,估『摸』著也是時候了。

    張星峰對著下面修煉的星峰衛大聲地說道:“各位!”

    下面的星峰衛看到自己的老爺竟然站他們的面前,立即就站好了準備聽老爺訓話。他們都知道他們老爺的武功是天下無敵的,他們的一切都是老爺賜予的!對于老爺除了敬服就是忠誠。

    張星峰看著他們專注的模樣,很是滿意,笑著說:

    “今天,我有一件大事要宣布!凡達到三品境界的便是我天心宗的弟子,我將傳他絕頂功法,而沒有達到三品境界的只是外圍弟子,希望沒有達到三品境界的努力修煉。

    現星峰衛中二品的有三個,其中一個是前幾天剛達到的,很不錯啊,三品境界的有十個。現這十三名星峰衛就是我天心宗的第一批弟子和我的六個弟子他們同輩。當然作為我天心宗的外圍弟子,我也會傳你們功法的。現起,我傳你們七星北斗劍陣,厲害的一組七個人我也會收他們為第一批弟子!”

    下面的大部分星峰衛一開始還很失望,可沒想到還有機會,不但可以學劍陣,又可以成為首批弟子,這樣的好事大家當然很滿意啦。他們可知道張星峰以前的幾個徒弟的厲害的,任何一個都達到了二品境界啊。張星峰的弟子這個席位當然是要爭的啊!

    張星峰當然一開始就將七星北斗劍陣傳授給了李大李二還有狼鋒,以及經常管理星峰衛的張羽了。讓他們去傳授速度當然要快得多啦!

    張星峰搬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就這樣看著他們學習劍陣,看到張羽,張星峰實是很滿意啊!一開始收徒的時候,張羽的資質是三個弟子中差的,可是現李大和李二才二品境界,而張羽就達到了一品境界,連張星峰也弄不懂為何憑張羽的資質也能修煉的那樣的快,而自己的另外三個徒弟蚩氏三兄弟就不好說了,自從從國武學院畢業后就離開了這里,只是每年派人來拜年,唯一的一次到來,張星峰卻閉著關。

    “唉……”張星峰長嘆一聲,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見到蚩尤他們三兄弟啊。

    “嘆什么氣啊,賢侄你才多大啊!”

    張星峰一聽就知道是自己的張大叔,笑了笑,沒有說話。

    張大叔走到張星峰的旁邊也端過一把椅子坐下,對著張星峰說道:“賢侄啊,你昨天傳我的‘心典’,我感覺自己的真元力增加很快啊,也沒有上面所說的危險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昨天回來后,張星峰知道張大叔已經突破了一品境界,就將‘心典’傳給他了,反正張星峰自己不能練了。

    張星峰望著張大叔,又看了看下面苦學的星峰衛淡淡地笑著說道:“張大叔你是身福中不知福啊,你已經悟通自然了,你的心的修為已經很高了,遠比你的真元力要高的多,當然沒有危險啦,你只管給我吸收修煉,其余的事情你不用擔心,等你到出竅期的時候,你的心境修為才有繼續加深的必要!”

    張大叔聽了,笑了笑,但也沒有放心上,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又和張星峰向下面的星峰衛看去。

    時候已經很遲了,已經到了該吃飯的時候了,張星峰看著下面收隊的星峰衛笑了笑,就向外走去,陪張星峰一下午的張大叔也立即和張星峰一起走向外面。

    張星峰忽然對一旁的張大叔說道:“張大叔啊,我發現你找的這些星峰衛都很不錯啊,每一個都是練武天才啊!修煉的時候都很快,甚至有幾個比狼鋒大哥的資質還要好啊!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啊?”

    張大叔看了看疑『惑』的張星峰傲然一笑:“我們大明別的不多,就是人多,許多練武奇才就其中,可是一些大的門派收個徒弟都收錢,一般的人家根本都交不起錢,而我們連那些乞丐都要,當然是可以選出很好的了,重要的是我們每年收的人數都很少,除了一開始一百人,以后每年都是十人左右,平均下來就是一個‘龍騰玉器店’一年就找一個練武天才,這當然是很簡單的了,每次都有很多極好的人才啊,就上因為名額太少而沒有成為星峰衛,而去年你讓我收一百個,我是直接那些人中選的一百人,他們可一點不差啊。加上賢侄你那太極陰陽訣大家的功力增長快,這不是很正常嗎?”

    張星峰一聽,好象還真的很有道理啊!如果這些星峰衛修真界的話,估計早就被那些修真門派給搶走了吧!張星峰心中暗想。

    “不管怎么說,張大叔你都是有大功勞的,你說你有什么要求,我都會量滿足你的!”張星峰看到星峰衛實是很滿意,一時高興竟然對張大叔說出這樣的豪言壯語。

    張大叔看了看一旁望著他笑的張星峰,淡淡地笑著說道:“我沒有什么要求!”

    張星峰一楞,但瞬間就立即說道:“張大叔啊,你可別錯過這個機會啊,你放棄了以后求我就說不準啦!”

    張大叔淡然一笑,走到前面站定,過了很久才說道:“賢侄,你說人這一生活世上到底是為了什么?”

    張星峰一楞,他沒想到張大叔會這樣突兀地提出這樣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但是聽過后,張星峰心中還是一震:對啊,人這一生到底是為了什么啊,有人為錢,有人為權,有人為情,有人為道的追求!自己呢?從小自己就要建立強大的勢力,

    自己是為了權嗎,可自己那是為了向父母證明自己啊!

    自己是為了對生命的追求,修真的追求嗎?自己也不清楚!

    自己是為了情嗎?或許吧!

    張星峰眼中只有淡淡的茫然,到現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為了什么而活著的。兒時的追求現已經實現了,現呢?

    張大叔沒有轉身,只是看著身前神秘看不透的陣勢,淡淡地說道:“我曾經年少輕狂,我曾經花前月下,我曾經和自己的愛人海誓山盟,也曾經自己的行業上傲視天下!但是正是因為我的狂傲,我的夫人死了!正是我的狂傲,我和自己的兒子像喪家之犬一樣被別人追殺,如果沒有賢侄,我的一生估計會只剩下痛苦。現我有了成功的兒子,有了加強的技藝,甚至有了傳說中的修仙之術,我還能奢求什么呢?我現想要做的就是想看看玉石雕刻究竟能達到什么樣的境界!追求道的極至!”

    張星峰沒有什么感覺,他只知道他自己不知道他該追求什么?

    張星峰淡然地走著,茫然地穿過了那八陣勢,他,沒有用任何的功力穿過了那八陣勢!

    日子一天天過去,春節也到了,大家還是像以前一樣的高興,星峰衛還是那樣的刻苦,他們為那后的七個名額而奮斗!

    誰都注意到張星峰這些日子雖然和大家一起快樂,可大家都能感受到張星峰身上似乎少了點什么?

    春去秋來,秋天帶給人們的是苦澀!

    張星峰嘴角懷著淡淡地笑容,昂首看著那一片片落下的黃葉。

    “秋來了。”張星峰淡淡地自語。

    張星峰的身后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很是沉重,聽得張星峰的心情也壞了起來,張星峰感受到發生什么大的事情了,他的心很不平靜。

    張星峰慢慢地轉身,臉『色』沉沉的王哥后面看著張星峰,王哥的眼中沒有絲毫的其他,只有沉重!

    張星峰沒有開口詢問,他等待王哥的說話,靜靜地等著。

    王哥開口了,許久之后,他開口了,他那干澀的聲音響透周圍每一寸空間:“宇文柔,她——死了!”

    張星峰一瞬間沒有絲何的感覺,他沒有心痛,只是他莫名地感受到天地間變成了黑白之『色』,沒有了絲毫的『色』彩,天地間也沒有了聲音,連一旁王哥對自己焦急說話的聲音也聽不出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忽然一陣排山倒海的疼痛襲來,瞬間就淹沒了他,他終于明白了:他的女神,他幼時就喜歡的女孩,他為之和李家戰斗的女孩,他的柔——死了!

    他知道了,此時他終于知道了,他愛柔,愛的那樣的強烈,沒有一刻張星峰像現這樣確定他愛宇文柔,愛的是那樣的深,那愛已經到了靈魂深處。

    他沒有任何意識,只一瞬間他就遵循著那莫名的感覺,瞬間消失王哥的面前!對,是消失,不是速度快,是完全的消失!

    王哥不知道張星峰到底怎么了,但是他知道星峰莊園的每一個人都是追隨張星峰的。

    “王哥,一切都準備好了,三百星峰衛完全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作戰!”狼鋒站王哥面前,手卻不停的『摸』著張星峰為他打造的由秘天石造的狹長的刀。腦中浮現出來,張星峰第一次和他見面的情景,一個小男孩卻用著那龐大的氣勢將他完全擊敗,自始自終那個小男孩都是帶著淡淡鎮定的笑容,那個小男孩就是張星峰。

    狼鋒低聲自語:“無論前面是什么,我都會跟著你的,遇佛殺佛,遇神噬神!”眼中閃現出堅定的光芒。

    張大叔手中的淡淡的刀芒一閃而逝,只有星峰莊園的人知道那是他的刀,他的雕刻刀,經過他的丹火修煉過的刀,沒有人知道張大叔的雕刻刀除了雕刻還可以殺人,而張大叔心中卻回憶起了那一次『毛』竹屋張星峰的眼神……

    李大李二,張羽,王哥雨姐,狼鋒他的娘都『摸』拭著張星峰為他們打造的由秘天石構成的武器,他們都沉浸回憶中。

    瞬間所有人相視一笑,他們時刻準備著,當他們知道宇文柔的死訊時就有這樣的覺悟了,張星峰是不可能放過沒照顧好宇文柔的李家的,那后果是和李家全面開戰,雖然結局他們已經能想象,可他們卻沒有絲毫的膽卻。

    杭州的張氏世家比星峰莊園加快的知道這件事情,張天德聽著天羽樓的消息,張天德一瞬間就臉『色』一變,他是張星峰的父親,他深知張星峰的心『性』,望了望手上的靈丹,心中堅決道:小三,爹曾經讓你失望,這一次我不會了!

    “執行‘顛覆1’計劃!”張天德堅決地命令道,聽得一旁的張總管一楞。他可深知‘顛覆1’計劃代表著什么。

    “老爺!”張總管一生都服從命令,可現他想讓他的主子多考慮考慮。

    張天德手一舉,“不要說了,我已經決定,快點執行,一切后果由我承擔!”

    “是!”張總管轉身就消失了。

    張天德望了望手上的幾顆靈丹,又透過窗口向那蔚藍的天空望去,眼神堅定而深邃。

    此時李氏世家卻是一片靜寂,因為剛嫁到李家不到一年的宇文柔死了。

    宇文柔到了李家后還沒有和李天翔洞房就吐血了,自從那日起,宇文柔的身體每況愈下,就連李世民他們都沒有絲毫的方法,用過很多方法,都沒有絲毫的效果。終于昨天夜里,宇文柔死了!

    李天翔跪宇文柔的靈柩前,一動不動,他的心已碎。

    自從那婚禮之后他一直活焦急痛苦之中,每天看著心愛的女人這樣,他難受,可他沒有絲毫的辦法,他每一夜都守他的女神的旁邊,寸步不離。

    那一夜,就是那一夜,他聽到了宇文柔夢中的呼喚,雖然宇文柔的聲音很低,可是他很清晰的聽到:“峰哥!”這兩個字,那一瞬間他知道了,他終于知道了那一天張星峰宇文家說的都是真的,宇文柔和張星峰兩人是真心相愛的。

    他很憤怒,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和宇文柔一起十幾年,而張星峰卻十年沒有和她見一面,而宇文柔愛的反而是張星峰而不是他,他又怎么比張星峰差了,他承認張星峰的功夫是高,可他也達到一品境界了,像他這樣年輕就達到一品境界的,歷史上又有幾個!

    他李天翔那樣不是人中之龍,為什么,為什么宇文柔愛的不上他,那一夜他醉了,宇文柔的床頭醉了。

    酒醒后,他沒有責怪宇文柔,他又為宇文柔擔憂,又為她『操』勞,但是這一切宇文柔卻不知道。

    李天翔靜靜地跪著,他靜靜地想起了小時候和宇文柔玩耍的場景……李天翔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幸福。忽然他一動不動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李天翔靜靜地站了起來,他轉過身向大門外看去。

    一個聲音靜靜地天地間響起,“柔!我愛你啊!我真的愛你啊,我不該,我不該,我不該讓你嫁給李家的,我不該啊!柔你還記得嗎,國武學院大門外第一次的見面……”

    所有的李家高手都對眼前忽然平空出現李家的男子進行攻擊,這個男子卻一點都沒有還手,只是像傻子一樣不停的說著。所有的李家高手都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刀劍只能將對方的衣服弄破,而對方的一根毫『毛』卻都傷不了!

    “天上下雪啦!”李家的一個下人大聲地喊道。今天才是十月,十月下雪的確是從來沒有過的,而那個下人只所以喊,除了這個原因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場雪下的大,下的快。李天翔也情不自禁地抬頭看去。

    天地間每一寸空間都飄飛著鵝『毛』般的大雪,,大雪下之快,下之大是聞所未聞,讓李家那些先天高手大雪下也很難繼續保持強大的攻擊。

    而那個突然出現的男子卻對大雪沒有絲毫的反應,仍然癡情地敘說著。

    “那一日晚上,那桂花橋邊,你說要和我一起的,我說要娶你的,我向你提親了,可是我沒有堅持,真的很對不起!我竟然沒有見到你后一面。如過我堅持,那,那……”

    李天翔瞬間消失靈堂,到了門外,速度恐怖的駭人!

    “張星峰,你到底要干什么,別這耍瘋!”

    忽然,李天翔驚恐的發現張星峰的頭發完全白了,一開始還以為是白雪蓋上面的,可現這樣的距離,李天翔可以清晰看到張星峰那雪白的,和天空中白雪一樣的白發。

    李天翔一瞬間竟然害怕了,看到那雪白頭發他竟然害怕了,發自心底的恐懼讓他竟然發揮不出絲毫的一品境界的功力。

    張星峰停止了敘說,抬起頭看著遠方的大廳,那大大的一個“奠”字,讓他心中痛。他沒有絲毫注意到李天翔的存,他的眼里就只有宇文柔。

    他一步步地走向大廳,慢慢的走過李天翔,走進大廳,走到靈柩前,那寒玉棺讓宇文柔顯得和生前一樣的美麗,似乎她似乎只是睡著一樣。

    張星峰爬冰棺上,癡癡地看這冰棺中美麗的女神,仔細的感受中心中淡淡的滿足。

    李天翔竟然動都沒有動,當張星峰走過他身邊的時候,他竟然動都沒動!一瞬間他感覺到羞愧!他感覺到自己不配宇文柔。李天翔痛苦地半跪著雪地上,任憑雪下得再大。忽然他的肩膀被人一拍。

    李天翔抬起頭,他清楚的看到他的老祖宗以及后面一大群李家高手正關心的看著他,瞬間他就哭了,紅拂女一把將李天翔摟到懷里,讓李天翔好好的哭一場。

    李世民,李靖和紅拂女三人相視一笑,一起向大廳走去,此時張星峰卻全身心的仔細看著他的女神,絲毫沒有注意到李世民他們三個人的到來。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必中时时彩计划